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22.其实也不小

住家野狼2016-9-20 22:58:22Ctrl+D 收藏本站

    “啸哥哥,你等了多久了”涟漪好奇的问,看到他刚才站那很久的样子。风啸放低了声音说“呃,有一会了。”其实他天未亮就已经站那了。

    风啸等她的时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毕竟七年未见了。当年她还小,说喜欢他也可能是闹著玩的,七年後,也许她早就另有意中人了,这个念头让他心烦意乱。他果真是病得不清,竟然喜欢一个孩子七年,还苦苦的等她长大。已然是病入膏肓了吧。

    涟漪算是第一次逛聆风城,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的她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不过看著街上来来去去的男男女女,她有点不舒服,她都已经站在风啸身边了,有几个不长眼的竟然还敢向他公然抛媚眼。涟漪低头看自己,一身灰不溜秋的小厮装,个子又矮又小,难不成她们都把她当小厮看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涟漪马上扯著风啸的手臂撒娇“啸哥哥,我要去买衣服换。”风啸低下头看她,也觉得让她一直穿著男装很不妥,然後找人问了最大的成衣店在哪。带著涟漪就去了。铺面果然很大,在这寸土寸金的聆风城,看来这家店果然资本雄厚。

    老板娘一看到风啸不俗的样貌和出尘的气质,马上眼前一亮,赶紧亲自迎了过来,看到风啸是准备身边这位买衣裳的。她才陪著笑脸看过来,一看,又是一愣今个是什麽日子,来的人各个都是极品,又是一个美到绝色的小姑娘,穿著一身小厮的衣服,却依旧遮挡不了她清丽的容颜。

    老板娘推荐的非常起劲,凡是店里最高档次的衣服似乎都想要涟漪试上一遍,也不知道是希望都买了呢,还是想看美人都穿一遍。涟漪最受不了这种异常的热情,选了套淡雅一点的款式,就示意风啸赶紧结账。她立刻拿著衣服到屋里去换。换了出来,整个店里的人都不禁一呆。

    涟漪已换上一淡粉色的长裙,外罩一件素淡的白纱衣,正好凸显她玲珑有致的身姿,那粉色极其淡,衣袖、襟前、袍角这些位置,还绣著淡淡的梅花。这一身简直淡雅之极,却衬得她更加脸色晶莹,肤如凝雪,她看著风啸震惊的表情,嫣然一笑,明眸生辉,清秀绝俗,更是容色照人。虽然年纪尚浅,可是那天人之姿,实是生平未见之绝色。

    涟漪本是想换身好看一点的女装,故意让风啸看看,好证明自己已经不是昔日的小女孩了。可是这满屋子的人都傻傻的看著她晃神,她反倒有些尴尬了,赶紧上前扯过风啸的手,就快步的离开。

    风啸开始有些後悔了,方才让她穿著小厮的衣服,还不至於这麽耀目,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乱人心神,只是走在路上,旁的人光看她的眼神就让风啸恼怒不已。更别提那些摩拳擦掌,蠢蠢欲动的,风啸寒著一张俊脸,眼神如万千寒冰,隐隐带著杀气,到也让一干人等不敢贸然的上前去搭话。

    涟漪在这方面却是迟钝的,应该说她似乎只注意那些看向风啸的眼神,对於看她的,她相当华丽的全部无视了。不过没走多会儿,她就忍不住有些犯困,扯著风啸的手臂,将头靠上去,有些懒懒的说“啸哥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风啸低头看她,小脸上隐隐带著困意,知道她想睡了。不远处正好有一家规模不小的酒楼,他挽著她过去。很大方的要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好吧,其实他是希望能尽可能的远离人群。

    结果涟漪看到这小院,似乎显得很满意,环境清幽,景色怡人。院里两间小屋,布置的也淡雅别致,让人生出一种恬淡的感觉来。夥计给他们上了壶清茶,又端上几样别致的糕点,就很识趣的退下了。涟漪不客气的爬到桌边坐下,然後开始享用糕点。风啸跟过来,在她身旁坐下,看著她吃的津津有味。“见到吃的就不想睡了”他淡笑的打趣。

    涟漪连吃了两块甜酥,接过风啸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後面上露出贼兮兮的坏笑。风啸还没反应过来,涟漪已经老实不客气的跨坐在他身上了,那姿势相当暧昧。风啸瞬间变的不自在了,稍稍侧过脸去。

