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番外)旁观者

住家野狼2016-9-20 23:11:54Ctrl+D 收藏本站

    我叫端木秀,本是翰林大学士端木瑞的独女。

    出身书香门第,所以也堪称饱读诗书,然後被大家抬举为聆风第一才女,可是我心底其实并不在意这些虚名。我期望的不过是像个普通女人,嫁为人妇,然後在家相夫教子。

    直到後来被选为妃子,也并不开心,我心底其实是通透的。也许在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时,我就懂了。那样天生的王者,普通的女子是不能入他眼的,他不会有情也不会动情。

    所以我安安分分,在这後之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可能我那份淡泊还是吸引了他几分注意力。恐怕也是因为我不像其他女人一样争宠,他反倒还喜欢常来一些。

    等我怀上了昭儿,南离又将他们的公主离杏儿送过来和亲,那个南离第一美人,早早就豔名远播,第一次见到时,我也忍不住被惊豔了一把。不是她如何的魅人,正好相反,而是那离杏儿长的清丽雅致,不食人间烟火,美到超凡脱俗。

    当时我还注意到,王上的眼里也闪过明显的惊豔和温柔。那时候我以为,这个男人终於动了心,也只有离杏儿那般天人之色,才入得了他的眼吧。之後,果然如我所料,离杏儿风头大劲,日日专享王宠。

    彼时,我专心的在自己的里养胎,对外界不闻不问。我心底想,那个男人既然有了喜欢的女子,那麽我接下来的要做的,不过是安心把孩子生下来,然後尽心抚养他长大。可是我没料到的却是,虽然杏妃被宠幸的最多,可是那个人却还是没有停止过宠幸别的女人。

    甚至陆续还有别的妃子怀上龙种。我觉得愕然还有些疑问,那日分明在他眼中看过一闪而逝的惊豔,难道天人之姿的杏妃都不能入得了他的眼麽这世上是否真有一个女子可以打动他的心。

    皇里压抑沈的气氛,对昭儿的子和成长影响很大,我满腹心思全放在昭儿身上,到也分不出多余的心思去管别的事。

    直到传出杏妃怀孕,他龙颜大悦,然後全庆祝的时候。我带著昭儿坐在台下,看到杏妃一脸满足幸福的偎依在他身边,他的嘴角带著淡淡的笑意。我默默的想,他心里终究还是有那个女子的。

    杏妃产下了一个女儿。里有人失望,有人得意,得意的不过是那些看不得杏妃一直受宠的妃子,失望的不过是一些将宝压在杏妃身上的朝臣。我却无所谓,整日在自己里,也不喜欢出去应酬那些妃子,只专心的教养昭儿。

    一日起床,发现四处找不到昭儿,正心急如焚准备唤人赶紧去寻。却看到昭儿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锦绣门口,这才轻轻放下一口气。正待斥责他,以後不可独自乱跑,这里满是豺狼虎豹,吃人不吐骨头。昭儿如此小,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这当娘的可怎麽办才好。

    却不想,昭儿一溜小跑过来,埋进我怀里,兴奋不已的拉著我说,“母妃,我有妹妹了,白白软软的一团,好可爱啊”

    看著昭儿脸上灿若朝阳般的笑容,我竟然有些愣住,这是自昭儿懂事後,第一次看他笑的这麽开心,就连当年有了风染,风倾和芝雅这个妹妹时,也没看他这麽高兴过。不过也好,他总算能像个正常的孩童一样开怀大笑。

    小公主满周岁时,总算见到了其人,果如昭儿所说,白白软软的一团,额外的讨喜。谁也不去在意她到底抓了些什麽,只知道那个男人似乎也极开心,凡是她看上的全赏了她。还亲自抱著她一起用膳,记忆中,似乎没见过他亲手抱过哪一个孩子。

    昭儿越来越喜欢往水漾跑,每天的话题里总是涟漪,这也没什麽不好。小孩子有个伴,反而不会孤单。做娘的可以给他一切他想要的,却给不了他同龄孩子间的友谊。小公主一点一点长大,那顽皮的子显露无疑,整个皇都被她当成的乐子。

    昭儿照旧每日都往水漾跑,而且越待越久。一个人在锦绣也无聊,静静的坐著刺绣,却也分些心听著那些里的八卦打发时间。

    全是绕著小公主一个人的,她如何调皮,如何胆大,王上又如何宠溺她。嘴角带著浅笑,听著小公主做出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举动,心里都是满满的笑意,这个孩子与这皇格格不入,却又意外的和谐。

