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8.陪你赌一次

住家野狼2016-9-20 23:19:53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被几个女搀扶著回了邀月,青亦那天在邀月陪了半日,直到最後才回了自己的盘龙殿。

    这件事立刻轰动了整个後,王上为了那个邀月的女人,竟然把一直受宠的苏贵妃打入冷了。而且还陪著那个女人一下午,就为了安抚她麽

    直到青亦走了之後,涟漪才撇了撇嘴,回复了原本的样。完全看不出方才一副委屈又默默隐忍,让人倍感心疼的神色。

    看著她瞬间变脸,云裳反而笑出声来了。“你啊多装一秒都不行啊。”

    “拜托,云姐姐,你不知道做戏很累的啊。”涟漪柔柔自己的双颊,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僵硬掉了。

    不过那个苏贵妃竟然明目张胆的把主意打到她的头上来了。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是吧涟漪自己也不知道怎麽了,自从风昭差点被自己牵连的死掉之後,最抗拒的就是身边的人,因为她而受到伤害。

    所以知道青月被苏贵妃利用陷害之後,马上变得怒不可遏。而那个苏贵妃偏偏又自己撞到枪口上来,不收拾她一顿都不解气。

    云裳拿了一块干净的是湿帕子过来要给涟漪擦脸。涟漪伸手接了过来,然後把刚才假哭一场留下的泪痕给擦拭去。

    “刚才苏贵妃的那一耳光”云裳有些担心,又细细的查看了一下涟漪的脸。

    涟漪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云姐姐,你别担心。其实她本没有打到我,我只是顺著她的手势,然後自己跌倒在地上。”

    云裳一愣,然後忍不住微微笑起来。“你这个鬼丫头刚才看到你摔在地上,吓死我了。别说青亦要惩罚那个苏贵妃,要是你真受伤了,我也绝对不放过她。”

    涟漪倍受感动,牵住云裳的手。“云姐姐,你对我真好。其实你本不必以身犯险,亲自跑到这里来。你和流御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在那深之中,你陪了我十年。还有什麽能比得过这情谊”云裳淡淡一笑。

    还没等涟漪要说些什麽。外面有人通传道,“林贵妃到”

    涟漪和云裳默默的对视一眼,刚刚解决了一个苏贵妃,林贵妃就来了。

    她的来意到底是什麽其实要是想必下来,涟漪更喜欢苏贵妃作为敌手,因为她的喜怒全放在脸上,这种敌人在明处,比较好防范。

    至於林贵妃,她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对谁都礼让三分,也从来不恃宠而骄。反而还大力的拉拢其余的後嫔妃,看上去就是一个老好人的模样。

    可是涟漪已经不是以前的涟漪了,不会单凭这麽一些浅显的外表就对她产生好感,放下戒心。没有几分手段的女人,怎麽能撑到现在,更何况青亦摆明了从不手後争斗。

    若是林贵妃真有那麽软弱,怎麽还会安然无恙的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这样擅长伪装的女人才是最恐怖的,最鲜明的的例子,就是杏妃。

    提到这个人,涟漪的心情就有些黯淡了,曾经一直以为出尘土脱俗,不染半分尘埃的母妃,私底下却是那麽的擅於伪装和布局,若不是那一次青月来的及时,恐怕现在自己也早就是亡魂一抹了。

    林贵妃还是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也没有刻意打扮,却依旧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两弯柳叶眉,微微的挑起,配上嘴边淡雅的笑颜。还真是让涟漪又忍不住楞了一回。

    这麽一副无害的样子,怎麽看都很难让人生起戒心。可是越是这样的女人,就越是显得危险。涟漪对女人的伪装能力可是感触深刻。

    忙吩咐了云裳下去倒茶。林贵妃走过来就牵著涟漪的手说,“苏姐姐真是狠心,对著这麽一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她也下得去手。”

    涟漪微微一笑,摇头示意无碍。心里却想著,这里的消息传的可真够快的。

    “我下午本来在晴雨妹妹那,谁知道我那使唤丫头,突然跑到随心殿给我说,苏贵妃被打入冷了。我当时就吓到了,结果一问啊。原来是妹妹被欺负了,王上这是为你出气来著。想著咱们的姐妹情谊,我这不就立刻赶过来了麽”林贵妃面上带著天真的笑颜。

