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25.春情荡漾

住家野狼2016-9-20 22:59:41Ctrl+D 收藏本站

    入座的时候,她故意坐在风彻和风啸之间,希望气氛不要太僵。虽然不知道为何父王今天心情一直莫名诡异,但是应该和她溜出有关吧。

    她一坐下,气氛就稍微好了一些,风彻的低气压开始缓缓解冻,身旁的人才敢稍稍动作。

    风昭正坐在涟漪对面,看著她的眼神里还带著三分捉弄,涟漪明白他的意思,那个风昭肯定以为她溜出被父王给教训了。

    她不屑的鄙视他,还冲他做了个鬼脸。风昭气的牙痒痒,旁边风倾和风染两兄弟看到了,悄悄的低头笑。风彻当然也看到了,他夹了块糖醋排骨到涟漪碗里,沈声说。“好好吃饭,不要胡闹。”

    涟漪点点头,不再搭理风昭,扫视了这一桌的众人,都是几个皇子和公主,除了父王,就只有自己的母妃,其他的嫔妃都在另外一桌。看来母妃最近很是得宠呀。

    正好对上风玉向这边看过来的眼神,涟漪马上礼貌的冲他一笑。风玉子很淡薄,涟漪对他有很不错的印象,不过似乎身子不太好。通常很少参加家宴,今天竟然也来了。

    看著周围人都开始用餐,她也不再乱看。夹起排骨慢慢啃,然後风啸又给她夹了块鱼,她抬起明媚的杏眼看著他,悄悄的抛了个甜笑过去。

    风彻脸瞬间又冷下去,涟漪敏感的感觉到气温下降,转过头来看。风彻敛下眉眼,若无其事的又给涟漪夹了块。涟漪只得纳闷的想,父王突然生什麽气呀。

    却不小心瞥见自己的八妹风晴雨,她的心瞬间也沈了。风晴雨坐在风芝雅的旁边,正好是风啸的斜对面,她那双大眼睛一直滴溜溜的绕著风啸转,隐隐闪过痴迷的神色。

    这下子,换她著脸了。风彻和风啸同时发现她的不对劲,也又不知道是什麽事。这席间更不好开口询问,只得在一旁小心的观察她的神色,不过却也没停下给她布菜。

    於是这场家宴就在涟漪沈著一张俏脸,左右两个男人殷勤布菜的诡异气氛下结束。

    洗漱完後,涟漪不似平时还要闹上一阵,早早的就爬回房歇息去。灿然也以为她在外玩累了,不疑有他,悄悄的退下。

    涟漪躺在床榻上,睁著眼睛回想今日席间风晴雨的神色,风晴雨喜欢上风啸是板上钉钉了,她虽然不喜也没办法。主要的是风啸和她以後该如何,她料想一个风晴雨算不得她的阻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她回神来,风啸已经坐在桌边的凳子上看著她了。对上他清亮的黑眸,她下意识的心跳加快,她也不起身,躺在床上,对他伸出一个食指,勾勾手指头让他过来。

    风啸无奈的走过来,坐在床边看她。涟漪马上把头枕到他的大腿上去,闲闲的问,“来了多久了”风啸用手指勾起她的长发,静静感受那丝柔般的触感。“不久。”

    然後他垂下黑眸,温柔的看著涟漪,伸出一只手轻抚她的小脸,“今天心情不好麽”涟漪知道他问的是家宴时,她微眯著眼想了下,还是打算先给风啸打个预防针。

    “你注意到八妹了麽”风啸不解的扬眉,那瞬间流泻出的邪魅,让涟漪看得心跳不已。

    “我只注意你。”风啸声音如夜风轻拂,骚的涟漪心痒痒的。“八妹喜欢你。”涟漪觉得她嗓子有些干渴,视线不自然就落在了风啸粉色柔软的唇上。

    风啸不以为意的勾起嘴角,轻抚她脸颊的手变为捏,惩罚似的轻轻捏了她一下,道“随她去喜欢。”涟漪不满的嘟著嘴说,“是那种情人间的喜欢”

    风啸眼里微微闪过一丝惊讶,但又马上又换上更浓的笑意。“你今天就是气这个”涟漪恨恨的点头

    风啸那万年寒霜的酷脸,如冰雪消融一般,一下子变的春意绵绵。他眼里的柔情仿佛能醉死人,声音也若春柳般缠著人心发痒。“我只在乎你喜欢我。”

    说著慢慢将头凑过来,涟漪觉得喉咙越发干渴,情不自禁舔舔嘴角。风啸的黑眸更幽深,毫不客气的覆了上去,在她的唇瓣上肆虐,涟漪忍不住张开小嘴迎合,风啸不客气的倾占更深,小舌无处可藏,只得跟著他一起翩翩起舞。

    涟漪的杏眼雾蒙蒙的,她张著小嘴轻喘。那泛红的娇颜,惹得风啸下腹一紧。他只得把涟漪从腿上抱开,然後有些狼狈的起身,刚想逃开。

    涟漪怎会放过如此的好机会,抓著他的手不放,不让他离开。风啸迷茫的回头,涟漪顺势一扯,风啸一个不慎就被她扯回床榻。甚至
娶我妈妈吧无弹窗
跌在涟漪怀里。涟漪悄悄的眯了下眼,啸哥哥浑身都好结实,抱著的感觉好舒服。