    涟漪知道他害羞,因为她已经看到他羞红的耳了,她把脸凑了过去,轻轻的在他耳处轻舔一下。这可是她很早很早之前就想做的事了。风啸话还来不及出口,先酥麻了半边身子。他的呼吸一下子变的急促起来。

    涟漪当然看到他的反应了,心里暗自得意著呢。原来自己对他挺有影响力的嘛。她又用双手把他的脸扳正,让他直视著她,然後她笑的甜甜的。“啸哥哥,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风啸更窘了,不止耳,这次连俊脸都有些隐隐泛红。涟漪可不会放过他,她好好的盯著他看,不问清楚绝不罢休的模样。风啸轻轻的点头。涟漪嘟著嘴很不满意,凑到他耳边吹气,“我要听你说。”

    风啸不论在人前多麽冷酷,多有威严。甚至七年就将风晋治理成一个繁盛的大国,让所有人都惧怕他,敬畏他,臣服他。可是他在涟漪面前,却一直是被戏弄的那一个。风啸的声音显得特比低沈暗哑,“我喜欢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暗暗的把涟漪抱紧。涟漪把脸凑到他面前,几乎快贴到一起的距离,然後轻轻说“这次先放过你,下次我要听你说爱我。”因为靠的太近,她说话时,唇瓣轻轻的在他的薄唇上擦过,让风啸抱著她的手指都忍不住有些轻颤。

    结果话刚说完,涟漪也不和他客气,直接吻上了那渴望已久的薄唇,风啸又石化了。涟漪心里却暗自得意,看来啸哥哥这几年很听话嘛,一个女人都没有。她乐滋滋的轻舔他的唇,然後把自己的小舌伸进去逗他,尽情的吮吸她喜欢的桂花蜜津。呜,这可是比她一贯喜欢的桂花糕还要好吃得多呢。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等涟漪心满意足的离开他的唇时。风啸看她的眼神已经一片幽黑,一直坐在他身上的涟漪,当然也感觉到他身体某个部位的改变。她依旧笑的坏坏的,还伸出食指,轻轻的抚被她亲的有些微肿的薄唇,动作轻柔又暧昧。

    风啸的呼吸更重了,似乎逗弄够了,她嘻嘻一笑,又从他身上滑下来,径自走到床边躺上去,然後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揉揉眼睛对依旧僵硬著身子的风啸说。“啸哥哥,好困。”

    然後唇边还带著坏笑
辣文(菊庭)笔趣阁
,就闭上眼睛午睡去了。风啸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时候回过神的,唇上酥麻的感觉还在,他强压下那汹涌的欲望,转过头看床上的人儿。已经闭著眼睛睡著了,纤长的睫毛轻轻的合上,把那双灵动惑人的杏眼给遮住了,睡著的涟漪无疑是更甜美可人的,微张的红唇一直在引诱风啸的视觉。

    他轻轻叹口气,不再违背自己的意愿,靠近床边,把头慢慢低下,覆上他同样渴望已久的红唇,轻轻的摩擦吮吸。随後也躺了上去,把涟漪轻轻的搂在怀里。

    涟漪再醒来的时候,无疑是饿醒的。她揉揉眼睛,还故意在风啸怀里蹭蹭。其实风啸一直没睡,名义上他是陪睡的,其实他就一直躺在那看她。

    七年了,他的小涟漪已经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他来之前其实一直在担心,若是涟漪变了心怎麽办。毕竟小孩子的话谁能当真,可是,老天是眷顾他的,涟漪仍旧喜欢他。

    看著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涟漪,风啸的眼神忍不住变的幽深,他极力放松自己的呼吸。她还小,不想吓到她。涟漪当然察觉到风啸绷紧的身体,她睁开眼就看见那张放大的俊脸,还有那不自在的表情,涟漪故意把身子贴紧一点。

    果然,风啸绷的更紧了,呼吸开始有些混乱,她的小手非常不规矩的划进他的衣襟里,风啸察觉到想按住她时,她已经成功的侵入了。

    风啸的呼吸更不稳了,“涟漪,别胡闹。”涟漪把头靠上他的膛,小手依旧不规矩。风啸抓著她的手,不让她继续下去。涟漪不满的瞪他“人家等了你七年,一下都不行”

    此话一出,风啸心里顿时觉得亏欠她,抓她的力道也松弛了,涟漪得意的继续。风啸完全放弃抵抗了,视死如归的咬牙硬撑著。涟漪的小手从她的膛慢慢,渐渐滑到结实的小腹,然後她还想继续往下,风啸终於忍不住了,再次抓住她的小手,喘著气的说“不能再往下了。”

