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31.姜还是老的辣

住家野狼2016-9-20 23:25:50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风昭忍不住将有些慌张的将涟漪拥紧在怀里,她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抖得很厉害。

    她低著头深埋在他的怀里,咬著下唇不说话,但是身子却颤抖的如同一片飞絮,那麽轻柔娇弱,而又无依无靠,让他的心也抽痛了起来。

    从未见过她如此的风昭,也被吓得不轻,干脆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身子还是紧紧的拥著她,给她温暖还有支持,带著薄茧的大掌轻轻的在她的背後抚弄,一下又一下的安慰著她。

    他以为她只是害怕,害怕风彻的安危,害怕风越的命运,害怕青亦的手段。

    待她总算平静下来的时候,她抬起盈满泪光的星眸,直直的看著他,红唇微启,竟然说出了风昭从未想到过的话来。

    “我不是祸水,流晋的灭亡不是我害的,南离的战事也不是我挑起的,风越的危机更不是我的意愿。凭什麽你们自作主张的决定,却都要挂上我的名义。”

    他顿时愣住了,他从未想过,那几个男人对她的宠爱和占有,竟然化成了无形的束缚,不但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还要为那些人的决定去愧疚和自责。

    收紧双手,怜爱的拥紧她,他柔声地说。“你不是祸水,这天下改朝换代,风云变幻,又岂是你一个小女子做得了主的。”

    她不是祸水,她不过是个小女人而已,比起深之中那些心机深沈的角色,她显得那麽纯白无暇,却又那麽与众不同,恰好就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论起美色,她虽然清丽无双,却仍然有比她更美更有风情的绝色,论起聪慧,她虽然冰雪聪明,却仍然有比她更加擅长玩弄权术和争宠的人在,这样的她,凭什麽却吸引了这麽多霸主和枭雄的眼光

    风昭低下头淡淡的微笑了一下,其实这个原因实在是太简单,因为只有在她的身边,所有的这些人包括他,才会不自觉的卸下心房,才可以真正的放松下来,她没有什麽诡异的心思,所有的想法和情绪都会表现在小脸上。

    她更没有什麽特别伟大的理想和目标,天天吃饱喝饱,然後就躺著休息了,和养只小猪似的。但是她却有著与众不同的子,在任何的情况下,总是积极乐观的憧憬明天,从不失望也不绝望,总是坚信著风雨过後总是彩虹。

    所以不管再什麽样的环境下,她都可以毫不在乎灿烂的笑出来,那笑容那麽明媚,总是让看到的人,从内心深处忍不住温暖起来,只希望她可以这麽无忧无虑的过完一辈子。

    再想到那些爱上她的男人,其实他们何尝不是一类人。风彻,风啸,青亦,青月,甚至那个对她有意思的离墨,还有他自己,他们都是相同的人。

    若要说这个世上最黑暗的地方是哪,还有比帝王的深更黑暗残酷的环境麽所有的人都虎视眈眈,琢磨著要抓到谁的破绽,然後就将对方置於死地,且不说後争宠,单连那皇位之争,就已经能逼得兄弟反目。

    他们这群人,表面上风光无限,手掌大权,其实只不过是一群可怜人罢了。在那暗森冷的世界待久了,久到一颗心都变得冰冷麻木,可是谁说他们就没有渴望的东西了

    他们所渴望的不过是那一缕能照亮自己,能给自己带来温暖的阳光而已,而她恰好就是那屡阳光,在她身边心就慢慢的温暖了起来,好不容易,自己冰冷黑暗的世界里,终於迎来了那麽一丝光明一丝色彩。

    你让这些生活在地狱深处的恶鬼们,如何能够舍得放手

    她,没有错,错只错在爱上她的那些男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几个同样霸道的男人凑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注定要斗个你死我活。可是他们又都不是普通人,於是这一场战斗升级到了几个国家的兴衰成败。

    然而,他们可以给她一切,绫罗绸缎,珠宝玉饰,却给不了她自由。不知道涟漪自己发现了没有,她虽然从小在深长大,可是她心底深处其实是非常渴望自由的,所以在离开王之後,突然变得这麽开朗和愉悦,以往总是为了风彻和风啸而微皱的眉头,也悄然的舒展开来,嘴边的浅笑也变得越来越有活力。

    可是,她爱上的男人,注定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而能给她这样生活的那个人,却不是她想要的

    风昭低下头,敛起黑眸深处痛到极致的悲哀,只是温柔的环住她,给她温暖和力量。

    事情果然变得更糟了,青月领了兵符带著大军前脚刚走,北辰就出事了。

    风昭就猜到以风彻的子,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看著风越就这麽被动的覆灭。那一夜,他很早就将涟漪哄到床上去睡了,虽然她一脸不悦的瞪著他,还耍赖说睡不著需要一些催眠和助睡的东西。

    她以为这样就能难倒他麽她实在太低估他对她的了解程度了。

    他往床边一坐,张口就来,将自己习武的内功心法低低的背诵了一遍。那些复杂的道和武功招式,立刻让她头晕脑胀,不到一刻锺就入睡成功。

    看她睡著了,他忙点了她的睡,然後自己换了一套玄黑的夜行装,又将脸蒙上。准备到外面去探查一下状况,临出门前,看了她安静的睡脸,终於还
娶我妈妈吧帖吧
是忍不住,又凑过去轻轻的在她的唇上了偷香一口。