    风吹著树叶抽出嫩绿的新芽,又发黄而落下,当大雪再次铺满枝头时,一年就这麽过去了。昭儿每日的话题还是离不开他的涟漪皇妹,总是兴高采烈的拉著我的衣袖,告诉我涟漪皇妹如何的聪明,如何的机智,又是如何的指挥他作弄夫子。

    我默默的听著,也不责怪他,但也不鼓励他。昭儿从小是我教养的,心里自有评判标准,知道什麽该为,什麽不该为。作弄夫子,顽皮的孩童没少做过这事,我也不太反对他,有些经历他是该有的,而且也不是太大的恶作剧。大人也不会较真,最後也不过是含笑而过。

    随著时间缓缓过去,那些孩童都开始慢慢的长大,小公主也变成了少女,虽然年纪还小,可是脸上早已经显露出致的五官,和一些独特的青涩风情。长大後恐怕不会比杏妃逊色,说不定又要出落成另外一个倾城绝色。

    这些年来,小公主倒是长大了,可是那子依旧顽劣。俨然成了一群孩子的头,而每次闯了祸,背黑锅的事总是落到昭儿头上。

    看著昭儿躺在榻上,一边龇牙咧嘴的疼,一边又傻兮兮的笑。我不由想逗逗他,“知道疼了吧那你还每次傻傻的替人背黑锅。”昭儿马上抬起头看著我,响亮的说,“我是哥哥,当然要保护好妹妹。”看著他一副小男子汉的样,我不由一乐。嗯,原来是为了保护妹妹,还不算傻得太厉害。

    他看著我没什麽特别的表情,於是又开口说,“再说这点疼也算不得什麽。”於是我默默的用手在他受伤的小屁股上一按,他马上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我扬眉看著他这麽点疼不算什麽

    他低下头小声说,“每次我受了罚,涟漪皇妹都会对我很好”

    我笑了笑,知道他疼妹妹,也不再为难他,掀开他的亵裤准备给他上点药。结果已经上过了,还隐隐散发著清香,看得出是极品好药,那些红肿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昭儿看我有些楞的表情,得意的说,“这是涟漪皇妹配的药,比御医的药都管用呢。”

    接下来也会偶尔碰上那位小公主,虽然每次都只是随便打个招呼,并没有深切的来往。可是每次看到她面上清澈干净的笑容,心里总是觉得暖暖的。她就仿佛是这冷沈寂的王里的一道阳光,给这里带来了生气,还有温暖。

    我曾想那个男人恐怕是无情无心的,就连杏妃那样的绝色,都不能打动他。而他膝下一堆儿女,各个都是人中龙凤,也未曾见他和颜悦色的善待过谁。

    直到,涟漪公主的出现。完全推翻了我的想法,他竟然也可以被称为慈父,这个词和他本是如此不搭。

    可是看著宴席高台处,他神色温柔面带浅笑的将涟漪公主揽在怀里,甚至亲自动手喂食,别说台下的众妃子是如何的羡慕嫉妒,就连杏妃自己恐怕也未发现,她面上带著一丝骄傲,可是眼底分明闪过嫉妒的光芒。我静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动声色的看著这一切。

    涟漪公主似乎未曾察觉,只是偶尔凑到那人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些什麽。然後那个人的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最後满目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又将案上摆放满的美味送到她嘴中。

    我轻叹一口气,侧过头看向昭儿,希望他心里不要太失落,生在帝王家,帝心难测,更不是谁都可以享受帝王的父爱。

    果然看到昭儿满目都是希翼和期望,还有一丝羡慕和愤恨。我不由一惊,果然,只有母爱并不能让他满足。

    我轻轻的对他说,“昭儿,别怪你父王,他并不是不宠你。”昭儿身子僵了一会,然後会意过来。笑嘻嘻的说,“母妃多想了。”看他面色如常,我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日子依旧那麽过,唯独外出征战的太子殿下得胜归来。里喜庆非常,忙里忙外的准备著他的庆功宴。昭儿却似乎显得有些心事重重,我并未太在意,只当他心里有些不平。毕竟大皇子年纪比他长不了几岁,却已经战功赫赫,名震天下。他心里有些疙瘩也是正常,可不想庆功宴结束後,我遍寻不到他。

