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番外)绝爱 上

住家野狼2016-9-20 23:33:31Ctrl+D 收藏本站

    番外绝爱

    爱一个人到底可以爱到什麽程度

    他说不清楚,因为他觉得如果爱的真,如果真的爱,那一定是比天高比海深,永无止境的。

    都说爱有千百种姿态,可他爱的却是最苦的。

    明知道爱上她便是死路一条,明知道即使他倾尽所有,也换不回她一个回眸,明知道自己注定被伤到伤痕累累,他却执拗的,坚定不移的势要走到最後,哪怕自己的心被凌迟过千遍万遍,哪怕自己早就鲜血淋漓,哪怕这条路早就血流成河。

    涟漪,我只是爱你,用我的全部在爱你,即使我爱的那麽绝望。

    初见时,她被侍女们抱在怀里,他一时兴起的凑过去望,白玉雕成的孩儿,致漂亮的五官,灵动的眸子叽里咕噜的乱转,让他的视线一碰上便再也移不开了。

    从那时起,那个小人儿便不知不觉的在心里落了,每日总是要抽空过去看看,才算是完成任务一样,心满意足的回去休息。

    她不是个安分的孩子,甚至整个皇里再也找不出比她更特别的孩子了。

    她忽闪著一双清澈如秋水般的眸子,轻而易举的就攻陷了每个人,小嘴随时弯成月牙的形状,声音甜腻如蜜。每次听到她喊著,“昭哥哥。”

    他就不由自主的让自己的一颗心融化成水,他的妹妹啊,多麽甜美可爱的小人儿,他想用一切来宠著她,对她好。

    整个皇里也就他们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大家总是自然而然的围在了她的身边,就算不做什麽,只要听著她甜腻腻的声音,看著她致的小脸,便已经是一件快事了。

    偏偏她生了副和外貌完全不一样的恶魔子,若是硬要形容出来,那便是表里不一。

    她总是顶著天真无辜的小脸,忽闪著一双水漾的眸子,娇滴滴的扯著他撒娇,“昭哥哥,我听里的人说了。学傅大人最怕那种又黑又的毛毛虫。”

    看著她眸子里闪过的光,他便知道这丫头又不安分了。可是她却偏要做出一脸无辜,天真至极的表情,“我觉得毛毛虫很可爱啊,为什麽学傅大人不喜欢呢我们抓一条最可爱的送给他好不好。”

    小恶魔的表情那麽的惹人怜爱,她的声音那麽的甜腻,看著她颊边小小的酒窝。谁可以说不好呢,何况是早已经沈醉其中的他。

    当天下午,学傅大人被夹在书中的毛毛虫气到拂袖离去。他们又成功的赶走了这个月的第四个学傅,可是父王的怒火并不是好玩的。

    几个小鬼头战战兢兢的站在下面,谁都不敢抬头去看端坐在上首的风彻。

    风彻拿著学傅的卸任帖子,笑的异常沈,这群小毛头年纪小小就已经如此顽劣,半月不到已经逼走了四位学傅,他今日若是不严惩一番,他日他们岂不是要翻天了。

    几个孩子深知今日必然是要被罚了,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和害怕。唯独一个小丫头,轻轻咬著下唇小跑著过去,抱著风彻的小腿一摇一摇的撒娇。

    “父王,其实是涟漪的错。涟漪听到女们议论,说学傅大人很喜欢毛茸茸的东西,所以我想讨学傅大人开心,才特意让昭哥哥他们帮我去抓了毛毛虫的。”

    风彻的眼神移到涟漪那张笑容明媚的小脸上,黑眸里的温度悄悄的升了几度。“哦涟漪可真是有心了可是我怎麽听影夜说,学傅大人害怕毛毛虫的事,还是涟漪传出去的。”

    “”小人儿的笑容顿时僵硬了,正踌躇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下意识的就往前一步,迎著风彻压迫十足的眼神,将所有的罪责一个人揽了。“回父王,其实是我告诉涟漪皇妹的,捉毛毛虫还有夹在书里的人都是我。”