    涟漪也陪著她笑,然後把云裳泡好的茶,亲自端到了她手上。

    可是心底,她却陡然觉得寒意刺骨。这个林贵妃果然才是最深藏不露的角色,这一席话说的确实动听。可是仔细想想,就觉得问题很严重了。

    她去拉拢晴雨,这还不算什麽事。重要的是,涟漪明知道晴雨看上了青亦,而林贵妃估计挑了那个时候,故意设计了那麽一个场景,让下人亲口说出这件事。

    这分明就是一箭三雕的事,先是打压了晴雨的气焰,暗示她,在这里她也不算什麽。其次又不动声色的把涟漪给推上风口浪尖。最後,又暗示晴雨,你最大的对手应该是你的七姐姐涟漪,然後坐观她们姐妹相争。

    真是好毒的心思,好深沈的算计。涟漪面上越笑越甜,难道要在後生存下去,就注定要在这群毒蝎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麽

    林贵妃看著涟漪甜腻的笑颜,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不对劲。似乎自己完美的计划已经被人洞穿,可是看著涟漪那双天真无垢的杏眼,她又安抚自己。这丫头怎麽看都是一个单蠢的角色,被苏贵妃欺压也不知道还手。

    若不是凑巧青亦在那,也许就被苏贵妃给好好收拾一顿。没待多久,林贵妃就起身告辞了。

    看著她远走的身影,涟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我对这後一向没有争斗之心,她们却紧紧相逼。”想到自己和晴雨都被利用了,林贵妃这一招不就是为了看她们姐妹暗斗麽。她决不能让她如意

    涟漪觉得她必须和晴雨说个清楚,其实她并无意待在这里和她争宠,想到她让风昭送过来的恐吓信。那丫头一定把她视为死敌了,要是不赶紧表明心迹,恐怕真的要斗个你死我活了。

    云裳看著她紧皱的眉头,忍不住嘴。“其实我们未必会输给晴雨公主,青亦现在完全是站在你这一边”

    涟漪当然明白这一点,可是她更明白的是。“云姐姐,风家不能再内斗下去了。”

    风彻和风啸为了她,斗得死去活来,才让青亦有机可乘,才会被他利用。要是现在自己再和晴雨斗在一起,就算到最後,不管她们两个谁赢了,也不算真正的赢家。真正赢了的,反而是青川

    涟漪回过头看了云裳一眼,想到风彻,想到风啸,想到了风家每一个人。

    她突然勾唇浅笑起来。“云姐姐,我决定赌一把。”

    “你觉得晴雨会相信你会愿意和你合作”云裳难以置信的问,她觉得涟漪这麽做,本就毫无希望,简直有点像自寻死路。

    涟漪看著她,安抚的拍拍她的肩。“就让我赌一把,我赌的是风家人的血。”

    涟漪默默地想著,就算帝王家注定无情。可是总有一种东西是不会被磨灭的,那就是血缘。她们的身子里都流著风家的血,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到底是欲望占了上风,还是作为风家人的血能完全胜利。

    就赌这麽一次吧,就算输了,我也不会後悔。涟漪看著云裳突然笑了起来。

    云裳看著她坚定的眼神,沈默的叹了口气。虽然她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在深中见多各种各样的黑幕,云裳是压不会像涟漪这样,把自己都压在这种完全不靠谱的血缘上的。

    可是,看著涟漪的那种眼神,她也忍不住动摇了。

    “我陪你赌一把。”云裳也跟著她笑了笑,也许风家人真的不一样。

    就算被反咬一口,依青亦疼涟漪的程度,也未必就会全军覆没。总之,流云裳决定舍命配姐妹,也跟著赌上一次。

    番外既生瑜何生亮 上

    风晴雨,这个名字代表著风越王朝最小的公主。

    这是一个备受尊崇,宠爱的天之骄女。她拥有所有同龄女孩羡慕的一切,美丽的容貌,尊贵的身份,奢侈的享受。

    但是她却很不高兴,因为别的女孩都有的,她却没有。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那并不是什麽特别的东西,可是晴雨却异常在乎,哪怕只有一次,她也想像个普通女孩一样,感受一下被父亲无条件宠爱,感受一下被众多哥哥呵护关心的感觉。

