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游戏开始

住家野狼2016-9-20 23:13:42Ctrl+D 收藏本站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正赶上父子相残的好戏呢。”青亦突然自人群中站了出来,嘴角是一抹残忍的笑意,眼里有著浓厚的嘲笑。

    风彻和风啸俩人俱是一愣,然後不约而同的把矛头同时指向了後来的青亦。

    “青王好兴致,我只是来把这不听话的女儿找回家。”风彻不怒不喜,面上的表情同样显得高深莫测,他很了解青亦这个人,在他面前示弱绝对是自寻死路,只有让他不透你的底细,他才会对你有三分顾及。

    风啸黝黑的眸子淡淡的看著他,刚才还频临崩溃的情绪,也一瞬间就隐藏的完美无缺。

    青亦嘴角依旧带著浅笑,如狼一样的目光在风彻和风啸脸上扫过,“都说虎父无犬子,风家父子真是不可小看,就连那个风雷将军,本王的部队也在他手上吃过不少亏。”

    风雷将军,在场的只有涟漪不知道这个名字。这是最近几年来风越边境上流传最广的名字,那是风昭的称号。他一直在驻守在边境上,经常将周围边境上一些蠢蠢欲动的匪盗和有组织的掠夺马队给扫荡的很干净。

    不过直到此刻青亦大方的承认,在场的众人才明白,原来那些看似毫无组织和领导的匪盗和马队都是青亦的手下。近年来一直在几国边境上扫荡,难道是为了清各国的军队实力这麽说,青亦很早之前,就存了要并吞四国的心。

    风彻的眸子黯沈了几分,他不动声色的给风啸去了一个眼神。风啸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就算他们父子之间斗得如何凶猛,但是也绝对不容外人侵犯风氏的威严。两人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悄然的连成了一串。

    “那麽青王今日到此,有何赐教”风啸默默的往前了一步,看似是问话。其实是朝涟漪靠近了一点,为了关键时刻保护住她。

    青亦怎麽会看不出他的意图,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热烈。“啸殿下最近风头很劲啊,不愧是风王的嫡子。不过,你还是太嫩了。”

    风啸皱了下眉头,似乎明白了点什麽。可是还是太迟了,冷月抓著涟漪,竟然在他身形初动的时候,已经闪到了青亦的身边。

    这下吃惊的除了风啸,还有涟漪。涟漪难以置信的惊呼,“冷月”

    青亦突然将一直手搭在了冷月的肩上,然後对著涟漪笑得不怀好意。“涟漪公主,咱们又见了,你还是如此的风华绝代,美得让人心痒难耐啊。”

    涟漪对著他那双野兽之瞳,总是有种自己被锁定了的感觉,不自觉的靠後了一步,反而整个人都贴到了冷月的怀里。青亦看到她这个下意识的动作,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冷笑。

    “我都忘了介绍了,他叫青月,正是令弟。也许公主比较习惯叫他冷月。”青亦的眼神再看到涟漪难以置信的眼神时,笑得更灿烂了。

    那种笑容就像是,野兽将自己的猎物玩弄於鼓掌之中的得逞,看著风彻和风啸狼狈的神色,青亦突然觉得心里额外舒畅。

    果然,这世上最畅快的事,还是将猎物玩弄在掌中,最後再来个致命一击,看著他们陷入绝望,再给他们一丝希望,然後再毫不留情的毁灭他们。

    而他,现在手握著这场追逐游戏,最厚重的筹码。他走到涟漪面前,捏起她消瘦的下巴,将她的脸凑向自己,然後像野兽一样的凑在她颈子和脸颊旁,深深的嗅了几下。做出陶醉状,“佳人如此销魂,无怪乎要引得父子相残。”

    风啸的眼神从冷月站在青亦身边,就没有再清亮过,暗沈沈的一片,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麽。他只是那麽深深的凝视著涟漪,一语不发。

    其实现在谁都知道,涟漪落在了青亦的手上,整个游戏的规则,都是他说了算。风彻是这群人里最了解的青亦的人,这个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野兽,越是不让他得到,他就越是感兴趣,这个时候若是越显得不镇定,就越发的引起他想玩下去的愿望。

