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4.又见风啸

住家野狼2016-9-20 23:31:41Ctrl+D 收藏本站

    那句话一出口,涟漪的身子忍不住轻颤了一下,风昭下意识的抱紧了她,想要安抚她的紧张。

    脚步声一直没想起,那些人似乎就站在他们的头顶眺望。有时候,涟漪甚至觉得青亦已经发现了她,在想著要怎麽下来,所以才一直没有走开。

    她的紧张已经达到了最大值,手心也开始冒汗了,风昭心疼急了。只能用老办法对付她,抬起她致的小下巴,然後又吻住她的唇,将她的不安和恐惧,慢慢的驱散。

    当两个人再回过神时,上面的人已经走远了,似乎是另外一个队的人有什麽发现了。

    而山里的浓雾,随著阳光越来越强烈,而逐渐变得浅下来,能见度再提高,这对他们来说非常的不妙,因为练武之人的视力本就很好,只要雾再淡一些,他们藏在这里就一定会曝光,而风昭赌不起。

    他原本只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带著她藏起来,可是看来行不通。风啸似乎被他们的人劫住了,一时半会是赶不过来了,而他们藏身的位置现在看来并不保险。

    青亦的五感敏锐的让人心惊,每每都与他们擦身而过,却次次都差一点就发现他们。

    涟漪已经被他吓的六神无主了,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躲藏下去了。

    风昭细细的听了许久,确定那些人都离开了,这才低低的对涟漪说。

    “乖,不怕。我带你下山,他们现在都在到处找我们,要乖乖的听我的话。”

    涟漪听话的点点头,她当然知道形势紧急。然後风昭伸出手揽住她的腰,足尖轻点,又在山壁上借了一下力,两个人直直的向上跃起,几乎一眨眼就落在了刚才青亦站过的位置。

    四下打量了几眼,风昭立刻眼尖的找到一条看上去比较平缓,利於下山的道路,抱著她立刻就朝著那个方向走去。

    待两个人走过去之後,才被吓了一跳。那个位置正好可以到另外一边的山壁,青亦不知道是不是疯了,竟然让人放火烧山。

    这深山中年大雾,本来就湿气集中,他叫人运了不少火油浇在树上,一把火下去,大火放肆的蔓延开来,打来浓浓的黑烟,甚至把几个烧山的人都给呛得直不起腰。

    涟漪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愣住了,然後极小声的吐出一句。“他疯了麽”

    他确实是疯了,风昭点点头算是认同她这个想法,就算这山属於他们青川,也不是这样说烧就烧吧,这一烧谁知道要多少年才能长回来啊。

    这可是青川和南离的一道天然屏障,他就没有想过毁了这屏障之後,日後两国要是交手,青川岂不是再也占不到地势上的优势了麽或者说,他全部都知道,但是他已经豁出去了

    若是他想的这样的话,那麽这个青亦就真的太恐怖了。

    赶紧敛下心神,不再去胡思乱想,带著涟漪就开始往山下撤离,下山的路相当的难走,就算比起其它的地方稍显平坦,却依旧陡峭异常,涟漪窝在风昭的怀里。

    却又担心自己的体重增加了风昭的负担,扯著他的衣襟轻轻的开口。“放我下来吧,这样抱著我怎麽下山啊。”

    “你就那点重量,抱著你再爬几座山都不是问题,放你下来才慢,这里这麽难走,你还怕高”他勾起嘴角,轻轻的安抚她,然後继续借著那些树枝做庇护,带著她往山下撤。

    堪堪走到山中间的位置,就听到下面有人讲话的声音,虽然压的很低,可是在这空旷的山里,还是能传很远。

    “就在这里烧麽”“王方才说了,烧三面留一面,逼他们现身。”两个人在讨论,而周围还有更多的脚步声在走来走去,看来正在准备火油等东西。

    若是这里也烧起来就不妙了,火势蔓延的太快,他们可能会来不及撤离。还有就是,方才他们也说了,烧三面留一面,那岂不是说,待会只能束手就擒。

    这个时候,风昭的脑子里千回百转的想了许多,最後决定放手一搏。

    他突然将涟漪放下,然後藏到几块大石之间,周围的树木散的很开,就算待会烧起来了,一时半会也影响不到这里,而他会去替她抢时间。

    “宝贝,你躲在这里,等下我把人都引开了,你再沿著这条路下去。”

    “不要,你要去哪我害怕。”涟漪又是担忧又是害怕,拽著风昭的衣袖,就是不舍得让他走,外面都是青亦的人,风昭这麽出去很危险。

    风昭心疼的亲亲小脸,又放柔了声音哄她。“不怕不怕,昭哥哥只是去引开他们,不然他们点了火以後,我们都逃不了。”

    知道他说的事实,涟漪没办法否认,她知道她已经拖累了太多人,这个时候她再拖累风昭,也许两个人都会死在这里,强迫自己要勇敢,於是点点头答应了。

    风昭用包袱里拿出装水的皮袋,将一件衣服浸湿,然後递给涟漪。“待会下面要是没动静了,就捂著口鼻下山,山下往南走就是去南离的路,别吸入那些烟,小心呛。知道了麽”

    直到确定所有的细节都没关系的时候,风昭这才转身要往山下走。

    涟漪扯著他的衣角,依依不舍的看著他。“你要快点回来。”

