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25.把她还给我

住家野狼2016-9-20 23:23:12Ctrl+D 收藏本站

    “求求你放过我”涟漪的话音刚刚出口,前的肚兜已经被整个的扯到一边。

    青亦的唇舌准备的落在了她前挺立的小花朵上,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没有做别的什麽,却让人觉得极其色情。

    他慢慢的轻舔著她前丰盈的双,斩钉截铁,不带一丝商量的说。“我永远都不可能放弃你。”而真正的原因,他这辈子都不会讲出来。

    涟漪顿时心如死灰,她紧闭著双眼,任凭泪水在眼角慢慢滑落,一副认命的样子。

    青亦的心微微的软了一些,动作轻柔了不少,他的手不再那麽牢牢的禁锢住她,看著被自己抓出来的红痕,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抚慰她。

    他只是爱她爱得有点控制不住了,并不是真心要伤害她,为了得到她,留她在身边,他什麽都愿意去做,哪怕今天会伤到她,但是他愿意用剩下的一辈子去弥补和偿还。

    他心里突然很害怕,若是不与她发生什麽联系,她真的有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头也不回的跟著那个男人离开。

    就在他的动作越发的轻柔怜爱时,涟漪的眼眸突然睁开,眼眶里还是弥漫著水雾,可是神情却已经完全不一样,她从枕头下出一袋藏好的药粉,对著青亦就扔过去。

    青亦下意识的偏头闪开,涟漪猛的往床下滚去,甚至不顾自己会不会受伤。

    与此同时,卧室的顶上突然传来瓦片碎裂的声音,青亦边忙著伸出手去抓住涟漪的同时,边抬头看过去,一个浑身黑衣的男子,脸上带著诡异的面具。

    他还未落地就已经向青亦去了五道暗器,青亦都已经伸出去快要捉到涟漪的手,又不得不抽了回来,然後一个後仰避开那些暗器。

    在他回避的瞬间,那个黑衣人早就动作迅速的揽起跌在一边的涟漪。一提气,又从刚才闯入的地方冲了出去,只是一瞬间,那人和来时一样消失不见了。

    青亦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还没站起身,就冲著守在外面的侍卫怒吼道,“给我追”

    外面的人早就追著那道黑影而去,也没人再拦著云裳了。她猛的推门进来一看,只看到床上被扯的七零八落的床帐,还有地上那些破碎的瓦片。青亦和涟漪都不见了

    她捂著口,大口的喘气,有一丝得救的感觉,却又忍不住更加的担心。不知道涟漪是被谁救走的,更不知道青亦能不能抓到他们,这次要是抓回来,恐怕日子就更难过了。

    激怒了的野兽,是不会有理智可言的。但是她没忘记要赶紧把这事告诉晴雨和风昭知道才是,突然出了这麽大的事,大家要赶紧商量个对策出来。

    涟漪的衣裳已经被青亦扯烂,肚兜又被他丢了,在这个黑衣人怀里,她只能扯著自己的外衫,才不至於春光外泄。

    虽然刚才的那一幕来的太突然,但是直到被这个黑衣人给抱在怀里之後,涟漪算是完全松下一口气了,就算他蒙著面,她还是能猜出他是谁来。

    他的武功很高,也许比起青亦也不差,在整个皇的上空快速的穿梭,片刻不停。

    可是,不对劲啊。怎麽没人拦著他们,除了後面紧追不舍的人外。涟漪并没有看到前方出现过任何阻隔,青亦分明是加强了戒备的,她细细的观察,在某些地方发现了一些像是血迹一样的东西。

    难道说,他来救她是有准备的,已经事先将这条路上的守卫清理了

    就在她忙著想东想西的时候,青亦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他的速度竟然这麽快涟漪忍不住惊讶了一下,黑衣人几乎一直都没有减速,本不敢有丝毫松懈,但是
押寨小王妃四月帖吧
青亦竟然还能赶到他们的前面揽住他。

    他的衣服都未来得及穿好,只著一条黑色的裤子,赤裸著结实的上半身,一张俊脸冻得吓死人,可是最可怕的还是他的那双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了,那是一双纯粹的野兽之瞳,牢牢的锁定住怪物,毫不放松。

    “把涟漪还给我。”他的声音生硬而嘶哑,那一瞬间带来一股让人胆寒的杀气。

    涟漪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紧抱著他的黑衣人当然察觉到了。却没有要放开她,独自逃命而去,反而是尽量的将她揽入怀里,想用自己的体温多暖暖她。

    只不过这个下意识的体贴,看在青亦的眼里,却徒增了更多的怨气和怒火出来。他的眸光里闪烁的是恨不得毁灭一切的暴虐。

    “最後一次,把涟漪还给我。否则,我连你也杀。”

    涟漪丝毫不怀疑他话中的真实,忙扯了扯黑衣人的衣角。若是逃不过被侵犯的命运,那麽她宁愿咬牙接受,她也不是这个时代那些腐朽的女子,被侵犯一次就当是狗咬的吧。

    但是却不能再连累别人了,她连累的人难道还不够多麽

    想到这里,她就要从那个人的怀里挣扎出来,谁知道那个黑衣人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揽得更紧了。一副誓死不放的样子,竟然是选择和青亦杠上了。

    原本看著涟漪要过来的样子,青亦的眼神慢慢的缓和了一些,可是黑衣人那个小小的动作却让他好不容易克制住的怒火喷发了。

    若是说涟漪曾经也看过别人打斗,但是却从未真正的看过两个绝世高手是如何交手的。那动作已经快到她完全看不清了,除了空中留下的那些虚影外,她竟然完全不能感觉到他们的动作,武功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竟然可以快到这个程度麽

    可是,她还是可以感觉到,这两个人就连在交手的时候,似乎也都刻意的避开了她,并没有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就在她以为,这两个人难分胜负的时候,黑衣人竟然气血上涌的退了一步,然後就听到他闷闷的咳嗽了一声。涟漪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他受伤了

    “你有没有怎麽样”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却不知道她的这句关心,听在另外一个人的耳力是多麽的怒火中烧,青亦的脸简直要扭曲了,他咬牙切齿的看著那个黑衣人,恨不得过去撕裂了他。

    而他亦没有克制自己的冲动,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黑衣人马上提起与他又斗到了一起,他刚才已经不敌受伤了,此刻恐怕更加的凶多吉少了。

    难道今夜他们注定要死在青亦的手里麽涟漪觉得自己并不怕死,只是临死前,她突然想最後看风啸一眼,想到他还在千里之外的战场上,她的心里就是一阵不舍和抽痛。

    其实她最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风啸哥哥吧。他没有风彻那麽多的心思,知道如何讨好自己,哄自己开心,他只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做他能做的一切,就连自己变心,他也未曾责怪一句,只是埋怨自己待在她身边的时候不够多。

    “别打了”一直沈默的涟漪突然开口叫了出来。

    两个人同时楞了一下,然後身形向两边分开。“放了他,我和你回去。”

    她不能再连累到别人了,欠风彻和风啸的,她就已经一辈子都还不清了,哪里还能再欠下别人的,对於青亦,他的感情她不是没有感觉到,这个野兽的柔情虽然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可是她也不是石头,怎麽能不懂。

    只是她已经没有心去回报了,一个人只有一颗心,而她的心里已经放了两个人,哪里还有多余的位置分给别人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