    “你身为皇兄竟然带头,罪加一等。若不小惩一番,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王。”

    危机就这麽解除了,他被父王打了几板子作为惩戒。几个胆子小的皇弟在一旁看的直掉眼泪,他抬眸看著那个真正的幕後指使者。

    她被风彻抱在怀里,可是她的眼睛却一直看著他,板子打下去的时候,她仿佛感同身受一般的忍不住眯起眼,然後瑟缩一下身子,引得风彻忍不住扬唇浅笑。

    他不怕疼,再有下一次,他恐怕还是会站出来替她担了下来,她那麽娇小柔软,怎麽会承受得起,虽然他知道风彻绝对不会这样子罚她。却发现自己连让她受到斥责都无法接受,所以要罚要骂,还是他来扛吧。

    彼时,他们青梅竹马,青春年少,对什麽都懵懵懂懂的,他甚至不知道那是意味著什麽,只当自己是一个好哥哥,是个最疼妹妹的好哥哥。

    惩罚完毕,风彻回去处理奏折了,几个孩子都吓的不轻。他一个人趴著忍痛,却见到她双眸含泪的走了过来,“昭哥哥,都是我不好,你痛不痛”

    他一怔,突然咧开唇笑了,虽然笑的龇牙咧嘴。

    只为这一句,哪怕再痛再苦他都能忍下来,他顿觉得无怨无悔。

    她被劫持了,他急的整日整夜都吃不下饭,睡不著觉。母妃只是摇摇头,“涟漪吉人自有天相,倒是你,别涟漪还没回来你就病了。”

    她人倒是回来了,可是心似乎却落在别处了,他不懂自己为什麽会这样想。

    可是,自那之後,她开口闭口便是大皇兄。风啸这个名字他听的都快起了老茧。

    他是骄傲的,也是自信的,就算这里将他那个无所不能的大皇兄给吹上了天,他只觉得自己便未必比别人差,他做得到自己一样做得到。

    那天,涟漪和他相约在湖边的小亭,满是憧憬的将大皇兄夸的天上有地上无。

    他却做不到入往常一般,只是听过便算,忍不住开口和她杠上了。“他再优秀也不过是个常人,再说了,你怎麽会知道这世上就没有比他更好的人。”

    涟漪似乎没想到他会反驳,楞了一下,气势汹汹的吼道。“切,你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子殿下,你懂什麽你知道麽军营里锻炼出来的男人,身上有一种沈稳坚毅的气质,旁的人本学不像。没有经历过战争洗礼的男人,也不算一个真正的男人,越是贫瘠和危险的地方,越是能锻炼一个男人”

    他愣住了,那一瞬他不知道该说些什麽,他与那个人之间的距离,并非是一日之间就可以追上的,他在战场杀敌,他在里逍遥,光凭这一点,他就无法和他站在一个起跑线上争胜负。

    涟漪抬著小脸,一脸鄙视的看著他,一副你还有什麽话好说的样子。

    让他的心里冒出了一股一股的酸意,还有难堪。他果然无论如何都比不过那个人麽。

    所以,她才会在大皇兄面前千依百顺,甜美又可人。而对他,从来都是呼来喝去,大呼小叫。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吻了大皇兄,却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他一眼麽

    他的心闷的更厉害了,忘不了,怎麽都忘不了。

    那一天,他想去找大皇兄指点武艺,涟漪总是在他耳畔说大皇兄的武艺如何高超,如何的绝世,他一时兴起跑了趟望月。

    却从敞开的窗户里看到,涟漪毫不迟疑的爬上了大皇兄的腿上,揽著他的脖子撒娇。

    大皇兄眼神闪烁,又羞涩又无措,连他来了都没有发现,一颗心完全落在了眼前的人身上,他知道自己不该看下去,也明白自己赶紧离开才对。

    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像是定住了一般,移动不能动,然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著涟漪将自己花瓣一样娇嫩的红唇印在了大皇兄的唇上,涟漪闭著眼睛吻的非常投入。而他也看到那一瞬,大皇兄的眼神突然变得柔情似水,温柔溢满了眸子,满到几乎要泄出来。

