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7.爬墙偷听

住家野狼2016-9-20 22:56:12Ctrl+D 收藏本站

    上面这一吵起来,小二早就机灵的去请掌柜了。掌柜挤过人群,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涟漪带著一脸甜笑,仰著头瞪那个女子。掌柜只看了涟漪一眼,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波澜,然後马上恭敬的走过去行礼。

    “我是掌柜,这些不懂规矩的丫头,我会让人好好调教。还请小姐多多包涵。”掌柜低声下气的向一个小丫头赔罪。

    身後的女子更是压不住火气,气势汹汹的上前一步。“不就是个毛没长长的小丫头,竟然也爬到我笑娘头上了”她话音刚落,就捂著手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来。

    众人正不明所以,就看到一直端坐在桌前的风啸,起身走到涟漪身旁,居高临下的看著那个抱著手臂惨叫的笑娘说,“再对她无礼,就让你死”

    笑娘还有身後的那群女子,一下子都忍不住颤抖起来。谁都没有看清他是什麽时候出的手,却那麽神不知鬼不觉的卸了笑娘的胳膊,更可怕的是,明明是一位俊美如同谪仙一般的绝世公子,这会儿,浑身上下散发出骇人的杀气,竟然让人喘不过气来。

    反倒是掌柜,面上不但没有异色,还利索的对著身後的护院喊“把笑娘拉下去,院规处置。”

    笑娘的脸色变得比刚才更惨白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著掌柜,嘴里还求饶道,“不要啊,丁掌柜,笑娘知错了”

    掌柜头也不回,仍由几个人将那女子拖下去。又给涟漪和风啸赔了礼,甚至还免费赠送了一桌的点心和下酒菜。

    涟漪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刚才撒泼也都是因为吃了飞醋。看这掌柜热情又懂礼数,也就不生气了,唯独风啸的脸色从刚才起就一直没缓过。

    丁掌柜陪著笑退出了那雅间,刚走到楼下,就对著身後的小二吩咐道,“传信给二爷,说七小姐和大公子到了,还闹了点事。”

    涟漪看著风啸黑的跟碳一样的脸色,心底也有些不安,是自己缠著他出来玩的,又给他找了麻烦,搞不好明天就要闹到父王跟前去了。一时也有些心虚起来,“啸哥哥,你生气了”

    风啸低著头默默的喝著自己杯里的酒,也不出声也不抬头。

    “啸哥哥,我错了。我不该和她吵,你别气了好不好”涟漪委屈的说,分明是她们先想轻薄你,我看不过去才吵起来的,偏偏现在还得说成是自己搓了。

    风啸终於抬起头瞥了她一眼,眼里的戾气渐渐散去。“不是涟漪的错。”

    其实风啸气的是自己,看著自己最宝贝的妹妹,被一个青楼女子指著鼻子谩骂。他这个哥哥当的是不是太不合格了,当时他分明是想杀了她解恨的,却又不敢贸然动手,不想让涟漪见血,也不想让涟漪看到他杀人。

    可是坐在这里,他又忍不下火气,非得将那女子大卸八块才能泄愤一般。这种强烈的杀意,是风啸从未有过的,而这麽强烈的感情波动,只有面前这个满脸委屈的女孩,才能带给他的。

    风啸默默的将自己杯中的烈酒饮尽,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丁掌柜正在结算昨天的收入,一个护院走了过来,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二爷说,好生招待著,至於笑娘,杀”丁掌柜面色丝毫未变,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

    正待喊人去把笑娘的事给办了,一个跑堂的小二快步走了进来。“丁爷,笑娘死了。”

    这回换那护院吃惊了,爷的吩咐刚下来,怎麽人就没了“谁杀的”那小二挠挠头,低声说,“王大哥查看了伤口,一刀毙命,那手法看著像里的暗卫做的。”

    护院和小二两人都有些纳闷,却又不知道该怎麽办,只得一同看向掌柜。却见丁掌柜自顾自的看著账本,似乎对刚才那事一点都不好奇。两人见状,也只得悄悄的退下,主子们的事,他们不该知道还是别知道才好。

    又过了一会,丁掌柜看完了账本,这才将头抬起来,看向楼外的新月,似自言自语一般的说,“咱们风越最不能得罪的是谁啊,笑娘,你也太没眼力了。恐怕大公子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捏捏鼻梁,提了提神,又翻开一本新账本看了起来。

    吃了些糕点,又看了几场歌舞。涟漪终於撑不住了,打了几个小小的哈欠。风啸见状,马上唤来小二,带他们去个雅间休息。用房里准备好的温水洗了脸,涟漪乖巧的爬到床里去了。

    然後一脸渴望的望著风啸,风啸被她那眼神看得全身不自在。强迫自己无视她的眼神,和衣躺在空出来的位置上。涟漪在里面暗暗叹气,怎麽睡觉不用脱衣服的麽,好可惜,这多好的一个机会。

    不过她是打不死的小强,这点小困难打不倒她。她马上蹭到风啸身旁,伸出只手环住风啸的腰,把头靠在他肩上。风啸有些不适应这麽亲密的动作
辣文小寡妇sodu
,动了动身体。可是涟漪马上再接再厉的粘了上去,嘟著嘴说“啸哥哥,我冷。”

