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28.搜查与突查

住家野狼2016-9-20 23:24:31Ctrl+D 收藏本站

    她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因为睡著时不安分,衣服都乱七八糟的。把衣服整理好後,从旁边的矮柜上拿起木质的梳子,慢慢的开始梳理那一头及腰的长发。

    风昭敲了两下门,然後推门进来,给她端了盆清水进来。“我煮了粥,弄好了过来吃。”

    “嗯。”她没有回头,继续梳理她那头青丝,发梢有些纠结,所以只能慢慢的梳理,真不知道昨晚她顶著一头乱发,像疯子一样的在整个王上空穿梭,看到的人会不会把她当女疯子看。

    但是,身後的人却没了动静,既没有听到他出生,又没有听到他开门出去。

    涟漪忍不住诧异的回头看他,却发现风昭站在原地,直直的看著她,眼里有些恍惚。

    “怎麽了”他干嘛呆呆的。

    风昭回过神来,忙把头侧向另外一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很美。”

    啊还没等涟漪反应过来,他忙把门打开,逃命一样的窜了出去,留下涟漪一个人在那窃窃的低笑,风昭有时候真的纯情的可以。

    把长发梳成了一个简单的鬓,只用一简单的木簪固定好,她用风昭抬进来的水洗了脸,发现水温正好,平时还真看不出来,他其实真的很细心的。

    等她到隔壁的厨房时,风昭已经弄好了一切,桌上是两碗白粥,还配著三份小菜。

    看到涟漪如此朴实的打扮,风昭微微的走了下神,然後再一次撇开头无视了她,只是把筷子递给她,不说话低下头就开始喝粥。

    涟漪不知道他怎麽又不对劲了,是刚才她偷偷笑话他,又被他记恨了

    看著桌上的白粥,她端起来喝了一口,那种清淡的味道竟然让她有些恍惚的感觉,一直生活在深,吃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珍品,这麽民间,这麽简单的食物竟然很难得吃到了。

    小菜也是很简单,一碟腐,一碟清炒青菜,一碟萝卜丝,就著这碗白粥,这就是民间最普通的食物了吧

    谈不上多好吃,却让涟漪有些怀念的味道,竟觉得比在里吃的要美味上许多。

    两个人坐在一张桌上,却默默无言,气氛好像很尴尬啊,涟漪正准备开口打破沈默,大不了她先认错就是了,反正她知道风昭又不可能真的生她气。

    “青亦的人来了,跟我过来。”他突然放下碗,皱著眉说道。

    涟漪忙放下碗,担忧的看著他,“那要怎麽办”

    他拉著她的手回到里屋,让她躺到床上,不知道从哪弄出两块像是面具一样的东西,拿出其中一张细细的贴在她的脸上。

    涟漪看著他一脸认真专注的样子,一双黑眸认真而凝重,刀削一样深刻的五官,深邃而阳刚味十足,其实风昭长得很帅,恐怕也是万里挑一的美男子一个,只是,她平时和他打闹惯了,总是理所当然的无视掉了。

    “看什麽”风昭弄好了,抬起头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这种被抓包的感觉,可不算是多好的感觉,涟漪瞥过头不去看他,风昭挑了挑眉,想不出自己哪里又惹到她。

    不过他还是细心的嘱咐道,“待会不管谁来了,不要讲话,一切我都由我来应付。”

    好吧,听他的意思。反正她就只要躺在床上装成死人就好了。

    风昭把另外一张面具细细的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待他在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长相憨厚老实的中年男子。

    对上了涟漪满是笑意的眼,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别闹,不想被抓回去就乖一点。”

    风昭又把昨夜涟漪换下来的衣服妥善的藏了起来,弄好这一切,就听到前院传来拍门的声音。

    “别怕,一切有我。”他回头看了一眼有些紧绷的涟漪,然後打开门出去了。

    刚打开院子,就看到一队整齐有素的青川禁军,那阵仗确实蛮吓人的,他装出普通百姓一样的惊吓,显得有些无措的问。“官爷什什麽事”

    领头的男人一脸严肃,不过却不算严厉。“王上有命,搜查全城。”