    “乖,
娶我妈妈吧笔趣阁
我去引开那些人就回来找你,害怕就闭著眼数数。”他笑了笑,一如往常的和她约定。

    “可是数一百下,你又回不来。”下面似乎有不少人,他会折腾很久吧。

    风昭她的头,笑著说。“那就数一百个一百下。乖啊”

    终於,他还是走了,涟漪看著他消失的背影,心里酸酸的。若不是万不得已,她真的不愿意风昭离开她一步,她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又被风昭宠坏了。

    竖著耳朵细细的听著下面的声音,隐隐约约似乎传来了打斗声,可是又听不真切,她心里更慌了,只敢埋著头默默的等著风昭上来接她。

    林中的气氛静默的像是死了一样,下面的打斗声也听不见了,涟漪正在犹豫要不要下去看看,可是又想著风昭说,最少要等半个时辰没有动静之後,才可以出来。

    於是,再觉得害怕,她还是缩著一团,藏在那细小的夹缝里,默默的等待著时间过去。

    风里轻轻的传来什麽声音,她没有挺清楚,可是却敏感的察觉到周围的气氛陡然变了,是不是紧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第六感就会变得额外的敏锐。

    但是周围却一直没有发出声音,明明是和刚才一样的寂静,可是涟漪还是觉得似乎有什麽人在外面,那种低低的压抑的气氛,让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了。

    又过了好一会,才听到轻轻的低叹,她的寒毛顿时就立起来了,外面果然有人

    “王”有人轻轻的问著,声音离她不远。

    “我感觉她就在附近。”那个人不理他,只是自顾自的沈吟著,似乎在找什麽。

    涟漪的心提到嗓子眼了,外面的那个人竟然是青亦那个野兽的鼻子是不是也太灵了,方才藏在悬崖那,他也几乎发现他们了,现在也是,他就在外面了。

    就在青亦准备继续找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人踏空前来,落在他身前,气息不稳的说道。

    “已经发现风昭了,他强行突围,正在往北撤。”

    “他们几个人”青亦的声音突然多了一些激动,忍不住就抓住那个人的肩膀。

    那人闷哼了一声,似乎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只有一个人。”

    “和他在一起的女子呢不准任何人伤害她”青亦猛的抽回手,显得有些失落和气恼。

    那个人低低的呻吟了一声,然後立刻答道。“属下遵命。”

    “先抓到他再说。”青亦似乎下了决定,就这麽在山里漫无目的的找,也不是个办法,既然发现了风昭,只要逮到了那个人,就可以问出涟漪的下落。

    几个人瞬间往他撤离的方向追去,轻轻的几声破空的声音之後,就只剩下长久的静默。

    涟漪依旧不敢乱动,事实上,方才青亦在这里的那一会,已经快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那种随时会被发现的紧张,让她都不敢用力呼吸。

    确定他走了之後,她才敢大口大口的吸入新鲜的空气,缓解一下自己跳的不正常的心跳。

    看来风昭真的把那些人都引开了,现在应该是她可以下山的时候了。

    她揉揉自己有些发硬的肌,慢慢的从岩石的夹缝里爬出来,然後微微的活动了一下身子,这才拿著方才风昭给她的那件湿衣服,慢慢的朝著山下走。

    山路比想象中的更崎岖,风昭抱著她下山的时候,几步就走出去一大截,而她自己下去的时候,却小心翼翼的稳著身子,慢慢的一点一点往下爬,速度简直没有办法相比。

    越靠近山下,烟火的味道越重了,山下这一片虽然还没来得及烧起来,可是邻近的两面已经完全烧著了,林间的浓雾四散开来,开始变得曛人。

    涟漪拿著他事先给她准备好的湿衣服捂住口鼻,慢慢的往下走著,却依旧被那烟子给曛出了眼泪,但是现在可不是她撒娇的时候了,她只能一把一把的抹去眼泪,然後拖著有些乏力的身子,一直努力的往山下跑。

    若是她不抓紧风昭给她制造的机会和时间,磨磨蹭蹭的话,待会被青亦的人给抓住,那风昭的辛苦不是白白浪费了嘛,想到这个,她又无端生出了一些勇气。

    等她终於从山林里出来的时候,看到树林外横七竖八的倒了不少尸体,都是一击毙命的样子,料想肯定是风昭下的手,虽然看到尸体还是有些害怕,却比以前胆大了不少。

    闭著眼睛,闷著头就朝著杂草丛生的草堆里冲了过去,扒开那些密密匝匝缠绕著生长的杂草,她努力的朝著他方才说的南面走著。

    小手早就被那些锋利的草尖给划了不少小口子,痛的她轻轻抽气,却又不敢停下来,也不知道一直走了多久,等她终於从草堆里钻出来,看到山下的马路时,她差点忍不住要哭出来。

    耳边传来的是一阵疾驰的马蹄声,涟漪以为是青亦的人追来了,顿时一惊。

    等她抬起头往那个方向看去的时候,却对上了队伍最前面的那个人黝黑的眸子。

    啸哥哥她方才的担心和害怕,还有所受的那些委屈,似乎一下子就涌上来了。

    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有多想这个人,想见他想的心都痛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