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37.随便你骑

住家野狼2016-9-20 23:28:37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的心头有些不舒服,她不喜欢风昭总是表现出来的这种绝望,他是有资格获得幸福的人,到最後,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幸福。

    她凑过去,将他的脸转过来直视自己,“看著我”

    风昭愣愣的看著她,然後涟漪才一字一句的说道。“不准说什麽死不死的,我要你和我在一起,你若是敢丢下我一个人,就再也不理你了,我还要嫉恨你一辈子。”

    “每次都用这个威胁我”风昭显得很无奈,这丫头小时候就这样,每次威胁他都是这句,再也不理你,嫉恨你一辈子,还他总是没辙,谁让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呢。

    “喂”她喊了他一声,脸上带著一丝尴尬,甚至没有喊他的名字。

    风昭诧异的看著她,涟漪将脸侧到一边,避开他看过来的视线,这让风昭觉得有些不解。“怎麽了麽还在生气”

    “那个你说过”她有些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但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风昭显得更诧异了,却只能用询问的眼神看著她。

    轻咬著下唇,她有些慢慢的蹭到风昭的怀里,风昭不明所以,却还是温柔的伸出手抱著她,然後也不催促她,等著她心情好了,想开口的时候再开口。

    “喂”她把头埋在他的肩窝,又小声的喊了他一声。

    风昭低下头细细的看著她,轻轻的回复她。“嗯,我在。”

    “你说你随便我骑爱怎麽骑就怎麽骑的”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哼完了这句话。小脑袋埋得低低的,整个人也尽量缩在他怀里,似乎非常的不好意思。

    但是,风昭的反应似乎比她更剧烈,他整个人像被雷劈过一样,呆呆的完全没了反应。

    等了许久没等到对方的回应,涟漪有些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推开他。却在下一刻立刻被风昭紧紧的握住,他比她显得更慌乱,有些难以自控的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甚至还有些急切的回应她,“嗯嗯,我就是你的,爱怎麽骑就怎麽骑”

    “你”自己说出来就已经觉得特别的丢脸和害羞了,听风昭再重复再重复一遍,涟漪简直觉得丢脸丢到家了,而眼前这个人果然更不要脸

    似乎生怕她又反悔了,风昭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他健实的膛。

    可是风昭放在她腰上的另外一只手,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那只手一直轻微的颤抖著,不知道是因为太兴奋还是因为紧张过度了。

    但是涟漪突然就弄懂了一件事,她也不觉得羞涩,反而抬起脸看向风昭,带著八成把握的开口问他。“我说,你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对方的脸色顿时不自然的浮起一片绯红,无声的肯定了她的疑问。

    “啊”竟然是真的,虽然知道风昭喜欢她,可是这和喜欢是两码事吧。在她的印象里,这些王室出身的男人,何时愿意委屈过自己,而且还是那麽容易被满足的欲望。

    印象中,王室的皇子成年时,除了父王赏赐下来的,还有那些朝中大臣送来的,加在一起最少也有三十来个美貌的侍妾吧,而风染和风倾,十五岁之前就已经偷偷溜出去逛窑子了。

    如果说风昭是因为一直身在军营,没有更多的机会的话,那麽前段时间她生辰的时候,也在里待了半个多月,那时候他风头正劲,会没有人送女人给他麽

    “你该不是不行吧”虽然明知道他不是,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故意想打趣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竟然显得无比的满足。

    其实每个人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那麽一点处男处女的情节吧,最爱的人的第一次如果是和自己,那是多麽的美好,如果不是,那麽那个
娶我妈妈吧txt下载
人是比自己更好,还是比不上自己呢女人总是喜欢去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就如同和风彻,虽然过程真的是无比的完美,他让她本挑不出一丝一毫的不满来。可是,想到他曾经和如此众多的姬妾有过关系,也忍不住会黯然一阵,她和那些风韵出色的女人相比起来,是多麽的青涩和幼齿,那麽风彻的心里,也会不会悄悄的把她和曾经的那些女人对比过呢虽然知道不该这麽去想,可是还是会忍不住去想。

    但是,风昭却截然不同,他浑身上下似乎都像纸一样白,没有任何的女人曾在他身上留下过痕迹,他敏感的部位没有人知道,他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没有被人碰过。

    原来,自己也是一个会在乎初夜的人啊,涟漪突然低著头笑了,因为是太喜欢了吧,所以才想要得到喜欢的人第一次。

    “你你笑我”风昭原本就有些羞涩的脸,表情更加古怪了。原本涟漪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就让他觉得有些难堪,然後又看到她一个人低著头想什麽,再自顾自的笑起来,顿时觉得男自尊被打击到了。

    他有些不服气的开口,“我会比别人差麽就算没做过,我好歹也全都清楚啊”

    “咦你该不是偷看来的吧”看著他不服气想要辩解的样子,她忍不住更想要刺激他了,为什麽会觉得风昭这个样子,看上去特别可爱呢,她果然好坏啊就喜欢欺负老实人

    “我才没那麽无聊,书上那麽多”说完,他才发觉自己又说漏嘴了。

    看著涟漪脸上带著的大大的笑容,风昭终於有些恼羞成怒了。

    “现在就让你先笑够,等会有的是你求我的机会”

    话音一落,他已经不客气的吻住涟漪的小嘴,涟漪还来不及吭声反驳,已经被他封住了小嘴,口里是他火热而缠绵的舌尖,鼻尖全是他的气息,是那种纯阳的男子的气息。

    涟漪从前不明白,以为这是因为风昭终年在军营风吹日晒,所以身上阳刚的气味比旁人都浓厚些,到现在,她终於了解了,只是经过事极少的男人身上的味道。

    因为他身上的气息是纯粹的,而不是那些和无数的女人混合过以後的味道,她该觉得开心麽她成了第一个拥有他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出色和完美的好男人。

    涟漪的娇躯在他的怀里不断的变软,两个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似乎已经分不出彼此,她的双眸开始浮上薄薄的水雾,这样朦胧的眼神,更是让风昭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涟漪,可以麽”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也开始有些崩溃的迹象,可是不想让她後悔。若是今晚的一切,只是因为气氛,只是因为冲动,那麽明日他真的不愿意面对她悔恨的眼神,那会让他原本就有些脆弱的一颗心直接崩溃。

    知道他在犹豫什麽,也知道那个人一颗心全是她,直到这种时候,他还在考虑著她会不会後悔,会不会为难,这样的男人,她怎麽舍得推开。

    揽住他的颈子,她主动凑过去吻住他。“你已经答应让我骑了,不可以反悔。”

    怎麽会反悔风昭已经不像再用言语去解释了,这个时候,语言已经成了多余的东西,她将涟漪的双腿分开,跨坐在他身上,而自己垫在下面给她当垫。

    轻咬著她的唇瓣,然後顺著她的脖颈吻了下去,双手也控制不住的移到她的前。只是隔著衣服轻轻的,就让涟漪觉得有些酥酥麻麻的,她埋首在他的肩上,看著他有些犹豫的动作,轻轻的鼓励著。“昭好舒服”

    风昭的呼吸又急促了几分,他拼命忍耐,想著要慢一点温柔一点,这丫头竟然还不领情,用这样魅惑的神态说出这麽挑逗的话来,他若是还能忍下去,就真的成圣人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