涟漪情荡

16.我们去风流

住家野狼2016-9-20 22:55:46Ctrl+D 收藏本站

    风啸踏平流晋的战报不多时已经传遍了整个风越国上下,马上他就要凯旋归来了。风越的国都聆风城里,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位少年军神的事迹。一时间风啸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涟漪可是一点都不高兴,这家夥怎麽这麽高调,也太招人了吧,这下好了,不知道多少豆蔻少女对他芳心暗许了,可怜自己还是个豆芽菜,连竞争力都没。

    虽然战报提前很久就传了回来,可是在把流晋的局面和现状都控制好,再加上返程的时间,涟漪真正见到风啸已经是两个月後了。那时已经快入冬,天气也变很冷,时不时还下几场小雪。

    像今日,到处银装素裹,绵密的雪花纷纷扬扬,将整个皇都盖住了。涟漪包的和个团子一样,落寞的坐在冷廊边的扶手上。

    流云裳面上带著浅笑,也陪同她坐在一旁,动作轻柔的开始煮茶,嫋嫋的茶香把涟漪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转过身从扶手上跳下,蹦回云裳身旁,抬起云裳刚煮好的清茶。然後忍不住赞叹“每次喝云姐姐的茶都觉得是种享受。”

    “大皇子明日就到达了,你难道不高兴麽”流云裳一贯轻柔的问。涟漪摇摇头,“不知道,心里急的慌,想马上见他,又不想他回来。他这一回来,朝中那些老臣巴不得把自己的女儿推给他。想到这个我就烦。”

    流云裳会意一笑,“只有见到他,你才可以主动啊。”她想了想又对涟漪说。“在我看来,涟漪你接近他是最方便,也最容易,这可是别人没有的优势。”

    涟漪本也不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当即一乐。又笑嘻嘻的点头说是,然後把腰间的玉箫拿出来,“云姐姐,文清刚教了我只曲子,我吹给你听。”

    当夜涟漪无心睡眠,在所有的丫头都就寝以後,自己又爬了起来。和白天一样坐在走廊的扶手发起呆来。想著要是见到风啸,第一句话该怎麽说说自己好想念他,估计说的再煽情再麻也白搭,他一定会觉得这个妹妹喜欢哥哥是正常的。

    可恨自己还没长大,不然直接推到吃掉,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他还能把自己当妹妹看麽想到这里,她竟然忍不住嘻嘻一笑。

    笑完她就楞住了,就那麽一眨眼间,面前竟然立了一个人影。还好她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那些神出鬼没的轻功了,不然肯定会以为闹鬼。她当下第一感觉是。糟糕搞不好是刺客。

    可是那人站在她面前却没有动作,她赶紧抬头看去,结果换她被石化了。面前这人,竟然是她日思夜想两年未见的人。

    两年的时间,他出落的更修长结实了,那张无暇的俊脸上,少了当年那明月清风般的洒脱,反而多了些男人的刚毅稳重,他那双惑人的凤眼,此时静静的看著她,那漆黑如墨的眸子,像深潭一般,让涟漪忍不住沈陷下去。

    对视了片刻,两人似乎都不知道该什麽,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风啸从怀里淘出个东西放到涟漪手里。然後有些尴尬的说“早点睡吧,我先回去了。”

    眼看他要走,涟漪也顾不得了,想从扶手上跳下去拉住他。风啸说完本来正要走,谁知余光看到她从扶手上跳了下来,当下也吃了一惊。赶紧过去接住她,然後一脸怒容的斥责,“你知道这有多高麽摔到怎麽办”

    涟漪也不管,在他怀里笑眯眯的,小手还紧紧扯著他的衣角,一副不让他走的样子。风啸每次看到她异样甜美的笑容,都觉得不大自在,“没事早点休息,我得走了。”

    “不要,啸哥哥你都不想我麽”涟漪更是得寸进尺了,直接把手环住他的脖子。“想,可是哥哥要打仗。”风啸语气淡淡的,可是听在涟漪心里酸酸的,用打仗两个字就把他这两年在外面吃的苦都抹去了麽。

    “我睡不著,啸哥哥带我出去玩好不好”风啸愕然的看向她,却在涟漪那哀求的目光下屈服了。

    风啸叹了口气,轻轻把涟漪抱在怀里,一提气就落在了水漾外,涟漪忍不住瞪大眼,他的武功分明比第一次见时,又提升了更多。

    这边,他两刚出了,一个藏在黑暗中的影子,做了个手势,又有两个影子跟著他们俩去了。剩下的这个直奔御书房,虽然已经接近深夜,但是风彻依旧在书房批示奏折。


浪荡小马驹笔趣阁


    风彻正在看奏折,感到有人靠近,把奏折往桌上一放,就皱著眉问“出什麽事了”影夜仿佛突然出现一般,跪在风彻面前报告说。“大皇子提前回了。”风彻挑眉打断了他“提前了”随後像想到什麽的问,“人呢”影夜犹豫了一下,才说“他去看了七公主,然後七公主缠著他出了。”

