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1.秀妃

住家野狼2016-9-20 23:6:52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早就和冷月说好了,出了城就将她丢下,否则风彻一定会一直追下去。虽然不知道为什麽,可是涟漪就是觉得风彻一定会追来的。

    若是丢下她,恐怕她还能为他们的离开争取些时间。可是,当冷月真的将她从马上丢下时,她还是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想著,天呀,千万不要摔个骨折才好呀。

    不过下一刻她就被一个温暖强悍的怀抱给接住了。她怯怯的睁开眼睛一看,正是风彻一脸紧张的抱著她,看著风彻身後跟上来的影夜,涟漪眨眨星眸,挤出几滴泪来,趴在风彻怀里假哭道,“父王,人家好害怕,呜呜”

    风彻更是小心翼翼的揽著她,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更是立刻就喊道,“影夜,快唤太医”

    影夜当然不敢迟疑,迅速就折回去找太医了。看著涟漪颈子上一直不断流血的伤口,风彻只得赶紧抱了她席地而坐,然後再轻轻的凑了过去,涟漪还不明白他要做什麽,颈子上就传来温热细腻的感觉,竟然是风彻再添她颈上的伤口。

    那感觉痒痒的怪怪的,涟漪顿时觉得很不自在,可是又不敢乱动。风彻轻轻的将她颈间的血添尽後,才从腰间出一个瓷瓶,蘸著一些药膏轻轻的抹在伤口上,很快就止住血了。

    风彻这才轻声的问她,“还疼麽”涟漪被风彻这一连串温柔的动作,给弄得有些失神,听他这麽一问,才有些回过神,可是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只好整个人埋进风彻怀里,轻轻的说,“我以为父王不要我了。”风彻楞了一下,才又轻轻勾著唇角笑起来,“傻丫头,父王怎麽可能不要你。”

    听到这话,涟漪心里突然开始愧疚起来。可是,她又不能看著风昭就这麽死去,还真是矛盾啊。风彻看她没有答话,以为是刚才被吓到了,又轻轻的吻著她的发丝道,“不论发生任何事,父王也绝对不会丢下你。”涟漪听完这话,更是心里有愧,只得将脑袋埋得更深一些。

    看她似乎没什麽大碍了,风彻又将她整个抱在怀里,慢慢的起身朝城内走去,城防军早就迎了出来。

    在远处候著,不敢冒然的打扰他们,看他一起身,立刻就迎了过来,影夜单手拎著太医,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涟漪看到眼前这一幕,突然开始怀疑,自己做的这一切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涟漪被风彻抱回的事,不到片刻就传遍了王。所有有心的无心的妃子和朝臣们,都立刻带著厚礼前来探望,其实不过是想拉拢一下和七公主的关系,毕竟这可是最佳时机。不过风彻已经预见了将要发生的情况。

    一回就下令不准任何人打扰涟漪休息。涟漪乖乖的躺在床上,还将太医煎好的药给喝完,一点都没有平时那古灵怪的样子。风彻当她是被吓到了,陪在她身边,直到看她闭上眼准备睡了。才起身到书房处理那堆烂摊子去了。

    风彻离开没多久,涟漪就睁开了眼。她唤来贴身伺候的侍女,悄悄的吩咐,“待会要是我几位皇兄和皇姐来探望,就带他们进来。”侍女皱著眉犹豫道,“可是王上刚下令,不准任何人打扰七公主休息”

    “可是我现在不想休息。”那侍女跟在风彻身边也久了,亲眼看到王上如何的疼爱这个七公主,於是也点点头答应下来。“对了,如果秀妃娘娘来了,也让她进来。”

    果然各的妃子和大臣们,都带著礼物前来探望了。只不过都被侍卫们拦住了,又不能硬闯,只好留下东西,说下次再来探望。涟漪一个人躺在椅子上,还有侍女在旁边给她剥葡萄,日子过得舒畅不已。

    她的几位皇兄还有皇姐风芝雅都已经看望过她了,风晴雨那丫头一直暗地里对她有些意见,她早料到那丫头不可能过来探她,果然也没有出现。倒是秀妃,她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她来。涟漪心里有些酸,秀妃娘娘不肯原谅她,也在情理之中。

    还记得那日,就是自己让她唤了风昭入,最後还害得风昭差点丧命。她怎麽可能来探望自己这个害死她爱子的凶手。涟漪闷闷的躺在躺椅上,默默的想著,该找个什麽机会去秀妃的里,顺便告诉她,其实风昭没有死。

    可是就在涟漪以为秀妃不会出现的时候。秀妃竟然来了,甚至还带了滋补的参汤。涟漪看著那个优雅从容的女子,脸上带著一丝浅笑的坐在自己对面。早已想好的一堆说辞,竟然不知道怎麽开口了。

