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3.无处不在的危险

住家野狼2016-9-20 23:31:15Ctrl+D 收藏本站

    来的人不多,只有四个,看来是遇上了对方分散的一个小分队。

    可是风昭却不得不小心,因为这四个人中有一个是修为极高的高手,单打独斗的话,他也不一定能轻松取胜,那人身边还有三个帮手,而他的心肝宝贝也在身边。

    没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他冒不起任何的险,随便一个失误,也许就够他捶顿足的恨自己一辈子了,他的舌尖温柔的挑逗和安抚著她的紧张。

    其实,正确的是,她已经被他吻的有些昏昏然了,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那几个人很快就走到了他们头顶的崖壁边,四处张望了一下,忍不住停下来疑惑的问道。

    “这里雾太大了,什麽都看不到。”

    “真可惜,要是那个荷包不是被几个小乞丐偷了,没准现在已经捉到人了。”

    一个低沈著略带一丝狠厉的声音马上制止了他们的嘀咕,“继续找。”

    这个声音风昭都忍不住顿了一下,是青亦本人。

    听著那几个人的步子慢慢的走远,风昭忍不住皱眉,青亦和青月都在这里,那麽现在在风越边境开战的大军谁在指挥

    青家兄弟已经疯了麽他们真当风彻是病猫,这麽公然的去别人家门口叫嚣,然後又把主将给换了,风彻组织到进攻开始反扑的时候,他们能撑几天。

    这些人一个个的拿著自己的江山来开玩笑,让他忍不住生出几分感慨。看著靠在自己怀里脸红气喘,眼神蒙蒙的涟漪,他忍不住低叹。“有了你就等於有了全天下嗯,抱著你的感觉还真不错,真是值得骄傲一下。”

    涟漪虽然还有些迷迷糊糊,却也听到了他的嘀咕,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个笨蛋又开始发神经了,自己一个人念念叨叨的,最过分的是,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吻的她天旋地转。

    “他们呢”她还是有些怯怯的,毕竟现在可是被追杀的时候呐,安全第一啦。

    风昭伸手在她头上轻轻的一弹,“早就走了,不过还在附近,没有走多远。”

    “喔,那就是说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啊”她虽然有些不满意,毕竟这个岩石上,除了背後的风昭,前面三个方向都是万丈悬崖,而且那小风嗖嗖的吹著,更是多了一丝诡异。

    风昭知道她有些怕,故意凑到她耳边轻轻的和她聊天,转移她的注意力。两个人基本都是面贴这面私语,声音很小,也怕上头搜他们的人发现。

    “乖,别去想他们,和我聊天就好。”风昭边凑在她耳边说,边按耐不住的亲亲她小巧的耳垂。涟漪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她的身子对这些小碰触总是很敏感。

    想让占她便宜的这头色猪去死,可是周围有人在,不能大声的骂出口,也不敢推开他,旁边都是悬崖唉。只好闷闷的说,“去死啦,我跟你才没有什麽好聊的。”

    “真的没有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秘密”他故意拿话来引诱她。

    不过他小看了涟漪,她不屑的撇撇嘴。“你的秘密我有哪个不知道啊,我连你什麽时候尿过床都还记得呢。”

    呃风昭俊脸微微有些不自在的红了一下,这种事情记那麽清楚做什麽。“当然不是说这个,你就不想知道我的三围,还有某些地方尺寸数字”

    那个不要脸的又开始色诱她了,涟漪白了他一眼。“我对你的三围不敢兴趣啦”

    “也对,你都遍了,我对你已经没有新鲜感了。”风昭自怨自艾的说道,又摆出怨妇脸。

    涟漪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又开始耍宝了。这麽危险的时候,也只有这家夥会这麽放松吧,不过好在身边还有他,害
文艺时代txt下载
她原本还有些害怕的心情,此刻也完全的放松下来了。

    说到秘密嘛,涟漪想起自从风昭去了军队以後,她就不知道了,所以有些事她其实还是蛮想知道的。“你的武功什麽时候变这麽好的”

    “你以为武功是凭空来的麽”风昭看著她一副要揭秘的样子,忍不住吐槽。

    “里那些武师教的出这麽好麽我虽然不懂,可是你的轻功应该在青月之上吧,和啸哥哥差不多。”涟漪一个人偏著头慢慢的对比著这几个人。

    风昭嘴角偷偷的勾起一抹笑,“好吧,虽然答应过师父,不告诉任何人,但是宝贝可以例外。”

    听他这麽说,涟漪顿时来了神,原来还真的有秘密啊

    “师父没告诉我他的名字,也没有让我叫他师父,他只是每隔两个月就会过来指导我武功,然後给我几本武功秘籍。”这麽说,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

    “父王知道麽”涟漪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这个问题,有人可以自由进出皇,风彻会不知道麽还是风彻特意安排的呢

    风昭笑著摇摇头,“他不知道,他虽然怀疑,却没有抓到那个人。”

    这麽说,风昭的师父一定是个相当了不得的人物,就连心细如发,老谋深算的风彻竟然也没能把他给捉住,涟漪顿时兴起了许多的兴趣。

    “师父是一个头发花白,不过看上去神很好的老者。”

    听到风昭的形容,涟漪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他有没有和你提到预言”

    “预言”风昭顿了段,然後狐疑的看著涟漪,忍不住开口道。“你怎麽知道他的确是和我说过,他说他会偶尔过来教我武功,可是关键还是得靠我自己,然後告诉我,若想护得住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得赌上自己全部的命。”

    “天玄老人”涟漪忍不住喃喃的说出这个名字。那个从未谋面,但是从各个人口中都听到的老人,这个老人似乎一直出现在和她有关系的众人身边,却一次都没有直接联络过她。

    风昭楞住了,等回过神来,才面色古怪的说。“你是说师父是天玄老人那个传说中的啸皇兄的师父”他还是不太确定,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

    涟漪也不太确定,不过她又七成把握。“应该是他,你和云姐姐,还有流御,啸哥哥,文清说起的差不多,所以我猜可能是同一个人。”

    “不过你和啸哥哥的武功差别很大。”她说不出,总觉得风啸的武功使出来的时候,更加的飘逸轻灵,而风昭虽然笑嘻嘻的,可是武功走向完全偏向了杀戮。

    风昭自然知道她指的什麽,微微的勾唇一笑。“我学的都是杀人的招式,在战场上,你放人家一命,就是害自己一命。”在战场上,从来都不需要华丽好看的招式,越是朴实无华的招式,越是能最有效的夺取对方的命。

    就如同风昭战斗时候的样子,冷酷严谨而又无情,可是却像是最锋利的利刃,处处都是杀机,逼得对方完全五处可藏。

    涟漪还想再说点什麽,就被风昭捂住了嘴,那边有人的脚步声在靠近。

    远远的听到有人在说话。“王,探子来报,大概三十来个人,正策马赶来,似乎是风晋的人。”

    “派人去劫住他们。”一个狠厉又冷的声音传来,在风昭怀里的涟漪,随著这个声音,顿时僵硬住了身子,听到他的话以後,又忍不住为赶来的风啸焦急起来。

    那个人的脚步在附近停了下来,等了一会,又传来他的声音。

    “我感觉她就在附近。”那个人的声音依旧冷冽,却隐隐带著一丝疯狂的渴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