    风彻眉峰紧蹙,脸色铁青“胡闹啸儿怎麽也由得她胡闹”影夜垂首不语,心里暗叹。七公主想做什麽,谁又真的拒绝得了,王上你不是一样麽。半响,风彻轻叹一下,“让人跟著他们,下去吧。”影夜点点头就退下了。

    风啸其实和涟漪一样,他自幼就随师父修炼,很少出过山,就算後来偶尔行走江湖,也不会久留。两人就这麽站在聆风城里,同时都有些茫然。涟漪毕竟前生看过很多小说,这麽深更半夜的,古代还能有啥,唯一开门的不就是青楼麽。

    然後眯著眼细细想,似乎风昭那混小子提到过,聆风最大的妓院叫啥来著,当时自己还狂赞这名字够味够档次。

    风啸也正茫然,自己对聆风是一点都不熟的,充其量也就出来逛过两三次。涟漪突然说睡不著要出来,可现在该去哪突然涟漪扯住他的衣服,笑眯眯的说“咱们去风流吧。”

    风啸一听,嘴角不自然的一抽。“你小小年纪怎麽”。

    涟漪无奈的看著风啸,伸手在他额头弹一下,“啸哥哥你好色哦,风流是一家店。”

    风啸听完立刻把头侧向一边,不过涟漪还是从他微微泛红的耳看出,原来他在害羞啊。真是太有意思了,搞的她越来越想欺负他了。

    所谓风流,其实是聆风城里最大的一家酒楼兼职青楼涟漪没有去过,也不好妄下评论,但是风昭他们几个溜出去见识过的说,风流里有很多别致的院落,来往路过的有钱人,如果资本雄厚,也可以包下来小住一段时间。

    风流不但有最好的舞姬,歌姬,还有致的食物,贴心的服务。客人如果有需要,这里也有愿意陪客的姑娘,不过这里的姑娘和普通青楼的姑娘比起来,水准可要高一些,相对的,银两也不会少。

    反正有风啸当冤大头,涟漪牵著他的手大大方方的就进去了。有夥计马上机灵的迎上来,看到风啸英俊潇洒,衣著不凡,马上就知道是位阔气的主。小心的伺候著,涟漪看到舞池中正有几名舞姬在表演,马上示意夥计给他们安排个视野不错的雅间。夥计马上迎著他们就上了三楼。

    这刚坐下不到一会,茶水都还没上来。一群衣著惹火的姑娘们,就走了进来。一进来全围著风啸,一口一个哥哥的叫著,甚至还想对他上下其手。

    涟漪可不是好惹的,特别是想染指她的人,她当即挡在风啸面前,恶狠狠的开口。“都给我住手,把你们掌柜叫来风流妄称聆风第一楼,怎麽尽教些没规矩的东西”

    几个女人顿时身子一僵,其中一位讪笑著说“这位小小姐别生气,我替几位姑娘给您赔个不是,大家也都是第一回见到这麽俊美的公子,都有些急了”

    风啸第一次看到涟漪撒泼,倒有些愣住了。“你算什麽东西,我要见你家掌柜。”涟漪冷笑著,对那个带头想轻薄风啸的女子,分外不给面子。

    那女子平时也不是个好惹的主,一看这孩子蹬鼻子上脸,讲话越来越过分。当即也著腰骂道,“哪来的小丫头,敢到老娘地盘撒野。我可是看在这位公子的面子,才给你几分薄面,你不要当老娘好欺负”

    那女子伸出手指,直指著涟漪的鼻尖。涟漪怒极的时候,都会一反常态的笑起来,所以这时候她也就笑得越发甜美可人了。她本就长的清丽可爱,这麽一笑起来,更是像个小仙女似得,对方也不由看得愣住。

    可惜,大家都没注意到的是,风啸在那女子用手指著涟漪开骂的时候,漆黑的凤眸里里浮上了嗜血的杀意。

    ────────────────────────────────────────过几天恐怕要出门一趟也不知道要去几天所以这几天有时间就多更点

    待会要是来得及

    再更新一章上来

    姐妹们~~~新的一个月

    用你们的票票砸死我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