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0.又遇故人

住家野狼2016-9-20 23:16:19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自从知道了风啸和南离的战争正式拉开了帷幕之後,就整天提不起神。青亦看著她没神,倒也没有三天两头就来找茬了。

    而到达青川的王都北辰的时候,涟漪直接被安排住进了邀月殿,看著一大圈的使唤丫头,涟漪有些咋舌,青亦这个野兽,实在是太人渣了,一个邀月殿里就差不多百来号的下人,再加上别的殿,光下人就得上万吧。

    青亦一回到里,就去处理政事了。青月带著涟漪在花园里逛逛,熟悉环境。涟漪跟在他身後,看著他显得有些冷清的背影,竟然忍不住想主动和他搭话。

    “你是什麽时候离开青川的”

    青月微微一愣,然後回过头看向涟漪。“十二。”

    这下换成涟漪愣住了,十二岁就被派到别国去做探子了,他心里其实挺害怕的吧。因为尖细的身份一旦被发现,下场通常都是死。

    “你父王怎麽舍得”涟漪不知不觉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青月冷冷的笑了一下,“在青川,父母从不溺爱孩子。”

    涟漪点点头表示理解,这就像中国历史上一些蛮夷的部族,总是在孩子成年之後,就要送他出去试炼,平安回来之後才能得到部族里的认可。

    “所以你被派到流晋去做侍卫”涟漪大胆的猜测著,青月看著她淡淡的点了点头。

    当时的试炼内容不过是将他送到流御的身边,当一个低等的侍卫,只要他待满三个月,就可以回到青川,甚至父王已经决定宣布王位的继承人是他。

    可是,偏偏在一次围猎的时候,他因为箭法超群,而被流御破格提升到身边,做了贴身侍卫。他的处境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自己想回去,却不能贸然的回去。期望父王派人接自己回家,可是为了他的旷世霸业,他选择牺牲自己的儿子。

    不但没有人来接他回家,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的任务被指派给他,仗著他身处在深,又深得流御的信任,那些年他确实替青川弄到不少情报。

    只是青月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一待就是七年,跟在流御身边的日子几乎要与在家的时间一样长了,很多时候他也会产生迷茫,自己的生父只把自己当成工具在利用,而流御则是将自己当成了信任的左右手。

    直到流晋被风越灭国,流御对他说,“你跟在我身边最久,现在流晋亡国了,我已是自身难保,你可以另寻明主。”他当时心里斗争的极其激烈,想要回到青川,却又辜负不了流御这麽多年的真心相待。

    最终,他选择了继续待在他身边,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最起码要确定他安全无虞,这样自己也才能放心的离开。而後,这一留又是七年,他陪在那个男人身边,在聆风城一住就是七年,那七年来他们不断的想要侵入风越的皇将流云裳带出来,却一次次的失败。

    涟漪看著青月,被他曲折又坎坷的人生给打动了,原本对他的埋怨也
美丽妈妈的YD胴体最新章节
慢慢的收起来了。其实谁都有自己的苦处,她突然开始理解青月了,若是她处在他那样的位置,恐怕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过涟漪心里还是有个疑问,她看著青月显得很暗淡的眸子,轻轻的问。“你不是一直陪在流御身边麽又怎麽成了啸哥哥的人”

    “流晋灭亡的时候,啸殿下没有杀我们,然後流御和他谈了些条件。”青月说的有所保留,似乎有些东西还不能让她知道,但是涟漪能感觉到,青月在讲话的时候,对风啸有些不自觉的敬畏,难道是因为在他身边待久了

    虽然没有特别大的进展,可是涟漪觉得今天还是值得了,最起码她消除了对青月的偏见。这个人并不坏,他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做事,而他还救过自己很多次。

    涟漪心里突然就释怀了,她对著青月笑了笑,像是想安抚他。青月的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波澜,然後不动声色的垂下头。“其实”

    “什麽”看著青月欲言又止,涟漪有些莫名的看著他。

    青月又瞥了她一眼,才说道,“避月殿是历代王後的殿。”

    啊什麽涟漪开始还有些迷糊,怎麽突然提到避月殿,直到她後知後觉的抬头看到头上的殿门,才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当然,这个颤动绝对不是害怕,而是愤怒这该死的青亦,他让她住的地方就是避月殿。难怪青月来带她去走走的时候,眼神一直有些古怪。

    “我要搬出去”涟漪当机立断的决定。

    女们迅速跑到大殿去询问青亦,结果那个家夥只让人带回来了一句话。

    “听说风越和南离打得很凶。”

    涟漪嘟著嘴,选择了屈服。她担心风啸,却又没有任何渠道得到他或者是前线的消息,所以她必须要依靠青亦,从他那里知晓风啸又攻下了多少城池,又剿灭了多少军队。

    她咬牙切齿的走回了避月殿,怎麽看这个殿都不觉得顺眼,正一个人生著闷气时。突然发现殿里变得很安静,那些一直围绕在她身边的女们,已经全部退下了。

    这到底是自己好像没有让她们退下啊涟漪突然变得警觉起来。

    然後,就看到一个穿著更豪华店的女,推开门朝她走了过来。涟漪谨慎的看著她,有些不清她的意图。这个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张笑脸素白明净,眨眼一看并不出众,只是那双秋水似的明眸,顾盼间有些妖娆的风情。

    竟然有些四层相似的感觉,涟漪不自觉的就走了神。直到那女子走到她面前,伸出手了她的头,有些痛惜的对她说,“怎麽变得这麽瘦了受了委屈麽”

    涟漪的双眼不可思议的睁到最大,小嘴都有些忍不住张开。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竟然会在这麽陌生的地方,而且在这麽守卫森严的深里,再次见到这个人。

    她的眼眶顿时开始发酸,眼角也泛起泪光,有些委屈的唤她,“云姐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