    听完这话,风啸马上不动了,还多伸了只手出去环住她。涟漪把头埋在他怀里,一脸得逞的笑意。

    她正想多享受一下这偷来的浪漫,结果隔壁似乎也住了人进来。不知是他们动静太大,还是这房间隔音很不好,隔壁那“嗯嗯,啊啊”的声音总是隐隐约约的传来,本不用细听,涟漪就知道他们在干什麽,可是她好不容易才骗到风啸搂著她同睡一床。

    这种好事是天天有的麽但是隔壁那恼人的杂音不但未减,还有渐渐变大的趋势。涟漪先是强迫自己闭眼,充耳不闻,可是那频率越来越大,她是在忍无可忍了

    睁开眼一看,风啸似乎也没睡,而且他也听到了那声音,表情非常不自然,再看他的耳竟然又微微泛红。涟漪强力的忍住自己想扑上去亲他的冲动,从他身上爬了起来,风啸不解的看著她。

    涟漪邪恶的一笑“反正睡不著,去看看。”

    风啸还来不及阻止,就看到涟漪从床上蹭起来,然後从他身上爬了过去。再探头探脑的打开窗,窗户一开,隔壁的动静声更清晰了。就连风啸听了也不禁觉得耳热,他虽然已经成年,可是却从来不曾研究过男女之事,也从未接近过女子。

    涟漪探著头听了一会,似乎感觉有趣。又返回来抬了一张椅子过去,风啸不知她要干啥,就楞楞看著,只见她爬上椅子,又爬上窗台。风啸忙起身追过去,那小家夥理都不理他,径自就沿著楼外的台子,到隔壁的窗下去了。

    隔壁的实在是太过於心急,竟然连窗户都没关上。看那两人在床上忙的疾风劲雨,本无暇环顾四周,涟漪竟然大著胆子直接站在窗台那朝里张望。风啸追出来时,正好看见她一动不动站在别人窗前。

    生怕她有个闪失,他忙跟了过来,正要把她抱回去。涟漪却先他一步,扯他的衣袖示意他看里面。他顺手一看,马上下意识的侧过头不再看第二眼。

    房中一名女子衣裳凌乱,媚体横陈的躺在榻上,两条玉腿分的极开。一名男子正匍匐在她身上动作著。女子看似极其享受,双眼迷蒙带泪,嘴上还忍不住叫唤著,“哎呀我的冤家啊,你慢一点啊啊嗯”

    男子似乎正咬著牙在使劲,说出口的话也是咬牙切齿的。“哼你还知道我的好你爹不是把你嫁给大皇子麽”一句话说的七零八碎的,还喘著气。

    涟漪正看得起劲,风啸铁青著脸就要把她往回撤。才刚抓住她的手臂,涟漪反倒伸手拍了拍他。示意他静下心听。他这才听到里面两个无耻的男女正在谈论有关他的事,当即,俊脸黑的更难看了。

    “啊我要死了冤家你快弄死我了”女子在榻上扭动著,本就凌乱的衣衫敞的更开了,一对豪露了出来。男子一看,马上将嘴唇凑了过去。女子扭动的更厉害了,喊的也更卖力,“啊你是最好的大皇子怎麽比得上你”

    男子听到这话似乎满意了,把埋在她上的头抬起,“你爹那怎麽办”边说边在她身上用劲,女子十指紧紧抓著床单,嘴里忍不住求饶,“我会去说啊冤家慢一点”男子这才露出邪笑,渐渐放慢速度,可是抓在女子前的手却没闲著。

    女子这才缓过一口气来,把手移到男人的背上,一遍一遍的抚著,嘴里也喃喃的说“管他什麽大皇子冤家才是最厉害的伺候的好舒服啊”

    屋里的两人还在继续,涟漪还准备再听。却被风啸直接给抱回房里了,风啸黑著脸把窗户关上,语气僵硬“小孩子家别管这些。”

    “我怎麽能不管你就不怕戴绿帽子了”涟漪闷闷不乐的答话,这女人背景不小吧,竟然想嫁给风啸,哼敢和她抢,她刚才称风啸没注意,在风啸抱她回去时,朝屋里丢了包痒痒粉,痒死你们最好把你那两颗大萝卜给抓破了

    “我才不会娶这种女子”风啸气结,忍不住冷硬的说了句。涟漪一听马上眉开眼笑,“万一父王硬要你娶怎麽办”风啸看著她突然浮起的浅笑,心里微微触动了一下,低下头认真的说“我只会娶自己心仪的女子。”

    涟漪听完,马上又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你有心仪的女子了”

    风啸心下一动,看著涟漪认真的小脸,心底有些微妙的感觉。“当然没有。”

    涟漪听完马上放下心来,又乖巧的爬到床上去。风啸看她乖乖的准备睡了,当下复杂的跟了过去,也躺下准备睡,怕涟漪著凉,还体贴的把她瘦小的身子揽紧一点。

    好想写h啊涟漪怎麽还不长大

    对了,我认真看了留言

    很多亲都希望是np麽

    那麽你们看中的男主角是哪几位

    说出来让我心里也有个底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