    可是,只要有那个人在地方,所有的目光总是环绕著她,而再难分出一丝一毫给她。同样是这个家的女儿,为什麽会差别这麽多,这样的待遇让她怎麽能不恨

    是的,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她的亲姐姐,风涟漪。

    每次参加家宴或者各种宴席的时候,父王都要将她抱在怀里,却从未抱过她,就算她的年纪要比她更为年幼,这让她怎能不恨

    每次生病的时候,她的身边总是围满了大堆的人,父王每次都是轻轻的哄著她吃药,她还不知好歹的肆意撒娇,自己生病的时候,可曾有被如此重视过,这让她怎能不恨

    每次兄弟姐妹聚在一起玩闹,大家总是习惯的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事事都以她的意愿为先,却没人问过她想怎样,这让她怎能不恨

    里的八卦总是传得很快,她从小就听著大哥风啸的传奇事迹长大,这样的少年英雄是自己的哥哥,她的心里充满了自豪与骄傲。最让她期待的则是,这位皇兄从小就在外长大,甚少回。

    於是,她的心里开始不自觉的产生了期待,这样的大皇兄会不会和其它人不同,不会像身边的那些人一样,一门心思的扑在她的身上,也许这一次会有一个人,稍微的分一点心思在自己身上。

    大皇兄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风神俊秀,英姿勃发,那一眼她还以为看到了仙人转世。可是,他却是极不好接近的,对任何人都冷冷淡淡的,无形中的距离让人不敢放肆。若是他一直是不能亲近的,那也就罢了。

    可是偏偏在一个午後,她带了厨房特意做好的点心,想去讨好大皇兄,希望能拉近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

    却看到风涟漪比她更早一步,悄悄的进了望月。而周围的侍卫和侍女,一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模样。她心下一惊,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认识了

    然後她小心翼翼的跟在她後面,进了望月。里面的下人很少,她可以很方便的找个小角落藏好,而不被发现。

    看著风涟漪一路小跑的直接进了後院,似乎比对自己的水漾还熟悉一样,她的心里就忍不住涌起一股怨气。

    可是,当她看到她停也不停,直接扑进了那个练剑的男人怀里。那一幕简直把她吓坏了,风涟漪脑子坏掉了麽,这麽扑过去万一被剑伤到怎麽办

    但是练剑的男子动作比她想得更快,已经把剑扔回剑鞘,然後转过身接住风涟漪扑过去的身子,俊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除了淡漠之外的表情,他微微的皱了下眉,有些不赞同的说。

    “每次都这样扑过来,要是伤到了怎麽办”

    风涟漪窃笑了一下,然後往他的怀里钻。“啸哥哥,你是在怀疑自己麽”

    说完还冲风啸眨了眨眼睛,风啸的脸上顿时露出一种既无奈又宠溺的表情。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在他那双漆黑的凤眸里看到了如水一样柔情的温柔。

    原来,就连这唯一的例外也没有麽。就算不是从小生长在王里,她照样很轻易的就收服了这个以冷漠和冰冷闻名的大皇兄,而她还唤他啸哥哥,这是需要多亲厚的关系。

    她只觉得莫名的气愤,这世上还有什麽是风涟漪得不到的,她总是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别人千方百计也得不到的东西,这也就算了。然而最让人生气的是,她总是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一切,却又丝毫不放在心上。

    这样的她,让他们这些求而不得的人,又情何以堪。这如何能够不恨不怨

    她越发的讨厌风涟漪了,凡是有她出现的地方,她总是不动声色的避开。可是却又不停的打听关於她的一切消息,说不清楚是为了什麽,也许是嫉妒。

    听到她私下放了冷的那个妃子,听到她的事牵连到了三哥,又听到她和她的母妃感情破裂,还听到,她被父王接到了自己的寝去住。听到的越多,她就越确定自己真的很讨厌她。

    这样一个女人,害得大家都不浅,却为什麽又有那麽多人关心她,疼爱她,甚至甘愿为她而死,为什麽会这样

    风晴雨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哪里比不上她呢论起样貌,她并不比风涟漪差,论起聪慧,风涟漪反而是她在这後里见过最单蠢的女人,论起心机,那个女人完全藏不住心事,她除了知道胡闹和撒娇,就是不断的惹麻烦。