    看他忍的那麽辛苦,涟漪也不忍再闹他,她知道男人那麽强忍著,肯定是很痛苦的,所以她把手收回来,环在他的腰上,把脸贴在他的膛上听他有些急促的心跳,脸上带著甜蜜的笑意。

    虽然此刻两人浓情蜜意,你侬我侬,可是风啸还没失去理智。他平复下来,轻轻的问涟漪,“吃晚饭我送你回去。”涟漪一听就火了,“不要我不要回去。”风啸也舍不得她,可是她还小,也许她还没意识到,对世人来说,兄妹相爱是不容於世的。想到这点,风啸的眼神黯淡了,现在也许还来得及,他可以让涟漪过正常的快乐的日子,哪怕他会心碎。

    涟漪毕竟是多活过一世的人,看到风啸迟疑和疼痛的眼神,就猜到他在想什麽了。她很生气,这个傻子怎麽不问问她想要什麽,就在那自作主张决定离开她了。

    她爬到风啸身上,直接和他面对面。眼神明亮而坚定,“风啸你给我听著,你已经说过喜欢我了,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涟漪,你还小,这种感情是不容於世的。”涟漪脸上带著嘲讽的笑意,“我要做什麽,於他人何干”风啸瞬间哑口无言。

    涟漪知道要是不把这个结给解开,他以後早晚还是会想不通,再做出离开的决定。她认真的看著他的凤目说,“人活著是为了自己,别人怎麽看是他们的事。这世上,我只要有你就够了,别的我都可以不要。”

    也许她说这话是有些自私,有些过分。但是她从来到这世上,除了风啸以外,她真的找不到生存的意义。父王,母妃,他们虽然给了她一切,可是却始终没有那种心灵上的牵绊。她想要的东西,从来都只有风啸一个。

    风啸看著她认真的眼神,听著那坚决的语气,有些被触动了。他伸出手抱住她,“以後的路恐怕会很苦。”涟漪知道他想开了,笑的甜蜜蜜。“大不了我们就躲在风晋,不回风越了。”风啸听到这个建议,也勾起嘴角笑了。

    涟漪本来就是饿醒的,又与风啸讲了好一会儿的话,现在更饿了。撒娇的抱著风啸说“啸哥哥,我饿了”风啸也料到她醒了会饿,她午饭都没吃,随意吃了两块糕点就去睡。风啸抱著她起来,帮她把凌乱的衣服拉好,却不经意瞥见她前两团隆起的小峰,俊脸又有些泛红。涟漪顺著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看哪。

    此女的脸皮是极厚的,她一点都害臊,还拉起风啸的手直接覆上去,“怎麽样还满意麽虽然现在还不够大,不过我还会长的。”她话都还没说完,风啸早就飞速的抽回手,把她安置在椅子上,自己侧赶紧逃出去了。

    涟漪看到他那慌乱的样,忍不住捂著嘴笑起来,天啊为什麽逗弄自己喜欢的人,会这麽开心。她果然是坏透了。

    风啸再回来时,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身後跟著两个夥计,两个人迅速的把饭菜上好,又机灵的退下了。这儿的夥计无疑相当的机灵和识相,看著风啸目不斜视,面色如常的坐下给涟漪盛饭。

    涟漪心里的小恶魔又冒出来了,她故意嘟著嘴说,“你就算嫌我的太小,也用不著不理我吧。”风啸的手猛的一颤,刚盛上的饭,差点又给抖落出来,原本已经极力维持的神色,瞬间又变的极其不自然,耳也羞得通红,看的涟漪又忍不住捂著嘴笑。

    风啸实在是拿她没辙,把饭端到她面前。“不要故意作弄我,乖乖吃饭。”

    “我哪有啊,人家是喜欢你才作弄你嘛,而且这不叫作弄啦,这是调情。”边说还边对他眨眨眼,风啸差点被呛到,然後赶紧垂下凤目不再看她,专注的吃饭。

    涟漪看他都不理,也只好嘟著嘴吃饭,风啸察觉到她闷不吭声,凤目邪瞥了她一眼,看见她嘟著嘴生气。想哄她又不知道如何哄,结果开口说了句“其实也不小。”

    结果就是,涟漪直接笑喷了。好吧,虽然很囧,但也算哄开心了不是。

    ────────────────────────────────────怎麽样看的爽吧不用装了~~其实你们和我一样邪恶

    虽然没有h,但是我相信,你们也觉得调情更爽吧

    特别是逗弄这只小绵羊~~~

    啊呀呀呀   真的是好可爱啊   小风风~~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