    此时,越镇定越沈得住气,才是最好的对策。风彻的声音淡淡的,仿佛在谈论天气一般,“青
宠物店的男人们sodu
王有什麽条件不妨直说。”

    青亦瞥了他一眼,然後突然伸手一撕,竟然将涟漪的衣衫扯烂了,露出了半个圆润的香肩,风彻和风啸的瞳孔同时收缩了一下,这个禽兽,他到底想干嘛

    涟漪忍不住挣扎了一下,却被冷月更紧的止住了。涟漪看著青亦凑得越来越近的脸,忍不住身子轻颤,这个像狼一样的男人,总是让她感觉到最原始的威胁,那麽的直接,那麽的强烈,那种随时都有丧生危险的感觉。

    青亦看著涟漪有些惨白的小脸,毫不怜惜的咧开嘴,然後张口就在涟漪的肩上咬了一口,顿时,雪白的香肩上鲜血四溢。那个禽兽竟然咬的那麽狠,那麽毫不留情

    风彻悄悄的握紧了自己的手掌,指甲都扣紧了里。风啸的喉头动了动,然後将涌上来的血气,又给强压了下去,自从被涟漪给气得震伤心脉之後,他一有情绪波动的时候,总是显得血气不稳。

    “我可从来不知道怜香惜玉”青亦笑的很猖狂。

    涟漪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是,此时此刻,她竟然不像平时那样,哭得梨花带雨。然後向风彻风啸撒娇喊疼了,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咬住下唇,将差点喊出来的痛呼给忍住,眼眶里的泪水转来转去,却始终不肯落下。

    青亦看著她的表情,显得很惊讶。据他所知,这位公主平时被风彻宠坏了,可娇气得很呢。他伸手掐住涟漪的下巴,故意将嘴边的血渍舔去,然後面带微笑的问。“多可怜的小公主,你看你疼得小脸都白了,来告诉你的父王和大哥,你好疼啊”

    涟漪怒瞪了他一眼,小脸依旧惨白,却咬牙切齿的说出一句话。“我们风家人,向来是宁死不屈”

    此话一出,青亦的脸色也不由楞了一下。更别提站在那边的风彻和风啸,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涟漪,那个一直以来都被捧在手心疼的宝贝,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屈辱和伤害,却也第一次在没有他们保护的情况下,说出这样倔强的话来。

    风彻和风啸的眼里,同时闪过心疼和赞赏。疼她受的痛和委屈,又欣慰她在这个时候,依旧保存了作为风家人的骄傲,这才是他们骄傲的宝贝。

    “哦我到真想看看小公主能有多硬呢”青亦似乎被她挑起了兴趣,笑得更不怀好意。

    风彻知道他一定会用比刚才更重的手段惩罚她,冷冷的出声。“青王,适可而止。我风越也不是仍人欺辱之辈。”在场所有的人,听到他威严而冷硬的声音,都不会怀疑他的决定。

    若是青王再继续下去,风越恐怕不惜以举国之力,也要和青川拼个两败俱伤。而这样的结果并不是青王想要的。

    他突然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小公主太有趣了,害我把正事都给忘了呢。”

    他看著已经濒临爆发的风家两父子,很无奈的摊手,做出一个与他无关的手势。“小公主就先到我青川做客吧,若是你们用南离的玉玺来换她。也许我会放她回家哦。”

    在场的人又是一震,这个家夥好歹毒好险的心思,竟然用涟漪威胁风家,这样他就可以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的,坐等风氏父子灭掉南离,然後再双手奉上,自己却不需要出动一兵一卒,坐享其成。

    涟漪一听他的要求,马上对著风彻和风啸摇头,示意他们不要答应这个变态的条件。

    可是,最终风彻和风啸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後同时点头答应了下来。

    青亦看著他们的妥协,突然就眉开眼笑。很好,从现在开始,游戏正式开始了

    ──────────────────────────────────我今天可是玩命更新了本来以为是要停更了。

    结果还是码出来了,1个小时啊我自己都要疯了

    真的真的是太忙了,时间都是做挤出来的。

    所以你们不给我票票,你们对得起我麽

    话说,我干嘛这麽拼命啊真是累死自己了

    还不都是赶出来给你们看的 t 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