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35.事情败露

住家野狼2016-9-20 23:4:12Ctrl+D 收藏本站

    装扮好後的涟漪,跟在杏妃身後慢慢得走到殿内。以往她总是撒娇的挽著杏妃的手,边说边笑,现在两人甚至懒得互看一眼,涟漪心里越发觉得凄凉。

    风彻坐在大殿的上头,看见她进来,嘴边泛起温柔的笑意。杏妃看到那丝浅笑,心里更是如针扎一般,没人看到她藏在衣袖里的手,早就紧紧的握成一团,指甲已经刺进里。

    涟漪对著风彻行了个礼,打断跟著兴奋入座。却看到风彻伸出来的手,她把头垂得更低,想当做没看见。却听见风彻说,“涟漪,到父王这来”

    这下可好,在座的全都听到了,她只能闷著头向前几步,走到风彻的案前。风彻伸出一只手牵住她,然後将她拉到跟前,如以往的每一次,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别人只当他们父女情深,只有涟漪清楚,身下有东西正顶著她,火热而硬挺。

    她垂下眼,装作什麽也不知。眼神却悄悄的环视著席间,朝中有些地位身份的官员都到齐了,看来自己的面子还真大,她忍不住扯起一抹冷笑。

    母妃和离墨坐在右侧,母妃看自己的眼神似乎要将自己撕裂,离墨则带著温柔的笑,如他的人一般让人觉得舒服温暖。风芝雅坐在离墨下手,对这自己悄悄的笑了一个,就又恢复往常那一副大家闺秀,贤良淑德的表情了。

    却在看到左侧的时候,看到她的几位哥哥都到了,她一个个的看过去。

    风染和风倾又扎堆挤在一起,看到他对她露出喜悦的笑脸,还是和以前一样单纯。

    风昭男子气十足的端坐在位,看来军营的生活改变了他不少,和风昭眼神对上时,风昭朝她轻轻的点点头。涟漪一直提著的心也轻轻放了下来。

    风玉身子不好,一般很少参加这样的群宴,这一次也来了,对上涟漪的眼神,他苍白的俊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最左边的那个,一身玄黑色暗纹龙袍,涟漪甚至不用看,就能在自己脑海里细细描述出他的俊颜。

    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住,眼神一点一点向上,掠过他线条完美的下巴,那媚惑的薄唇,还有那高挺的鼻梁,最後对上他漆黑流光的凤目。那黑瞳中溢满了浓重的思念,还有那淡淡的担忧。

    担忧这满场喧闹的人群中,只有这个人,看出了自己不对劲。

    涟漪忍不住回给他一个安慰的微笑,却看到他抿紧的唇角隐隐带著不悦。

    然後突然就明了过来,她还以为他终於大度起来了,原来看到她被别人抱在怀中,他还是会不悦,只是他知道隐藏起自己的情绪了。

    涟漪如乌云密布的心情,瞬间拨云见月了。

    宴席一直有条不紊的进行著,各种各样的舞姬带来各式的舞蹈,还有那些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开的美味佳肴。席间,众人寒暄著应酬著,不时的起身祝她生辰快乐。涟漪的心情却始终轻松不起来,只有偶尔对上风啸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写著别担心。

    涟漪不觉一惊,难道他知道她在打什麽主意,或者他早就知道了所有的计划,所以才会让人给她递来那个一切有我的条子。

    宴席进行的越加热闹,风彻的心情也似乎非常好,一直给涟漪夹喜欢吃的菜,还亲手喂给她。虽然涟漪觉得自己这麽大了,这样的举动实在太让人怀疑,可是风彻似乎毫不以为意。

    涟漪再心里盘算著,觉得云裳他们现在应该一惊出了城了,才开始慢慢的放下心,乖乖巧巧的吃著风彻喂到嘴边的食物。

    离墨从南离亲自带来祝贺的一队舞姬上场了,南离当地特有的舞蹈,让席间不少大臣看得痴迷,涟漪也抬著头,不怎麽在意的欣赏著,不小心对上离墨的眼神,看到他温柔的眼里似乎隐隐有著什麽期盼,涟漪不明白,只得朝他礼貌的笑笑。