    入夜之後的街道,凄清而寂静。自从青亦颁布了宵禁的指令之後,家家户户都闭户不出,生怕惹了麻烦到自家头上。

    就连一贯灯火通明,车水马龙的花街柳巷,现在也只是懒懒的点著两个灯笼,门口连一个招呼的姑娘都看不到了。风昭很快的窜过这条街,然後借著夜色,借著那些房檐的影隐蔽自己的身形。

    整个北辰都在青亦的控制下,除了路上整齐有序巡逻而过的禁军之外,那些悄然隐藏在各个角落和暗处的影子,也不少。甚至要比前些日子多出几倍,看来青亦也做好了准备,等待迎接风彻最後的一搏。

    到底风彻会怎麽做呢风昭并不担心他的处境,那样一个心思慎密的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安危都顾不过来,又如何能驾驭住风越,更何况还想要一统四国。

    若不是为了涟漪,他也不会失了方寸,亲自潜入青川,虽然觉得他妄图想要将涟漪救出去的举动很冒险,可是自己不是也做了同样的傻事麽也就无需五十步笑百步了。

    他同样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身子。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北辰却丝毫没有异动,安静的像是一个死城。

    他不慌不忙,心情平静的待在原地。作为那个人的儿子,他同样也了解他,风彻一定会选在今晚行动,而他向来喜欢在人的警戒心最松懈的时候行动。

    看著月头越深越高,夜色越来越浓重,那些巡逻的禁军们也开始慢慢的松散下来时。

    他忍不住挑起嘴角,时候到了就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样,北辰的四面同时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蔓延的极快,很快就将天际都印成了火红色,如同绚丽的晚霞。

    但是,这景色再美,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欣赏,反倒是饶有兴致的看著那些禁军立刻纠集起来,然後挨家挨户的找人提水灭火。

    “失火啦走水啊”街道上突然开始热闹起来,一改方才死气沈沈的面貌,大家的脸上睡有意未醒,一脸茫然的,也有被火势吓到,焦急不堪的,更有一些孩童吓得失声大哭,一时间,什麽声音都有,简直是热闹非凡。

    制造混乱,借机逃走这个主意确实不错,风昭扬起眉,看著下面混乱的人群,笑而不语。他知道,还有好戏没有上演,风彻最擅长的可是连环计,一环套一环,後招之後再接杀招。

    果然要不了多久,东北角混乱再起,似乎突然冒出来了一堆武士,乘乱杀出了北门。因著北门的火势太大,驻守的士兵都去救火了,一时间竟是有些措手不及。

    北门被攻破了,那群武士立刻蜂拥而出。可是,青亦会这麽简单就被玩弄在鼓掌之中麽

    那群人刚冲出重围,风昭就看到周围潜藏了很久的禁军追了出去。竟然是一副早就准备的样子,看来自失火之後,那些人就已经候在那等著了。

    青亦不是个简单的人,那麽风彻又是一个简单的人麽当然不是。

    在那一队禁军被引走之後,西北角立刻又出现了一队新的武士,人数虽然没有刚才那群人多,但是功夫明显要高出许多,而且他们隐隐的集中成圈护著中间的那个人,小心的往北门撤去。

    和北门重新调集起来的守城军短暂的交锋之後,再一次突破北门然後逃窜而去。这一次所有藏身在暗处的影子,突然汇集在一起,然後紧追而去。风彻有後招,但是青亦也防了一手,这两个人果真是平分秋色麽

    风昭微微的伸了下身子,却没有继续待在北城门处看戏,反而朝著相反的方向掠去。

    当他到达南城门的时候,嘴角不由挂起一抹淡笑。因为他正看到几个人不慌不忙的自暗处的小巷走出,其中一位就算衣著普通,却带著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仪,直到他们上了一辆马车。

    再看南城门的驻城守军,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竟然一个都不剩,却又没有引起任何的骚乱,莫非全部是暗杀掉的这一招声东击西用的不错。

    那几个人上了马车,由前面驾车的人快马扬鞭,就要急速的冲出城去。

    马车上的人却突然掀开帘子,朝风昭的这个方向看过来,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打探一般,两个人隔著一段距离,视线在空中交汇,风彻的眸子微微收缩,似乎认出了他。

    他的情绪一下子有些失控,似乎想要说些什麽,可是马车的速度丝毫不减。他的眸子里带著一种狂热的,焦急的,还有挣扎的感情。风昭冲著他挥了挥手示意,涟漪他自然会照顾好,而他现在该担心和放置全部心力的应该是青川的百万大军才是。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下,然後又分别移开了视线,马车的帘子被放下,它飞速的窜入漆黑的夜色中,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风昭扭了一下脖子,在暗处蹲了一晚,浑身都有些僵硬了,不疾不徐的慢慢往回走著。

    不过这一夜的好戏却是没有白看,青亦的确不错,聪明才智,心机手段都有过人之处。可是碰上了老奸巨猾的风彻,却还是略逊一筹。

    有一句话是怎麽说的来著,姜还是老的辣。果然是至理名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