    倒是秀妃勾起唇笑道,“涟漪公主一向机敏过人,怎麽看到臣妾竟然哑口无言了。”涟漪知道她是在打趣自己,低下头喃喃的说,“秀妃娘娘你不怪我麽”

    秀妃神色微一楞,然後带著一抹苦笑说,“当娘的总不能一辈子把孩子护在身下,昭儿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做事自有主张,也该自己承担做事的後果”涟漪楞楞的看著她,完全没料到她竟然会这麽说。

    若是秀妃骂她或者恨她,也许她心里还会好受一些。可是秀妃怎麽可以这麽善良,这麽通情达理,这麽的让人觉得无法面对。“我,可是,若不是因为我,风昭也不回被连累进来。他会有光明的前程,还有数不尽的荣华。”

    秀妃突然伸出手,轻轻握住涟漪的手,让情绪有些激动的涟漪安静下来。她轻笑著反问,“那我冒昧问涟漪公主一句,你可曾後悔过帮云妃逃出这深”涟漪斩钉截铁的说,“我永远都不会後悔,只要云姐姐能幸福,我就算是”

    秀妃伸出食指按住涟漪的唇,将她将要吐出的话挡下。“昭儿恐怕也是如此想的,只要涟漪公主能够觉得幸福,他也不会後悔。”涟漪看著秀妃面上那浅浅的笑意,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的高雅圣洁。在这复杂又暗的深里,她怎麽会有如此淡然和善良的子。

    涟漪终於忍不住开口告诉她,“秀妃娘娘,其实昭哥哥已经逃出去了。”秀妃的眼里闪过惊喜的光芒,然後依旧淡淡的笑著,“其实我隐隐也猜到了,今日本该是处决昭儿的日子,可是却传出公主受伤的消息,我就想著,恐怕昭儿已经没事了。”

    涟漪看著秀妃明豔的面容,恍然间又忆起,眼前的这个女人曾被称为聆风第一才女,不但姿容出众,而且还聪慧异常。她会猜出这些来,本不奇怪,可是既然已经隐隐猜到了风昭已经没事了,又为何拖了这麽久才来看她。

    秀妃似乎知道涟漪心中所想,“我从未生过涟漪公主的气,今日来晚了,全是因为这参汤。”涟漪不解的扬眉,“这人参汤得用小火慢熬,我就是为了这汤,才来的迟了。”涟漪心里突然一动,看著秀妃温柔浅笑的脸,突然想起另外一张清丽脱俗的脸。

    同样是母亲,为何差别这麽大。涟漪嘴边泛起一抹苦笑,她突然开始羡慕风昭,他竟然拥有如此温柔善良的母亲。

    秀妃那麽聪慧自然知道涟漪想到了什麽,其实整个里都有传言,说涟漪公主和杏妃不和,所以才导致涟漪公主整日住在王上的盘龙殿里,而甚少回水漾。

    秀妃握住涟漪的手,轻柔的说,“其实我一直想要个女儿,虽然昭儿待我很好,可总不及女儿贴心。”涟漪看著秀妃,隐隐有些猜到了秀妃的意思,但更多的则是感动,秀妃其实是为了安慰她吧。

    “涟漪公主,你知道麽,这里住久了,就发现它像是一个囚笼,毫无生气。历代的皇子们就是在这样凄清的环境下,变得子沈心思诡异。我生下昭儿时,其实很怕他长大後变成那样,我极力想给他一个温暖的环境,可是凭我一己之力又能如何。可是,突然有一天,昭儿兴奋的跑回来告诉我,母妃,我有妹妹了,白白软软的一团,好可爱呀我当然还逗他,芝雅也是你妹妹,怎麽没见你这麽高兴过。昭儿站在原地,低著头想了很久,然後告诉我,母妃,是不一样的。”涟漪看著秀妃缓缓的讲起当年的往事,她也安静的听著,想要多知道一些风昭小时候的趣事。

    “从那之後,昭儿每天都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跑去看他的小妹妹。等到那个小丫头开始长大了,他们就一起开始在这里闯祸,不过那丫头是个鬼灵,每次闯了祸,都让昭儿背黑锅。”说道这,她还停下来看了涟漪一眼。

    涟漪心里一咯,不是吧,她还以为除了风昭没人知道,她当年惹得那些麻烦,每次风彻怪罪下来,她就把风昭推出去顶罪。日子久了,里的人都以为风昭是个无法无天的小恶霸。

    “可是我非但不怪那个丫头,还由衷的替昭儿感谢他,她的出现就像这暗深里的一抹阳光,终於给这里带来了一些生机,昭儿也能像普通的孩童一样,过上正常的童年。有时候昭儿被罚的狠了,我也不忍心,然後我问他,疼不疼後不後悔帮人背黑锅了昭儿总是笑得龇牙咧嘴的对我说,母妃,你说过我是哥哥,就要照顾好妹妹。涟漪那麽小,要是被太傅打手心,她一定会哭的。”秀妃的声音柔柔的,涟漪听著听著,似乎也回到了童年,忆起了那些被埋在光下的故事。