    就在舞蹈快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个侍卫样的人,不顾门外太监们要求先去通报的阻挡,直接强行闯了进来。然後快步的走到风彻面前,凑到风彻耳边低语了几句,风彻从看到他出现时就冷下来的脸,此时更是沈不
风流岁月sodu
定。

    涟漪当然知道这个侍卫是谁,他是父王贴身侍卫的队长,似乎姓袁。看到他的骤然出现,涟漪的心跳也有些加快,难道是云姐姐的事

    风彻突然出声打断场中的舞蹈,“今日的宴席就到此为止,我有些家务事要处理,各位也累了,请回吧。”

    那些大臣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听话的起身告辞。离墨毕竟是客,待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也起身告辞,临走之前看向涟漪的那一眼,似乎隐隐含著什麽被打断的不悦和可惜。

    很快这个大殿里就只剩下了皇室一族,风彻依旧将涟漪抱在怀里,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涟漪心里却已经乱了。她敢肯定父王已经知道了,而且他非常生气。

    “把御林军统领,城防统领压上来。”风彻的语气淡淡的,可是谁都知道这是他真正发怒的表现。

    涟漪偷瞄了一眼风昭,之间他面上神色不变,想必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两个男人被压到了大殿中间。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沈重。风彻只是用那深沈的黑眸冷冷得看著他们,末了,才放下一句,“自己说。”

    御林军统领铿锵的声音立即传来,“禀王上,刺客熟知王地图与交接时间,又在上风口洒下迷药。臣自知死罪难逃,只求王上放过臣的家人。”

    风彻的眼神冷冷的移到城防统领身上,城防统领低下头,“求陛下赐臣死罪。”

    “呵,你也知道是死罪,谁指使你的说”风彻的声音如极寒之地的冰风,听在涟漪心里,也不觉得有些颤抖起来。

    城防统领依旧低著头不语,风彻的眼神越来越冷,似乎恨不得将他凌迟。

    “带下去,将他四肢砍断,丢到万蛇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

    “慢著是我指使他的,要杀就杀我吧”

    突然进来一个声音,打断了那些侍卫动手,涟漪不可置信的看过去。

    只见风昭一脸淡然和无畏,起身走到大殿中央,在城防统领的身边跪下,他轻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似乎有些内疚连累到他一同受罪。

    城防统领一直挺直的腰,瞬间带上了一些颓然,他呐呐的开口,“昭王殿下,你这是何必,属下一力承担即可。”

    风昭笑嘻嘻的对他说,一点都没有临死前的恐惧。“我入军营的第一天是怎麽和你们说的”

    “你说,做一天兄弟,就要同生共死一天。”城防统领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风彻却丝毫没有被他们的兄弟情打动,就算下面跪著受死的有他的儿子,他依旧不紧不慢的对著门外的侍卫下令,“关起来,三日後问斩。”

    涟漪就这麽僵在了风彻的怀里,直直得看著那些侍卫走上来,将风昭他们三人压住,准备带到大牢。

    涟漪突然像被惊醒,挣扎著跪在风彻面前,他抱著风彻的腿哭求,“父王,都是我的主意,求您放了三哥吧。”

    风昭的眼神里闪过了不忍,他还是坚定的说,“涟漪皇妹身处深,哪来的机会夥同外人放走流晋皇室余党,你不用替我求情。”

    “父王,是我想放云姐姐走,是我去求三哥帮忙的,你放了三哥吧。”

    风彻不答话,就这麽冷冷的看著她。旁边坐著的几位皇子,像才从这突然的变故中惊醒,也纷纷走到殿内跪下,恳求风彻开恩,放过风昭一命。

    涟漪泪眼朦胧中,竟然看到杏妃坐在案後,居高临下的看著她,嘴边扬著倾城的笑颜。原来,你这麽希望我死麽

    ────────────────────────────────────恩恩,某人的儿子要挂了

    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该这样~~~敢作敢当~~~~

    至於涟漪麽,这次真的是彻底死心了吧

    召唤小风的,小风出场了哟

    最後再补充一句,真正的终极boss是不需要过多的出场来拉人气的

    有一种气势叫,杀人於无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