    他恍恍惚惚的点点头,然後怯怯的把门让开。又是一张忠厚老实的木头脸,神情里还带著普通百姓对上位
h文小兔高纯度h文无弹窗
者的敬畏,完全是一副无害的样子。

    领头的人对他卸下了防备,带了几个人就进了院子。院子里除了一口老井,就只有两颗老树,和一条用木头乱七八糟拼起来的长凳。

    像这样一眼就看尽的小地方,能藏下什麽疑犯,但是领头的人还是尽责的开始搜索,有几个人先进了厨房,搜查了一圈,没发现什麽,然後示意到里屋去搜一圈。

    “桌上有两个碗,家里还有谁”领头的人站在屋外问道。

    风昭赶紧上前解释道,“我娘子身体有些不适,刚喝了碗粥,正躺在屋里休息。”

    这家里穷的一清二白,另外几个人倒是觉得没有什麽搜索价值了,不过领头的还是不放心。

    “带我进去看看。”声音里透著不容拒绝。

    风昭忙把门轻轻的推开,涟漪正躺在床上,闭著眼装睡。

    领头的走到屋里,这房间也小的可怜,除了一个破旧的柜子,就是一张桌子。那张床已经占了一半的空间,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女人正闭目沈睡。

    领头的人又退了出来,然後比了个手势,带著几个兄弟又退了出去,风昭一直敬畏的跟在他们的身後,直到把他们送走之後,才轻轻的关上门。

    听著那队人慢慢的走远,谈话里没有任何的怀疑,而是开始盘查下一家,风昭的脸上终於忍不住露出微笑,这算不算已经过了第一关。

    不过青亦不会善罢甘休的,凭他对涟漪的势在必得,第二次和第三次盘查恐怕不会少,搞不好晚上还要开始宵禁。

    他慢慢的走回里屋,涟漪刚从床上爬起来,露出半张脸看著他。

    似乎也觉得好像是过关了,冲著他微微的一笑,虽然那张蜡黄色的脸实在是看不出任何的美丽,但是那双如溪水一样清澈的眸子,还是让风昭的心跳又加快了几分。

    两个人还来不及开口,风昭又听到了什麽响动,马上比手势让涟漪回屋。两个人无人能及的默契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涟漪丝毫不怀疑,转身就躲回了屋里。

    接著院子里的门立刻被人从外面撞开,几个身份似乎更高的禁军走了进来,风昭装出一副惊吓不已的表情看著他们,结结巴巴的。“军军爷刚刚才查过。”

    那几个人理也不理他,径自的分成两批,几个人进了厨房,几个人又进了里屋,涟漪装出被惊吓醒的样子,愣愣的坐在床上看著几个闯入的人。

    对方也不搭理她,瞥了一眼就没再在意,而是将柜子和床下都查探了一下,然後几个人如来时一样,很快的撤离而去,期间没有说过一句话。

    待他们离开之後,风昭才走回去再一次把门给关好,这一次才真的松下一口气来。

    青亦真的太狡猾了,第一次算是明查,查完之後让人又一种松懈的感觉,然後又算好了时间,第二次的突查接踵而至,这个时候若是私自松懈的人,必然会被抓个现成。

    且不说後来进来查探的几个男子,虽然一语未发,但是从他们的呼吸和脚步,风昭已经能猜出,这几个恐怕是青亦的贴身侍卫,那身功夫远在那些禁军之上。

    由此可见,他有多在意涟漪,这次他们真的逃得出这北辰麽

    涟漪站在门口看著他,然後用手势悄悄的问他。“都走了麽没事了”

    他也学著她的样子,比划著告诉她。“都走了,已经没事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

    涟漪忍不住轻轻的咧开唇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与那蜡黄的肌肤真是对比鲜明。

    可是看在风昭眼里,却显得比任何女子都漂亮。他突然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就算青亦把这北辰给封成了一个牢笼,他也一定要把她救出去。

    就算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眼里都不会有他存在,可是只为了这个笑容,他也愿意赔上命去做任何事,愿意将她亲手送到她心爱的男人怀里。

    他告诉自己,风昭,你已经为了这个女人万劫不复了。你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却不愿意看到她有一点点的不开心和勉强。

    所以就算爱到心都痛了,你也始终不敢向前争取一丝一毫,你注定是在她生命之外的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