    最终在锦绣中的一个角落处找他时,地上早就丢满了酒坛,这孩子为何会喝这麽多。月色下,他满眼落寞的看著我,看的我心愕然一疼。

    这孩子真这麽在乎大皇子的功名麽,所以本可以留在皇都领个清闲的官职,却偏要自荐到遥远的边关去磨练。这样想著,心里顿时为他又疼又喜,喜的是他争气,疼的是他受苦。

    却不想,他突然冲进我怀里,直把
都市偷心龙爪手最新章节
我撞的後退了两步才停下来。我温柔的安抚他,知道他现在需要的只是陪伴,并不需要多话。

    他似乎喝醉了,抬眸看向我的刹那,我分明看到他泪痕未干的眼角,“涟漪为什麽喜欢大皇兄,她为什麽不喜欢我。”他看著我,一遍一遍喃喃问道,我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敷衍他,“你们都是她的哥哥,涟漪不会偏心的。”

    如果说我开始只当是他孩子气发作了,和哥哥争宠而已。那麽昭儿的下一句话,却真让我入坠冰窟。

    他突然从我怀里挣扎出去,豁出去一般的冲我吼道,“不一样的那是不一样的,涟漪她吻了大哥,她却从未吻过我,这里,我这里已经痛的快死掉了。”他指著自己的心,一副受伤的小兽模样,那麽陌生的昭儿,我第一次看见。

    原来我还是不够关心昭儿麽,他何时有了这种心思,什麽时候变质了的兄妹感情,为何我竟然抓不住任何蛛丝马迹。我只得楞楞的看著他,仿佛现在才第一次看懂他一般,昭儿看著我,默默的闭上眼,也不再言语。

    月色太过皎洁,也太过梦幻,我简直有些分不清梦境现实,却还是清楚的看见了,从昭儿那紧闭的双目中,慢慢滚落的泪珠。这是记忆中,从他懂事之後,第一次看到他流泪,你的心有那麽痛麽痛到你已经无法承受了我的昭儿啊。

    自己的儿子爱上了他自己的亲妹妹,我想我比昭儿更茫然,我应该阻止的,可是那一夜,看著昭儿那麽痛,我怎麽说得出任何一句让他更伤心的话来。

    “你决定了麽”我只想知道,昭儿的决心。他看著我的眼神,是那麽的明亮和坚定。我听见他一字一句的说,“母妃,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轻叹一声,这孩子为什麽要选这麽苦的一条路。“你会後悔麽”昭儿的唇边泛起璀璨的笑颜,“我永远不会後悔。”好,我在心里答应他,既然你不後悔,那麽母妃绝不会去阻止你,孩子已经长大了,有自己想去做的事,自己该去承担的责任。

    自那次之後,我变的更少出门。却突然有一日,有人通传,说涟漪公主来了,我隐隐间猜到恐怕是要出什麽事了。

    昔日的小女孩已经完全长成美丽的女子了,当年就猜到她必将出落成倾城绝色,真看到时,还是有些楞住。柔和了杏妃的清丽脱俗,遗世独立,明眸清澈的仿佛春日的溪水,干净清澈的仿佛能将人倒映出来,唇边的笑颜,更是如三月暖阳。让看的人打心眼觉得温暖起来。

    这就是昭儿执迷不悔的女子啊,果然有她的独特之处,只恐怕这世间的男子都难逃这明眸如水,笑颜如花。

    她一如往日的快人快语,让我唤昭儿入。我想,她必定是有事要求昭儿,昭儿如今已经立下不少军功,位列将军。她要托付昭儿的事,恐怕不简单。可是没有犹豫,我立刻唤了丫鬟出去请昭儿。

    我永远记著那日,昭儿说他永不後悔时的坚定。也许这次的决定,会害了昭儿一生的命,可是我更知道,若是我不告诉昭儿,他一定会後悔一生。我宁愿让昭儿毫不後悔的过完自己短暂的一生,也不愿让他在後悔和不安里过完下辈子。

    也许这不是一个母亲该做的决定,可是,孩子长大了,应该让他自己去飞。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云妃逃出了,事情查了出来,昭儿脱离不了干系。我看著昭儿笔直的跪在大殿中央,我心里是痛的,但是同时我也骄傲。

    昭儿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儿,并没有因为畏惧,而将罪责全部推给下属,甚至他从容的决定赴死。看著他跪的笔直的身影,我只觉得欣慰。

    记得小时候我交给他的第一个道理就是,你是男子汉大丈夫,要言而有信,要敢作敢当。昭儿,你一定没有忘记是不是你也全部做到了,别担心,娘不伤心,娘只觉得高兴,你永远都是娘的骄傲。

    台上的涟漪公主情绪激动为昭儿求情,甚至不惜跪在那个人的面前,我看到那个人死青的脸色,知道他真的动怒了。

    他生气的宣布昭儿他们三日後即将被处死。我心里陡然变得冰凉一片,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看到涟漪公主晕过去的画面,那个人焦急的将她拦腰抱住,脸上的神色竟然是心疼万分。

