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3.逼你就范

住家野狼2016-9-20 23:17:40Ctrl+D 收藏本站

    这两天涟漪的生活过的那叫一个彩纷呈,似乎整个後的嫔妃都聚集到了这个邀月。有示威的,有拉拢的,有讨好的,也有来探听的。总之,就是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涟漪算是开了眼界了,一个青川後,简直包罗了各种姿色的美女,简直让她惊叹。不过这些女子却不像她们相貌所表现出来的那麽美丽和善。越是漂亮就越是危险。

    可是最烦的还是青亦,涟漪和他说了几次,他还是装傻,就是不解释清楚,让一干人都以为她就是未来皇後。他是想看她们齐心协力整死她麽反正他都不怕後院起火了,涟漪觉得自己要是不风风火火闹上一场似乎对不起青亦的期望。

    就在她忍无可忍,决定豁出去,和青亦的嫔妃们杠上时,苗头一下子又换了人。

    原来风越和青川和亲的公主,已经到了北辰外了。明天还要举行一个盛大的仪式,然後由青亦亲自将她迎进里。

    涟漪虽然住进了邀月,可是这麽久了,却从未传出青亦宠幸过她的传闻。大家都以为王上对她已经腻了,这会又传出又新的嫔妃要入。相比下来,似乎後面这个的威胁比较高。涟漪倒是有时间喘口气了,她和云裳坐在小厅里,将不相干的人都赶到一边去。

    “晴雨公主这次过来,也许是个机会。”云裳笑著说。

    涟漪想到晴雨那天宴会後和她说的一席话,觉得不太乐观。“我看未必,这是乱上添乱罢了。”

    云裳不解的看著她,涟漪无奈的解释给她听,“晴雨和我谈过,她看上了青亦,让我不要介入。我现在不但在青亦王,还住著这邀月,你觉得她会把我当成朋友还是敌人”

    云裳揉了揉头发,那岂不是意味著敌人又多了一个。“不过,暂时她们都忙著对付晴雨公主了,咱们可以清闲下来讨论怎麽出。”

    也对,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青亦也不是个简单的家夥,青川王被护卫把守的严严实实,想逃出去,没有严密的计划,还不就是一口空话而已。

    真是说曹,曹就到。涟漪还没和云裳说上几句,外面就传,王上到了。

    这几日,青亦忙著处理积累下的政务,基本就没出现过,涟漪难得清闲和高兴几天。所以看到青亦进来,也不打招呼,更不行礼,直接无视他。

    “怎麽被欺负了”青亦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似笑非笑,不但看不出有任何担心的地方,反而让人觉得他在等著看好戏似地。

    涟漪顿时忍不住回给他,“没看到你想看的,很失望吧”

    青亦满不在乎的摊手,“你的小爪子藏得很深,不过早晚有天你会伸出来。”说完,他还比了一个野兽捕猎的动作。

    靠这个自大的男人,他把自己当成什麽和他一样的野兽麽

    不过下一瞬,涟漪就明白了过来。“你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他可以安排的,他安排自己住进邀月,就是他下的战帖。

    青亦笑了笑,“没有办法适应後的女人,通常下场都不会太好。”

    所以,你就故意把我放到这个显眼的位置,让後的女人们都疯了一样的咬过来。涟漪突然冷笑起来,既然你这麽想看戏,不满足你岂不是显得我很小气。

    “想必我八妹会很合你口味。”涟漪瞥了他一眼,恶意的说。

    青亦牢牢的盯著涟漪的脸,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爱妃,你这是在吃醋麽
娶我妈妈吧帖吧
”说完,又笑眯眯的加了一句,“被欺负惨了,可以来找我,我的怀抱可是一直对你开放的。”

    “哼我还看不上呢。”涟漪鄙视的说,然後扭过头不看他。

    下一瞬,却忍不住惊呼起来。青亦这个鲁莽男,竟然直接把她抱住了,她有些惊恐的抬头看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那双野兽之瞳闪烁的是势在必得的光芒。

    涟漪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逞一时的口舌之快,男人和女人的力气相差悬殊,况且这里是他的地盘,惹恼了他,自己也不好过。涟漪并不怕死,但是女人总有一两样顾及的事,比如被强迫。

    “你知道惹我生气,不是什麽明智的事。”青亦凑到她颈子旁深深的嗅了一下,这个动作每每让涟漪有些战栗,觉得自己仿佛把压在兽爪下。

    青亦伸出手涟漪的小脸,那种滑嫩的感觉,让他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乖乖做我的女人不好麽可以少受很多罪。”

    涟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做你的女人才是受罪好不好,光是後那群庞大的女人,就可以把自己撕碎了,然後啃得一干二净。

    青亦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麽了。陡然就爽朗的笑了起来,“做了我的女人,我又怎麽会让她们欺负你。”

    涟漪用力推开他,然後站到安全的地方。“我没兴趣,她们要来就让她们来。你这麽期待我亮亮爪子,我就让你看看。”

    青亦的眸子里微微闪过不悦,却还是保持住了一个男人的风度,没有继续强迫她。只是抿著嘴说,“那我就拭目以待,不过我说过的话,一直有效。”

    然後有些气冲冲的离开了邀月,直到他走远了,云裳才不动声色的进来收拾茶碗。

    看著涟漪一副心魂未定的样子,悄悄的安慰道,“别怕,还有我呢。”

    又谨慎的环视了周围,才凑到涟漪耳边小声的说。“晴雨公主已经到了北辰,还有一个人也过来了,你看到他会很高兴的。”

    这句话马上勾起了涟漪的兴趣,还有一个人也跟著来了,到底是谁涟漪虽然身份未明,既不是人也不是嫔妃,可是还是破例可以参加这个晚宴。看到青亦让人送过来的一大堆衣裳和首饰,她虽然很不屑,却还是得打扮的像样一点。而且心里一直对云裳说的那个人很期待。

    就素她怎麽追问云裳,她也不肯多说一句,只说她看到就知道了。

    害的宴会开始前,涟漪一直坐立不安,终於熬到宴会开始。涟漪到了大殿之後,才发现除了两位贵妃和平时受宠的几位的妃子,她的位置被安排在最底下。不过这样也好,可以不用看到青亦。

    对於从来都是坐在风彻腿上,在主座上俯瞰大殿的涟漪来说,头一次坐到最末的感觉,有点新奇,有点有趣。

    她这个位置离了青亦十万八千里,就算在下面躲著做点什麽小动作,上面也是看不见的吧。

    直到大家都入了座,涟漪才看到对面坐了一些男人,似乎是青川的几位大臣,看上去都很魁梧壮实。

    涟漪对坐的男人,自第一眼看到她起,就眼前一亮。然後一直咧著嘴对她笑,就连喝酒的时候,酒从两边洒了出来,湿透了他的衣襟,他也不知道似地,傻傻的呆呆的,特别逗乐。

    涟漪低著头偷偷的笑了一下,结果不止对面一个男人楞了,周围的几个看到的,无一不僵硬住。然後都呆呆端著酒杯,变成了真人石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