    原来,他不反抗,不挣扎,只是因为他不想拒绝,也对,谁又能拒绝掉涟漪呢。

    看著那丫头亲了个过瘾,忙不迭的从对方怀里滑下来,推开门就跑出了望月,他躲在墙角远远的看著,却觉得自己的心里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在呼呼的吹过。

    回头看了一眼大皇兄,他轻轻的抚著唇瓣,愣愣的出神。不知道他在想什麽,可是他的眸子温柔似水,那表情分明是欣喜和开心的。

    那天夜里,师父又来了,虽然他说自己算不上是他的师父,可是这麽多年来,他总是暗地里偷偷的传授他武艺,但他心里向来是将对方当做师父来敬仰的。

    自一看到他,师父的眉头就皱了一下。“看到了不该看的了”

    他明明不在中,却对中的一切了如指掌,他抬头看著星空,有些无奈的开口。

    “其实我教你武功,也是有著私心。”他早就猜到了,师父武艺超绝,每每进出皇犹如无人之境。而中那麽多皇子,却惟独挑中了他。

    他淡淡的将所有的因缘讲了一遍,然後告诉他。“她命里注定有一劫,若是逃不过,只怕这天下都会因她动荡几十年,杀戮四起,生灵涂炭。”

    “师父,我愿意。”他几乎没有多加思考便一口应了下来。

    师父忍不住犹豫再三,又重复问了一遍。“替她度劫,这可是九死一生的事。”

    就算没有多深厚的师徒感情,毕竟也指导了那麽多年,他终究还是在最後关头犹豫了,说九死一生也是好听,看天象显示那分明是有去无回的死路,用自身替己身,以命换命。

    他再一次表示自己愿意,若是为了她而死,那麽他心甘情愿。

    “痴儿”师父无奈叹息,只能将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为的不过是让他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而他更加的刻苦,却不是为了能活下去,只是为了护得她安全。

    涟漪,有些东西,你不用知道,也不会知道,这是我的决定,我只想护你平安。

    她虽然爱胡闹,爱使鬼点
老师的真面目txt下载
子,可是她却纯真,却依旧干净的一尘不染,她的心纯洁透明的犹如水晶,皇怎麽会有这麽干净的孩子。

    他也是後来才发现,风彻为了她,将整个世界都封锁了。他们那时候还很小,皇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全世界了。但是这里确是最险和黑暗的世界,却有那麽一个人,将这个世界纵在自己手里。

    他藏起了所有深不见底的黑,只露出了它光明堂皇的白,所有的消息在传入涟漪耳中之前,必然先被风彻过滤了一遍。每个人都是善良热情,每个人都是温柔可爱,风彻义无反顾的为她打造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想要站在她身边,能够站在她身边的人已经足够多,他从来都是多余的那一个。

    每个人的心里都藏了一个秘密,他们像是互相攀比似的宠她爱她,而他只是在一旁看著,他也有一个秘密,只是他没有争取的资格。

    她只当他是玩伴,是亲人,是可以肆无忌惮倾诉的对象,却不知道这个人在听著她那些烦恼的时候,心里又是怎麽样的疼痛,可是最终,他只能装出没心没肺的样子哄她开心。

    有那麽多人爱你,宠你,可以陪伴在你身边,但是可以救你命的只有我一个,如果我的死可以换来你欢欣的笑颜,甜蜜的幸福,那麽何乐而不为呢涟漪,为了你,我从来不怕死。

    他终於成年了,十五生辰的时候。风彻本想指给他一个有实权却又很得清闲的职位。

    他却毅然的推掉了,他只记得自己当时斩钉截铁的说。

    “父王,我想去前线。”