    这样的一个女人,她什麽都比不过自己,却又轻而易举夺了自己所有的宠爱。风晴雨有时候也会抱怨,既然生了她,又为什麽还要生下我

    而这个一直都解不开的结,终於在一个夜晚得到了答案。

    夏日的夜晚,连空气也是燥热的。她莫名的觉得很烦躁,一个人偷偷溜到了花园,却又怕被前来寻找的小侍女打扰了清梦,特意爬上了一座假山。

    靠在假山的山石上
近身保镖小说5200
,头枕著手臂,眼望著星空,偶尔有微凉的晚风拂过,带著一阵阵的荷香,这样的舒适宜人,简直让人沈醉。

    可是,这样的宁静并没有持续很久,她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然後又被女子甜腻的嗓音给吵醒了,还以为是哪个丫头找到了她,唤她回去就寝呢。

    却又听到了另外一个低沈却浑厚而磁的嗓音,这分明是父王的她微微僵住,这麽晚父王还到花园来做什麽难道是陪著哪位妃子过来夜游

    可是接下来,她就听到了那个甜腻的声音,撒娇似的抱怨著,“好热啊,人家睡不著。”

    “父王知道,涟漪宝贝最怕热了。到花园吹吹风一下就舒服了”

    竟然是她们风晴雨一下子更不知所措了,她现在这样出去,恐怕会更尴尬。可是更让她难以忘怀的是,父王竟然那麽温柔的唤涟漪做宝贝。记忆中,似乎从来都没有听过他这麽温柔的唤过谁,更别提唤的还是宝贝。

    那句宝贝一下子就刺痛了她的心,原来,这麽多的儿女,只有她才是您心里的宝贝麽那麽我们之於你又算什麽呢

    “父王,人家口渴了。”她又听到她在那撒娇了。而那个男人从来都是无条件的宠著她,从未例外。“乖,父王已经让人去端酸梅汤了。”

    风晴雨忍不住从假山处爬起,然後借著夜色的掩饰,从这边悄悄的窥探过去。那两个人在池边的小亭里,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将她整个抱在怀里。从小就是如此,就连风涟漪都快满成人礼了,还是如此的抱著她。

    风晴雨的心情又开始泛酸了,风涟漪她永远都不会理解一个从未被自己的父亲抱过的孩子,是多麽的憧憬和渴望那个怀抱。而她,天天都可以再那个怀抱里肆意的撒娇。

    侍女们很快就把解暑的酸梅汤送了上来,风晴雨默默的看著。只见风彻端起了小碗,宠溺无比的,亲自喂给她喝。

    喝了小半碗,风涟漪又开始不安分的闹起来。“父王,我困了。”

    “那就回去睡,父王抱你回去。”风彻作势就要把她抱起来,却被她打断了。“不要嘛,这里凉快嘛。”小手还揪著风彻的衣襟,满是渴望的说。

    “好吧,等你睡著了,父王抱你回去。”风晴雨毫不意外的听到了这个回答。他什麽时候真正的拒绝过她,就算那要求再无理再过分。

    花园慢慢的恢复了静谧,风晴雨可以看到风涟漪整个人舒适的窝在风彻的怀里,风彻小心的将她揽在怀里,这一刻,花园里寂静无声,风晴雨悄悄的躲在假山後,而风涟漪似乎是睡著了,风彻也没有动作,他只是低著头静静的看著怀里的人。

    就在风晴雨以为,他会这样一直看到天亮的时候,他突然动了。

    风彻缓缓的低下头,然後覆上了怀中人的红唇,轻轻的吮吸和摩擦著,一遍又一遍,百尝不厌似的。

    良久之後,他才慢慢的从亭子里起来,轻轻抱著怀里的人离开。

    我带著大风小风出来溜溜

    番外既生瑜何生亮 下

    风晴雨躲在假山後,愣了很久很久才回过神来。那一瞬间她非常想笑,却又更想哭。她一直想不通的事,终於有了答案,虽然这个答案是这麽的让她难以置信。

    原来,他的眼里只看得到她,他只疼爱她,无条件的宠溺她,全部都是因为他爱著她。可是,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他们是父女啊

    风晴雨忍不住捂住嘴,风彻不是糊涂的人,他怎麽可能会不知道。这个想法让她的心里陡然冰凉了下来,如果他知道,那麽他就是下了决心的,那麽风涟漪,她又知不知道

    可是,冷静下来之後,风晴雨才发觉,事态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一直没有搞明白状况的本不是风涟漪,而是她自己

    她想到了那个午後,风啸看她的那个眼神,那种温柔到至极,看著她的时候就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这个人。当时,她还暗示自己,那只是一个哥哥对自己的妹妹太过於宠爱。

    现在想来,那只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疼爱麽风家这一家子,分明是爱惨了她。不但风彻爱她至深,恐怕风啸也不遑多让,就连三哥风昭也宁愿为她而死。