    “昭儿的世界
美女秘书长最新章节
全是那个丫头,我满心欢喜,看著他一天比一天开朗乐观。可是我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事。”看著秀妃一下子变得忧伤起来的眸子,涟漪心里也变得凉下来,到底是什麽事

    “不知道是我太心,还是昭儿隐藏的很好。直到有一天,我竟然看到他在月色下饮酒,我惊慌失措的过去阻止他,却看到地上早就丢放了一地的坛子,那孩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那夜他扑在我怀里哭了很久,他一直问我同一个话题。”看著秀妃又停了下来,涟漪终於忍不住问道,“他问的是什麽”

    秀妃凄然一笑,慢慢的说下去。“他在我怀里一直问,母妃,涟漪为什麽喜欢大哥,她为什麽不喜欢我。我当时觉得这孩子不太对劲,可是还是安慰他,你们都是涟漪的哥哥,她是一样喜欢你们的。昭儿突然就从我怀里挣扎出去,冲著我吼道。不一样那是不一样的涟漪她吻了大哥,她却从来没有吻过我。我心好痛,母妃,这里痛得快死掉了。看著他在月色下那有些癫狂的样子,我才发现原来我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的儿子,我竟然连他什麽时候有了这种禁忌的感情,都不知道。”

    涟漪已经被僵住了,她简直不敢相信,竟然会从秀妃的嘴里听到这种事。风昭喜欢她,天啊那个她一直当成最铁的哥们,最好的死党的风昭,竟然是喜欢她的。

    从小和风昭一起相处的画面,又一幅一幅冒出来。她恶整风昭那麽多次,还每次都把黑锅推给他,从那都看不出她有值得他喜欢的地方啊。

    “涟漪恐怕从来都不知道吧。其实昭儿本来可以留在京城当个闲官的,是他自己要求要去军营的,而且还是从最底层做起。他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追上他大哥,他只是为了让你看到他,他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比啸殿下差。

    这次你找他帮忙,我心里其实隐隐猜到会有危险,可是,我阻止不了昭儿的决定,也不想去阻止。说不定这次处决反而是种解脱。”秀妃的神色也变得颓然了。

    这次反而变成了涟漪握住秀妃的手,“不是的,那绝不是解脱昭哥哥怎麽舍得让你难过,你忘了他是那麽孝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秀妃看著涟漪紧紧握著她的手,嘴角慢慢扬起一个弧度。

    “是啊,我怎麽糊涂了。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昭儿会平安无事的。那孩子那麽坚强,他一定能撑下去的。”秀妃的脸色又平静下来。涟漪这才放下心来。“我们光顾著讲话了,参汤都放凉了吧。”

    涟漪揭开盖子,一股浓香飘出来,引得人瞬间有了食欲。“不凉,现在正好呢。”於是喊来侍女将汤乘到小碗里,涟漪当著秀妃的面,一口一口的小心喝完。秀妃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这是我亲手做的,恐怕比不得里的大厨。”

    涟漪更加感动,“怎麽会,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参汤了。”直到天色暗下来,秀妃才从盘龙殿里离开。

    涟漪一个人躺在躺椅上,心里一直不能平静,脑子里一直是秀妃讲的那些事。刚才秀妃离开前,还特意嘱咐她,让她不要那些话放在心上。可是涟漪怎麽可能不去想,原本就乱成一团的感情,现在又了一个风昭进来。天啊她抱著头无语问苍天。

    她的感情就一定要这麽轰轰烈烈麽,为什麽喜欢她的,她喜欢的,全都是有血缘的亲哥哥,这在外面的人看来,恐怕是天理不容吧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她今晨因为风彻的温柔而被动摇的心,又因为秀妃的一席话,而变得坚定起来。

    她再这样左摇右摆下去,只会有更多的人被她伤害。她只有拥有一颗坚定的心,才能保护得了自己,保护得了自己的爱人。

    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打乱自己的计划。风彻那麽聪明,早就知道是谁在背後搞鬼了。他却不动声色,慢慢的调集了大军,缓缓的压到边境。

    虽然风晋已经算是风越的附属国,可是因为这几年一直都是风啸全权管理,发展得倒也迅速。而且被管理的极好,就连曾经的流晋军队被管理的极具规模。

    就连风彻也没有冒然的直接一纸诏书,直接宣布废除风啸的太子之位,而是私底下开始慢慢的布置。

    当然风彻聪明过人,风啸却也不是傻子,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个军师文清。就在风彻悄悄的调动部队压到风晋的边境时,风啸的部队也以集训之名,被调往了边境线。两边都不动声色,互相遥遥相看,也不主动冲突。可是那微妙的气氛,却让不少人嗅到了开战的气氛。

