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36.山洞的一夜

住家野狼2016-9-20 23:28:9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人在树林里走了一整天,直到天黑下来的时候,还是没走出林子。

    天色逐渐的暗下来,林子里奇怪的虫鸣越来越多,涟漪伏在风昭的背上小心的问。“那是什麽声音虫子麽还是怪鸟”

    “你问的是哪个那个啾啾叫的估计是鸟,呱呱叫的是蟾蜍吧,嗡嗡叫的是蚊子,其它的那些还没听出来。”

    涟漪茫然的看著风昭的後脑勺一阵无语,“你是动物麽还听的真清楚啊”

    “谢谢夸奖。”风昭开心的笑道,步伐也显得欢快了许多。

    拜托这不是夸奖好不好涟漪皱著眉看著他,这家夥把她的口头禅都学会了,甚至学以致用,又拿回来对付她了。

    走了许久,发现了一个有些隐秘的洞,看上去似乎是动物离开之後荒废的。再抬头看看天色,日头已经落山了,再赶路的话,那小家夥会害怕的吧。

    毕竟晚上才是那些野兽活动的时间,他敢夜路习惯了,却丝毫不舍得委屈她。

    “我们在那个洞里过一夜吧,我先去收拾一下。”轻轻将她放下,他点了个火把将洞边的蜘蛛网烧掉,然後走了进去。

    那个洞看上去似乎很深的样子,涟漪在外面眺望著,看到风昭越走越深,再看看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色,连忙两步并作三步追了进去。

    小丫头奔进洞里,赶紧抱著他宽阔的後背不撒手。“怎麽了里面很多蜘蛛网,我先清理一下啊。乖啊”

    “不要外面好黑好可怕。”她边嘟囔著,边抱得更紧。

    风昭忍不住笑出声来,“怎麽还怕黑来,牵著我。有我在,不怕喔”

    涟漪皱著眉放开他,然後牵著他的手,心里却很不爽,怎麽那麽像在哄小孩子,真是讨厌

    洞里的乱石被清理到一边,又找了一些干草和树枝铺在地上,再撒上驱虫的药。

    风昭动作迅速的升起一堆火,从包里拿出换洗的衣服,又铺在了干草上,才叫涟漪坐下。

    “你乖乖坐著,我去打点野味回来。”想著这小丫头嘴巴那麽挑,早上和中午都吃的果子,晚上也该换个口味了。

    谁知道涟漪忙摇头拒绝,“不要,你别去啦,我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

    这个洞曾经住过野兽唉,难保它们不会突然回来,而且外面不断的传来各种奇怪的声音,又黑漆漆的看不清,谁知道那些草丛里是不是藏著什麽。

    “难道你不饿麽”虽然很喜欢她粘他的样子,可是让她挨饿,他是做不到的。

    呃,经他这麽一说,她才觉得有些饿了,可是饿是一回事,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乖乖听话,我马上就回来,很快很快的。”直到此时,风昭也只能耐著子慢慢的劝她。

    涟漪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别说她自己都觉得饿了,风昭背著她走了一下午,恐怕他更饿吧。

    “好吧,那你要早点回来喔。”她只能可怜兮兮的答应了。

    风昭凑过去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还记得小时候玩躲猫猫麽,每次你数到一百下,我就能找到你。”

    那个时候她们还小,她找了风昭,风染和风倾几个人玩躲猫猫。白天还好,晚上就不行了,花园那麽大,她也一直有些怕黑,每次都是要和风昭躲在一起。

    每当轮到她去抓人的时候,风昭总是做做样子,躲在离她最近的地方,能让她一眼就发现。

    要是轮到风昭找人,涟漪又不愿意故意放水,又有些怕黑,於是,他们之间有过小小的约定,她藏起来以後,只要默默的数到一百下,风昭一定可以找到她。

    听到他这麽说,她马上点点头,“那我闭著眼睛数到一百下,你一定要回来喔。”