    风啸有些紧张,想推开涟漪,又不敢使劲。“涟漪,乖乖的,别闹。”涟漪对著他邪气的一笑,反而换了个姿势,爬到他身上。甚至非常大胆的直接跨坐在他胯间。

    风啸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很失措,羞涩的将脸转过一边。涟漪最喜欢就是他这样,在外人面前冷酷,在属下面前威严,只有在她面前才这麽的羞涩和柔情。

    风啸下半身的变化,正坐在上面的涟漪怎会不知。她更得意了,勾著风啸的下巴问,“啸哥哥,你想要麽”一双水漾的星眸,隐隐含情暗带挑逗。风啸的呼吸更急促了,他伸出一只手想将涟漪拉开,涟漪顺势牵住那只手,往自己腰上放去。

    风啸一触到他柔软的肌肤,手掌忍不住轻颤,想抽开。涟漪却不准,继续拉著他的手往上抚,直到来到柔若凝脂的酥,风啸这次像触电一般,彻底僵硬了。

    涟漪嘴边的笑意更浓。他怎麽可以这麽可爱,弄的她愈发想逗弄他了。她看他实在是石化的厉害,放开他的手,反而压低身子帖在他身上,双手把他侧过去的脸扳正,然後开始细细的吻他的俊脸。

    从侧脸开始慢慢吻向下颚,然後又滑到嘴唇,她伸出小舌轻轻的勾画他的唇角,再一点一点的伸著小舌勾引他的舌,细细品著他的滋味。风啸的喘息越来越激烈,膛也跟著起伏,清亮的黑眸幽黑迷蒙。

    涟漪也好不到哪去,她一双杏眸也柔的滴出水一般,眼角眉梢无一不是诱惑。直到没气了两人才分开,涟漪勾起嘴角邪笑,凑到风啸耳边轻喘著对他说,“啸哥哥你知道我们现在这叫什麽”

    风啸摇头,同样呼吸急促。涟漪一瞬间绽放出绝世笑颜,看得风啸有些晃神,然後她趴在他耳边,对著他的耳朵吹气,“这就叫春情荡漾。”

    风啸的理智快被淹没了,小腹下胀到发痛,他伸出手抱著还在他身上作乱的涟漪,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下面。涟漪不解的抬头看向他,那含情带媚的杏眼,嘴边勾起的邪笑,让他差点就没忍住。不过他依旧迅速闭上眼,在涟漪身上连点两下。

    就听见涟漪不满的抱怨。“啸哥哥你怎麽可以点我”风啸的呼吸依旧急促,他不敢睁开眼看她,怕一个不小心理智就失控,强忍住深呼气了两下,迅速的从她身上翻下。

    坐到桌边赶紧倒了杯茶灌进去,稍稍平复了一点。他才敢回头去看她,涟漪皱著小脸,那滴得出水的星眸,微厥的小嘴,还有露在外面大片的肌肤。风啸觉得下腹又开始作痛,这个地方不能久留了,他站起来要走。

    涟漪一看他要走,马上叫住他。“啸哥哥你答应了今晚要陪我的。”风啸不敢回过头再去看她的脸,呼吸凌乱,脚步都有些不稳。“等会再来。”然後两下就消失在屏风後,涟漪不满的嘟著嘴。

    讨厌明明都要吃到嘴了,他竟然还有力气点她的。她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觉得凭她的魅力一定没问题,看来下次,得用点药才保险啊。

    风啸从涟漪房里出来,异常灵巧的躲过了水漾外潜伏的几个暗卫,又悄无声息的回到自己里。

    马上冲到浴池,用冷水淋身,再闭上眼睛几个深呼吸,终於感觉下身的燥热在慢慢减退。此时的风啸,一头如墨的长发,因著水珠粘在自己脸旁,给俊美无匹的轮廓平添几丝诱惑,若是这个样子被涟漪看见,恐怕又要忍不出扑上来了。

    风啸也不管身上的湿衣,坐在地上就发起楞来。第一次见的时候,就觉得那双杏眼灵气逼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疼爱她。她和自己表白时,那单刀直入的态度,还有那稚嫩的吻,都让他心跳的不知所措,悸动不已。

    结果七年後的她,更是让自己方寸大乱,理智全无,要不是最後一丝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能伤了她,他也不会逃命似的奔回来。不见又想念。这离开不到片刻,心里已经缠上了相思,见了又怕自己控制不住。他心里默默的叮嘱自己,她还太小,不能伤了她,要忍耐。

    不经意又想到她趴在他耳边呢喃,这就叫春情荡漾。他的下身一下子又开始胀到发痛,风啸无奈的叹气,他这一辈子是被她给吃定了。

    ────────────────────────────────────不是h却比h更爽的调戏我很无耻很不厚道的爬走

    不准掐我,不然连调戏都不写给你们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