    席间众人皆惶恐,竟然有人自愿请命去前线,而且还选了一个最贫瘠最苦寒的地方。

    风彻准了他的要求,他收拾行李准备出发的那一天,涟漪特意来找了他。

    她皱著一张小脸,不知道是因为诧异还是想不通,她拉著他的手央求,如同以往每一次那样,她很聪明,知道她提出的要求,他从来就不会拒绝。

    “昭哥哥,你不要去那麽远好不好,留在里陪我不好麽”

    好,当然好,我何尝想要离开你身边,到那麽远的地方去呢。可是我不能不去啊,涟漪,若是我不离开,若是我不试著追上他们,那麽我更没有站在你身边的位置了。

    被拒绝了的她,气鼓鼓的嘟著嘴,狠狠的咒他。“臭风昭,你去死前线那麽艰苦,那麽危险,你当是好玩的麽,你要是死在那里,我才不会替你伤心呢”

    说完,就气冲冲的跑了。他在她身後痴痴的望著她离去的背影,每一次,他都是看著她离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而她从来没有看过他的背影,她总是在他之前,便先转了身,迈开步子,走的毫不犹豫。

    此去经年,已不知何时能归,就算只是个背影,他也想要深深的记在心里。

    当他骑上马离开聆风的那一刻,心里还是无法抑制的痛了起来。他不想离开,却不得不离开,他想要爱,却不能去爱,他能做的不过是留得这条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替她而死。

    这一去,便是数个寒暑,他在前线奋勇杀敌,守著风越的家门口,让她能在家的後方安静的沈睡,开心的嬉戏。

    这份爱,爱的深沈,爱的绝望。却,甘之如饴。

    等他再一次回到聆风的时候,是她满十五时。那麽多年未见,他归心似箭,一路上连著跑死了两匹马,数日未曾合眼,却丝毫不觉得疲惫。

    可是,到了聆风之後,她一次都未曾想起要见他,他落寞的坐在自己的府上发呆,整日整夜,心里寂寞的犹如的万里冰原。

    终於等到她想起他来了,他急匆匆的,连衣裳都来不及换,便马不停蹄的入了。

    却不想,她张口便是要他帮忙,而且还不是一个小忙。他不是傻子,这件事看上去远没有表面上那麽简单,敌国的余孽,还是皇戚。若不是风彻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度,又或者是为了暗中牵制流御,只怕这流云裳早死了几万次了。

    可是看著她那期待的眼神,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末了,他只能笑著答应下来。

    她顿时送了一口气,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颜,光彩照人,他也心动不已。

    看著凉亭里飘舞的白纱,他突然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开口。“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只要你高兴,我怎麽样又如何呢。”

    就算你让我即刻去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她开开心心的离开了,徒留他一个人站在原地,看著她远去的背影,恍然若失。

    秀妃皱著眉,轻轻的掀开白纱走了进来,看著他便是轻轻的一叹。

    “谢谢母妃。”他知道那丫头的心思,一定瞒不过他聪慧过人的母妃,只怕秀妃早就看出了涟漪的目的,却还是没有迟疑的派人去请了他入。

    作为一个母亲,谁又做得到,明知道前路危险,却还是让自己的孩子冲上去。

    “你长大了,自己知道自己该做什麽。”她有些黯然的开口,似乎早就做出了决定。

    多年前的那一个夜晚,他躲在园子里,疯狂的酗酒,却被她看到了。

    那一日他终於将心中憋了多时的泪水哭个一干二净,他不是木头人,他也会觉得委屈,也会觉得难受,更会觉得伤心。他再怎麽努力,也换不回她一个回眸,她的眼里早就被那两个男人给占的满满的,他不进去,也没资格去。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会伤心,他的心痛到极限,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倾诉。