    风家竟然因为一个女子,而被搅得如此混乱不堪。

    风晴雨越发的想要镇定下来,却发现自己更混乱了。就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她的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影,居高临下冷冷的瞥著她。

    她反的抬头,看清了眼前的人,一袭黑色的劲装,无情的双眸里闪过一丝深刻的杀意。夜色过於深沈,她只能模糊的看清他的长相,却也大概猜出了是谁。

    应该是父王身边形影不离的暗卫队长影夜吧,难道是父王察觉到了她的窥探,不想秘密泄露,所以派人来灭口吧。

    心里有些抽痛,就算知道他从未在乎过这个女儿,却还是不能接受他可以那麽轻描淡写的就让人将自己除去,只因为自己的存在,会妨碍到他和他的宝贝麽

    风晴雨不哭不闹,反而笑的异常凄凉。她的笑容有些刺痛了影夜的眼,他头一次有些怜悯,看著这个同样是皇室血脉,却没有享受过父王宠爱的女孩。让人似乎很轻易就能感受到她心底的怨恨和悲哀。

    “今晚,什麽都没发生过。”影夜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弯月,淡淡的说。

    风晴雨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他,却只看到了他轮廓深邃的侧脸。“你不杀我”

    影夜微微皱了下眉,“王上并不知道。”所以只要她不提这件事,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麽

    风晴雨正要感谢他,却转念又想到。这偌大的花园里,当真只有这一个暗卫在麽他这样放了自己,要是日後追究起来,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看著她那双清亮的眸子里隐隐含著担忧,影夜忍不住一怔,现在她改担心应该是自己才对吧。

    “走吧,王上不会责难我。”

    影夜看著风晴雨致的小脸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後一个闪身又瞬间消失在假山上,竟然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风晴雨愣愣的看著空无一人的假山,半响之後才像回过神一样,梦游一样的回到了自己的寝。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一个夜晚之後,很多事情都变了。

    安稳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几日之後,她被风彻召到了大殿。她先是看到了跪在殿前的影夜,然後是面无表情坐在上面的风彻,一瞬间就明白了。

    她走过去跪在影夜身边,恭敬的行了跪礼,然後挺直了脊梁,很坦然的说道。“不关影侍卫的事,晴雨愿一力承担。请父王赐死。”

    影夜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然後有些难以置信的侧过脸来瞥了风晴雨一眼。风晴雨完全没有那晚的慌乱和不知所措,此刻的她淡定而无畏,对上影夜的视线,风晴雨还冲他淡淡一笑。

    风彻杵著下巴,无声的打量著这个小女儿,似乎与他想象中的娇柔不太一样,这让他觉得有趣,嘴角慢慢的扯出一个弧度。

    “哦晴雨有何错父王为何要赐死你”

    想要试探麽风晴雨的嘴边突然扬起笑颜。“因为我知道了风家最大的秘密。”

    果然,风彻的脸色陡然一沈,整个大殿的气氛瞬间跟著沈下来。被他无比强大的气势一压,风晴雨也有些呼吸困难起来,可是她唇边的浅笑越发的灿烂起来。

    为了她,你甚至愿意与整个天下为敌。你能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宣布要处死三哥,更何况是我这个一无是处,又无任何军功在身的小女子。

    “王上开恩。”影夜突然出声。那种差点让风晴雨窒息的气氛,突然被那句话给缓解了几分不适,风晴雨低低的喘了几下。

    却看到风彻皱著眉头,更沈的盯著影夜。“你们什麽时候这麽熟了,能让你再三的护著她”

    原来他刚才突然出声,是为了帮她,恐怕是为了打破风彻强施加在她身上的压力。

    风晴雨心里突然酸酸软软的,竟然很想大哭一场。从小到大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竟然不是家人,而是一个外人。

    之後影夜和风彻似乎低低的说了几句,但是她没有听清楚,她的一颗心一直带著一些激荡,带著一些不知所措。

    直到最後,风彻冷冷的说。“既然影夜替你求情,那就算了。你知道该怎麽做”

    风晴雨看了看身旁的影夜,也跟著俯下身子行礼。“谢父王。”

    风彻离去之後,风晴雨还是保持著那个姿势没动。她侧过身子好好看著影夜,不解的问。

    “你为什麽要帮我”