    “当然,我什
乱轮系小说帖吧
麽时候失信於你过”风昭她的小脑袋,算是给了她一个保证。

    涟漪看著风昭的身影一消失,马上闭上眼开始数数,“一,二,三,四”

    其实她数的甚至有些急促,可能是因为心里还是很不安吧,总想著要对方赶紧回来。可是闭著眼睛,山洞外面那些奇怪的声音倒是越发的清楚了。

    结果就是,涟漪有些被吓到,数的就更快了。

    等她慌慌张张的数到八十几下的时候,唇瓣突然传来温温软软的触感,带著她熟悉的气味,她睁开眼一看,就看到风昭提著两只肥兔子,正蹲著身子凑过来吻她。

    他又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吻,才起身坐到她的身旁,开始削树枝,准备将兔子架起来烤。

    涟漪却还是呆呆的看著他,有些回不过神的样子。

    “怎麽了”看著她的样子,风昭突然放下手里的活,凑过来揽著她问。“是不是昭哥哥回来晚了你生昭哥哥的气啦”

    “不是,我怎麽会生你的气。”涟漪摇摇头,然後忍不住靠进风昭的怀里。

    她喜欢风啸是那种宿命一样的一见锺情,而对风彻则是失去之後的後知後觉,察觉到的时候,才发现生命里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了。

    对风昭,又和其余的两个人都不同,她说不清楚,可是她能感觉到,她也同样爱上了风昭,爱上他是件很自然的事。而爱上他更像是没有终点似的,一天比一天爱,没有止境一般。

    风昭温柔的一笑,又侧过脸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早就尝过了。”原本心里的那一丝不安和害怕,也在他的吻下化为乌有,涟漪也笑著说。

    风昭摆摆手,“那可不同,我烤野味可是一绝,尝过你就知道了。”

    看他那麽有自信,涟漪也杵著小下巴,专心的看著他施展厨艺,谁知道他竟然还从包里找出几个小瓶子来,倒了些调料在手里,慢慢的撒在兔子上。

    涟漪有些愣住了,她是看到他临走的时候放了几个小瓶子进来的,可是她一直以为那些都是些伤药或者驱虫粉之类的东西,却竟然是调料

    於是,她实在忍不住开口道,“你好变态逃命你都还带著调料”

    风昭听了她的评价,皱了下眉,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的公主殿下,我这麽做不都是为了你麽,你也知道你嘴巴有多挑,要是吃不好,把你饿瘦了怎麽办”

    说完,还幽幽的接了一句。“到时候,还不是我心疼。竟然还说我变态”

    “喏,这只好了,小心烫。”正说著,其中一只已经熟了,赶紧撕下一只腿递给涟漪。

    涟漪咬了一口,皮酥嫩,竟然好吃的不得了,忍不住睁大眼睛崇拜的看著风昭。“好好吃啊,昭哥哥,你简直是全能的。”

    “你才发现麽谁嫁给我是谁的福气啊,幸福一辈子。”风昭自信满满的夸下海口。

    难道是吃人嘴软麽,涟漪点著头迎合道。“是啊是啊,我好幸福”

    “你”风昭忍不住停下动作,在涟漪不解的目光下,他果断的靠近然後立刻偷袭成功,“你怎麽可以这麽可爱”

    “啊你偷袭我”尖叫完後,她又不满的说,“你亲的我嘴巴上全是油”

    “那我来帮你舔干净。”他笑嘻嘻的靠近,却被涟漪躲到了一边去。

    看著涟漪嘟著嘴不满的神色,他笑得更欢了。“你知道麽我现在幸福幸福的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这不是梦,昭哥哥,我喜欢你,是真的。”

    “我记住了,就算哪天我死了,这句话我也不会忘记的。”

    不知道为什麽,原本甜蜜温馨的气氛,因为风昭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而变得有些僵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