    除了酒,没有什麽可以麻痹他的神智。就在那一夜,他看到他的母妃用同样心碎的眼神望著他,那一瞬,所有的坚强和防备都被瓦解了。

    他竟然不顾一切的将心中藏了那麽多年的秘密曝光与人前。谁在乎他多痛,谁想过他多苦,他只能装出没心没肺的样子,肆无忌惮的笑著。

    若是有朝一日,他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涟漪还会记得他麽还会愿意和他说话麽

    无论我再如何不济,如何的渺小,终归我比他们两个都更亲近你,我知道如何可以让你忘记烦恼,知道如何能最快的逗你开心,这就是我的价值。

    “你决定了麽”秀妃的长发被清风吹气,在空中打著卷缠绕在一起。

    纠缠的发丝如同她的心情。他知道她的伤心和难过,也知道自己非常不孝。

    可是他的决定谁都更改不了,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母妃,下辈子和下下辈子,孩儿欠您的,恐怕都还不清了吧。”

    “为什麽不告诉她呢”明知道这是重罪,明知道依风彻的脾气,这一次也许会死。

    那麽,既然要替她去死,为什麽也不大大方方的告诉她呢,为什麽要藏起来,秀妃就是看不惯他的隐忍和沈默,这个孩子总是让她那麽心痛,那麽心痛啊

    “不要告诉她,就算我有不测,就让我带著这个秘密离开吧。”

    直到这个时候,还是在为她著想麽。她的心地太善良,最无法忍受别人因为她而受到伤害,从小就是如此,每次被罚,虽然她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可是眼里的心疼却似乎恨不得自己全替他受了才好。

    他甚至都想不起,自己是从何时,是如何爱上她的了。

    只是,当他发现的时候,便已经爱她入骨,像是深深的刻在了灵魂深处一样。

    “我爱不了她,自然有人会替我去爱她,我能做的是让她的幸福更幸福而已。”

    若是让她知道了,只怕凭她的子,这辈子也不会幸福了。她的心底必然要因为他的死留下影和抹不去的一块。

    风彻和风啸那麽努力为她撑住了这片天空,就是为了让她无忧无虑,纯真无暇。

    那麽,我又怎麽能让自己去污染了她呢,我又怎麽舍得看著她一辈子不幸福。

    她生辰的那一夜,看著她神色慌张的坐在风彻的怀里,他头一次毫不掩饰,肆无忌惮的看著她,就算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往这边投来一瞥。

    也许是最後一次看她了,他默默的喝下面前的一壶酒,等著东窗事发之後的骚乱。

    果然,风彻老神在在的看著他们几个在他眼皮底下耍花枪,然後得意的等著在最後的时刻,给他们一个宣判,顺便让涟漪死了离开他展翅的那颗心。

    只可惜,他没有料到的是,他自从答应了涟漪的那一天起,便私下找了风啸。

    风彻的计划被打乱了,他怒不可遏,看著跪在大殿之上的生死兄弟,他毫不犹豫的起身。

    “慢著,是我指使他的,要杀就杀我吧。”

    他如同之前的每一次,将她闯下的祸,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

    风彻嘴角带著冷笑,毫不留情的宣判道。“拉下去,三日後处死。”

    他微微的垂下眼,心里竟然带著一股释然,也许,死才是他唯一的解脱吧。

    却不想,那个从来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骄傲的小公主。却可以为了他,跪在了风彻的面前,风彻的脸色难看的厉害,但是更多的却是嫉妒。

    也对,想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竟然为了别的男人向他下跪,他如何能忍呢。

    只是,涟漪,你知道麽不需要跪,也不需要求任何人,更不需要哭的那麽伤心。

    昭哥哥,不後悔,更不会怕。这条命从来都是你的,我活著的意义便是要为你而死。

    我心里有一个秘密,就算即将死去,却依旧无法开口告诉你。

    就让我的死将它带入地底吧,我即将消散如云烟,可是我的心,我的爱长存不灭。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有一个笨蛋曾那麽绝望的爱过你。

    那麽,那麽的绝望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