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9.征战前夕

住家野狼2016-9-20 23:15:52Ctrl+D 收藏本站

    风啸骑在马上,停在远处的山坡上,向下俯瞰著那密密麻麻的风越大军。其实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征战的准备,只是此时此刻他仍然忍不住有些唏嘘,原本和风越一触即发的形势,竟然因为青亦的介入,而转变为与风越联手出兵南离。

    看著风晋和风越的同盟大军,风啸的心里也恍惚了。从前,他几乎没有和风彻相处过,要谈到父子感情,那就是一片空白。

    所以就算要和风越交战,他心里也不会有多少顾及。虽然他知道那个男人为了培养他,也确实花费了不少心血,若是换成另外的任何一个女人,他和他都不至於走到今天。但是那个人偏偏是涟漪。

    只有这个人,他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就像师父曾经语言过的那样,你会爱上一个女人,为了她你会征战四国,为了她你会骨分离,孤家寡人,为了她你甚至会放弃天下。当时觉得很可笑的预言,却一一成真了。

    想到师父仙逝时留下的那封信,嘱咐著他一定要亲自教到涟漪手里。那时候,涟漪还耍著小聪明故意想让他看信,其实她不知道,那封信是师父当著他的面写的,信里的内容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看著师父在信里措辞小心的恳求那个小女孩,以後要待他好一些。他当时心里确实有些古怪,且不提涟漪是他的妹妹,向来只有哥哥宠妹妹一说,怎麽师父却要妹妹待哥哥好一些,更何况涟漪也不是外人,是他的亲妹妹,本不存在待他好不好的说法。

    直到他像是入了魔一般的爱上那个女孩,他才明白了师父为什麽会写那封信。他是不是早就预知了後事的发展,知道了她一定会变心爱上别人,所以才恳求她待他好些

    怀里还揣著她亲手绣的丝巾,每当想她的时候,总是喜欢拿出来看看,看著那别扭的阵脚,歪斜的字迹,不但不觉得可笑,甚至心里还甜蜜的像是打翻了蜜坛。

    风啸仰头看天,重重的叹了口气。涟漪,你知道麽不管是注定的好,天定的也罢,我爱你已经爱到发疯了,就算要为了你背上弑父和乱伦的罪名,我也不会放弃的。涟漪这几天又开始变得魂不守舍了,自从听到青月说风啸带著大军直奔南离起,她的心就再也没有平静过。

    啸哥哥,啸哥哥,啸哥哥涟漪在心里默念了成千上万遍,你能不能听到我在喊你。你明明知道我爱上了风彻,更知道我甚至和风彻发生了那种关系,为何你还是愿意为了我出兵南离,为了我这样的女人,真的值得麽

    就算风啸的威猛早就传遍了天下,他曾经率兵攻下流晋的事,也记载在史书上,可是涟漪还是转辗反侧,心神不宁。

    一次又一次的,每次都是因为她,才使得风啸一直奔赴在战场上。先是流晋,现在又是南离。涟漪抱著头缩在马车的角落里,默默的悲哀,为什麽爱上她的人,就没有一个好下场呢,风啸是这样,风彻又何尝不是这样。

    她闷著头缩在一旁,将自己这一生慢慢的回想了一遍,是怎麽爱上风啸的,又是怎麽千方百计的追到了风啸。後面又是如何被风彻给打动,怎麽察觉自己爱上风彻的,然後就是
萌娘守护者小说5200
在这两个人之间摇摆不定,同时伤了他们又伤了自己。

    最後的画满定格在那一天,风彻冲她张开怀抱,她竟然丝毫犹豫都没有,就那麽直直的朝那个人跑去。她还记得风啸脸上当时心碎的表情,还有那种绝望的眼神,她怎麽能忍心,伤他那麽深

    他将会纵横天下,一统四国,唯独只有你,你可以毫不费力的摧毁这个战无不胜的男人。她想起了文清,那个教了她七年太学的学傅,也是风啸的师兄。临走前,他就这麽凝视著她,说出了那一番话。

    是的,她可以毫不费力的摧毁这个男人,而她,已经在开始摧毁他了。涟漪更是後知後觉的想到,曾经风啸还给她带过一封天玄老人亲笔信,里面是一个师父言辞恳切的希望她日後能善待风啸,她当时不是满心答应了麽。“喂,你过来”涟漪突然将头伸出窗外,冲著一直骑在她马车不远处的青亦和青月两兄弟招了招手。

    两个人骑在一起,同时听到了她的声音,却不知道她喊的是谁。於是,互相对看了一眼,一起凑到了她的马车旁。

    “爱妃,想我了”青亦笑得有些恶劣,有些欢畅。可是讲出来的话嘛,还是那麽的让涟漪觉得讨厌。

    涟漪白了他一眼,然後转头对青月说。“有四国地图麽我想看看。”

    青月楞了一下,然後点了点头。反倒是被她凉在一边的青亦有些不爽了,“爱妃看地图做什麽难道你也要学那些探子,将我青川的地图画下来送回风越”

    涟漪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啊。她若是要做探子,还公然向他这个王讨要地图,她简直有些怀疑他的智商。这个单蠢自大的野兽男

    青月向侍从取来了地图,然後从马上跃到了马车上,一掀帘子就坐了进去。青亦看著他进去了,又有些好奇又有些不悦。於是也从马上跃到马车上,学著青月一样,掀开帘子坐了进去。马车原本还显得有些宽敞,可是坐进来两个壮实的男人之後,就显得有些狭窄了。

    “你进来干嘛”涟漪不悦的瞪著青亦,一脸的不悦。

    青亦看著青月和涟漪坐得有些近,脸色也不太好,走到涟漪身边坐下,狭窄的马车空间,现在显得更拥挤了。

    青月将地图在小几上铺开,然後示意涟漪看。涟漪第一次看到地图,显得有些新奇,不像现代那样标的清清楚楚,还有山川河流的名称。这地图只是简略的将四个国家的图形画了一下,然後将各国主要城市标注了一下。

    涟漪终於找到了风越和南离交接的地方,“啸哥哥他们到了哪里”

    青月瞥了她专注的小脸一眼,然後垂下眸子,伸出手指了一下。涟漪低头看去,那里离南离已经很近了,这麽说风越的大军马上就会与南离的守军遇上了。

    “那麽到达南离需要几天”

    看著她有些焦急的小脸,青亦了一句。“若是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两日内可到。”

    从风啸集结了大军出发到今天,正好是两日

    涟漪的心陡然沈了下去,啸哥哥,你千万要平安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