    只是当时我并未多想,反而是看到昭儿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他一定觉得值得吧,他心心念念的涟漪皇妹,竟然会为了他跪下求情,甚至为了他昏厥过去。

    直到昭儿被压下去时,昭儿侧过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是一抹不舍和抱歉,我知道他想说什麽。是抱歉不能回报我的养育之恩吧,可是这不要紧,昭儿,只要你觉得不後悔就够了。我回以他一抹骄傲的浅笑,然後看著他挺直脊梁,一步一步的踏出大殿。

    我的昭儿,从来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那三日,整个锦绣里伺候过昭儿的侍卫和丫鬟们,都有些心思不宁,甚至还避著我偷偷抹眼泪,似乎生怕让我也难过。其实我一点都不难过,昭儿只是在做他自己觉得对的事罢了,我每日依旧学著做些点心,然後看看书,闲来绣绣花草。

    却不想,本该是昭儿被处决的那日,竟然传来涟漪公主被劫持,然後受伤被王上亲自抱回。我不由勾唇一笑,果然,我就知道昭儿不会如此命薄,更何况,我也相信涟漪公主,她对昭儿并非无情,她又怎麽会眼睁睁看著昭儿去死。

    这一切,也许就是涟漪公主设计的,但是她受伤确是真,并且救下昭儿也是真。

    我忙唤过丫鬟,准备好食材後,亲自为她炖上一碗补气血的参汤,准备送过去。再次见到涟漪公主时,她依旧美如仙子,只是昔日那双清澈明眸,似乎蒙上了尘。

    我看出她内心的挣扎,她其实也很犹豫和挣扎吧。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边是从小长大的哥哥,她帮哪一边都势必要伤到另一边。

    於是,我开始讲昭儿小时候的事,一直讲到昭儿对她的心意。我觉得她有权利知道这一切,包括昭儿做的决定,并不是想用昭儿的情打动她的心,我只是希望她也给昭儿一个机会,让昭儿能和其他人一样,有一个争夺她的心的机会。

    也许,这是我这个做娘的,唯一能为昭儿争取到的机会。

    杏妃和涟漪公主不和的消息,整个里早就传遍了。我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看到涟漪公主总是忍不住想要多宠她一些,更何况听说杏妃待她并不好。

    於是,常亲自做些小点心,然後带去看她。她特别喜欢吃桂花糕,以前昭儿特意和我说过,也知道我有一手好厨艺,於是,常央求我做了桂花糕,好让他带给涟漪皇妹,去邀个赏。

    和涟漪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温暖很惬意。就算不聊什麽,只要这麽坐著看著她吃东西,也会让人心里觉得很舒坦。也许这就是大家都那麽喜欢和宠爱她的原因吧。

    看著她吃饱了开始犯困,我静静坐在一边,看她沈睡的小脸,美丽的如同坠落凡尘的仙子,让人舍不得眨眼。待回过神来时,却看到那个男人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身後。

    虽然这里是他的殿,可是接连来了几次,都未曾遇上,陡然遇上,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正要起身请安,他一摆手示意不必。

    然後就见他动作极其轻柔的将那个沈睡的仙子,小心翼翼的抱起,然後走进大殿。我在原地僵住,眨了眨眼睛,知道自己不是做梦。却依然有种做梦的感觉。

    再看了眼周围侍卫和丫鬟们的神色,竟然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神色。看来这样的事情是常常发生,可是,我刚才分明从他的眼里看到柔情万千,深情似海。

    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只因我从入开始,就一直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著他的生活。不论是和哪个妃子绝色在一起,我也从未在他眼中看过如此浓烈的深情。深得要将人溺死其中。

    这真的是那个被称为无情无心的绝世帝王麽,那时的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坠入爱河的普通男子。我就仿佛触碰到了最不了得的禁忌一般,马上起身告退。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汹涌不已。直到此时,我才发觉,曾经所有不能解释的事,都有了答案。包括为何王上唯独宠爱涟漪,杏妃为何与涟漪不和,为何每次有关涟漪的事,他总是会失去冷静。

    昭儿,不知道你知道了麽,你的竞争对手竟然是那麽强大的一个人。你还是会觉得不後悔麽而涟漪自己呢,不知道她知道了没有,我甚至已经可以预见以後那惊天动地,举世皆惊的动荡了。

    最後,我默默的笑了。不论以後发生什麽事,都和我无关不是麽。我从始至终,一直都只是一个旁观者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