    风彻不是傻子,他知道在风啸的治理下,流晋现在也算兵强马壮,贸然开战。就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而风晋退一步来说,还算是他风越的附属国,每年交上来的赋税也占了财政的一半。

    他唯一後悔的是,当年因为流晋的暴动太多,暴民纷纷起义,於是没有直接将流晋归於风越的版图,而是采用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把它变成附属国,然後再蚕食进来。

    这个想法放在以前,绝对是损失最小的好办法。可是现在看来,这就是危险隐患。只要风啸在风晋自立为王,那麽风晋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风彻没有想过,他和风啸也会有这麽剑拔弩张的一天,风啸是他立下的太子,他早晚要将整个风越叫给他,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将风晋交给他治理。

    却不想,这个孩子羽翼丰满之後,竟然会反咬了他一口。他心里清楚,风啸这麽做的原因,也知道风啸这是隐隐逼迫他让步,可是帝王的自尊怎麽会允许他低头退让,更何况还有那个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放手的人。

    涟漪天天待在盘龙殿,也不怎麽出门。又怎麽知道风晋和风越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有朝堂上那不安而又僵持的局面。她只是每日看看书,然後就是在院里摆上一张躺椅,然後在树下小憩,日子过得倒也平静自在。

    杏妃自她回之後,一次也未来看过她。不过涟漪从下人们的流言里听说,似乎是杏妃惹怒了王上,然後被禁足在水漾。其实涟漪心里有数,不过是杏妃找人刺杀她的事败露了,惹怒风彻了。不过那个女人竟然能如此狠心,却不是她料到的。

    原本的那一丝亲情和温暖,也随著那次刺杀而烟消云散。倒是秀妃时常会自己做些点心带过来看她,秀妃温柔而又聪慧过人,涟漪倒是极喜欢她。一来二去,两人竟也熟稔起来。

    这日,涟漪拉秀妃在院子的树下乘凉,秀妃做的桂花糕,带著淡淡的香气,而又不甜腻,分外合涟漪的心意。涟漪从前也不知,原来秀妃不但博学而多才艺,就连厨艺也是拔尖的。於是,边享受著桂花糕,边眯著眼赞叹,“秀妃娘娘的桂花糕简直和八宝楼的一个味”

    秀妃抿嘴笑起来,“我也是找八宝楼里的师傅学的。”涟漪一听,眼睛不由瞪圆。“秀妃娘娘怎麽还用得著自己下厨麽”秀妃拿起帕子将涟漪嘴角的碎末擦掉。“昭儿给我提过涟漪最喜欢吃八宝楼的桂花糕,所以我没事也就去学著做。”

    涟漪听完,楞楞的看著秀妃。“昭儿不是常给你带桂花糕麽,那就是我做的。”涟漪不由皱眉小声骂道,“该死的风昭,竟然还骗我是他去八宝楼里买的”秀妃听到她低声的嘀咕,也就是轻轻的笑笑,脸上是一片温柔的宠溺。

    吃饱喝足,听著秀妃轻柔的嗓音,涟漪不知不觉就靠在躺椅上睡著了。树荫间散落的阳光,像流泻的金泉一般,泄落在她的发梢边,竟似一个沈睡的仙子。

    秀妃在里见惯了美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禁轻轻的屏住了呼吸。心里有些柔软的疼,眼前这个美好的女子,就是昭儿那执迷不悔的执著。

    似乎感觉到身後有冷然的视线在打量,秀妃愕然回头看去。不知何时,风彻竟然回来了,就站在她们身後。秀妃一慌,正要站起来行礼,风彻冲她摆摆手,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後就径自走到涟漪的躺椅前,双臂稍一用力,轻轻就将涟漪整个抱了起来。

    秀妃就这麽看著风彻将沈睡的涟漪抱进了殿内,愣在原处半响才回过神来。再看周围的侍卫和丫鬟,没有一个有意外的表情。她急忙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才又慢慢的离开盘龙殿,回到自己的锦绣。

    ──────────────────────────────────我今天更的特别多哦都有两章的份了

    有件事得和大家说一下,明天要出门~~~

    虽然是29号下午的飞机到学校,

    可是也说不准晚上会不会更新。

    所以大概就先请个2到3天的短假吧~

    另外,亲们到会客室去看看我给你们的留言吧

    希望大家看完都跟我聊下自己的想法~~

    虽然这几天我不在,可是别忘了给我投票和留言啊

    不能忘记我~~~不能啊~~~不然掐你们~~

    等我回来就给你们上番外奖励哟要乖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