    影夜楞了一下,为什麽要帮她,可能是因为彼此的遭遇吧。影夜从小就未曾见过生生父母,也从未感受过家的温暖,其实他很能理解她,知道一个孩子渴望温暖的心情。所以才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吧。

    可是他却说,“你不该这样死了。”也许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喜欢宠爱涟漪,可是影夜却还是能看到这个女孩身上的优点,她聪颖伶俐,机智过人。

    从一刻起,风晴雨的心底埋下了一个秘密,一个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接下来,马上就传来了青亦王要过来和亲的事。风彻私下又见了她,没有太多客套,直接表明了来意。“我会把你嫁过去。”

    风晴雨的心里刺痛了一下,不是因为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做出这样的决定。作为公主,不是和亲,就是嫁给朝臣,是个拉拢各方势力的棋子而已。

    对於自己的解决,风晴雨早就看透。让她心里纠结的确是,她还未来得及为自己努力或者争取一下,就已经要离开了,心里的那个秘密难道要变成永远的秘密麽

    风彻没有管她心里如何的跌宕起伏,只是继续布置著他的局。“告诉涟漪,你喜欢青亦。然後让人觉得你们不合。”

    这一番话,听起来有些古怪。可是风晴雨向来聪颖过人,立刻明白了风彻的深意,这个人该有多爱疯涟漪,才会容不得一丝纰漏,任何时候都未雨绸缪的将一切都布置好。

    所有的一切都如风彻所布置的进行著,除了风涟漪突然逃出了。

    然後传出了风涟漪被废除公主的消息,风晴雨听到的时候,只是苦笑。他去了她的身份,不但免了她和亲的条件,也更是方便了他们今後要厮守吧。

    诏书果然下来了,她被派到青川去和亲,要嫁给青亦做王後。出的前一夜,她一个人呆呆的在花园的假山上,睁著眼睛躺了一夜。

    夜色深沈,雾气湿重。影夜悄无声息的站到一边,俯视著她,有些不赞同的皱眉。“八公主,小心著凉。”

    看见是他,风晴雨忍不住直起身子,冲著他浅浅的一笑。“影夜,你说。我嫁出去以後,这里还会不会有人记得我”

    明明是带著笑的脸,却分外的让人觉得凄楚,影夜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悲哀。

    侧过身子,看向那弯新月,影夜有些怜惜的说。“影夜会记得公主的。”

    “影夜,我会记得你这句话的。”风晴雨看著他几乎融入黑暗的身影,轻轻的说道。

    去青川的一路上,风晴雨的表现都很淡定,似乎没什麽值得留恋和不舍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的心放在风越,忘记带了。

    到了青川之後,她才明白了风彻当初下的那一步棋有多高杆。他并不是未卜先知,但是他的谨慎和深沈,却让他当初埋下的这颗暗棋,可以在关键时刻杀出,然後革新战局。

    到了青川王,风晴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风涟漪挑衅。她知道所有人都等著看她们的关系,她也不负众望,一开始就高调的出击,宣布她们姐妹不合。

    於是,一众暗地里想打压风涟漪的人,都奔涌而来。就连青亦也不动声色,不知道是为了继续观望,还是等著看戏。不过风晴雨觉得,他似乎是等著大家把风涟漪逼进他的怀抱多一些。

    风彻当初让她和风涟漪不合,不就是为了哪一天,她突然跳出来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麽。所以当她拿到了风涟漪的信时,忍不住微笑起来。

    到底该怎麽说呢风涟漪果然是她在这里见到过的,最单蠢最没有心机的女人,在这样危急的关头,她竟然还能将一切阐明,然後请求她的帮助。

    难道她不记得她从前的那些挑衅了不记得她到这里来之後,给她的那封威胁信了

    风晴雨把信用烛火烧掉,然後忍不住笑了起来。风彻真是爱透你了,所以才能把你看的那麽清楚,他恐怕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明白了你会做的选择,所以才这麽放心的将自己送过来做暗棋。

    而风晴雨自己,似乎也有些恍恍惚惚的明白了,为何他们都爱著她的原因了。在这肮脏不堪的深之中,她纯净的像是最後一抹阳光,温暖而透彻。

    也许从前的确很恨她,可是现在的风晴雨,发现自己本没办法去讨厌她。她也不再羡慕和嫉妒风涟漪得到了所有的宠爱,就算所有人都爱她又怎样。

    我只要把自己喜欢的男人给牢牢抓在手里,就可以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