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绝不放开你

住家野狼2016-9-20 23:33:57Ctrl+D 收藏本站

    她睁开眼,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下一刻却发现自己眼前是一片漆黑,什麽都看不见。

    对啊,她怎麽忘了呢,她已经瞎了呀。

    “涟漪,涟漪”熟悉的声音带著惊喜,然後下一刻她被那个人紧紧的拥在怀里。

    昏迷之前的所有记忆又浮了上来,那声清脆的破裂声,还有那漫天扬起的大风,她的心像是被重重的拧了一下似的。

    眼泪又一次冒了出来,一下子就将眼前的纱布湿透了。

    “涟漪,别哭,别哭啊。”风啸慌张不已,“算啸哥哥求你了好不好,别哭了。再哭下去你真的会瞎的,啸哥哥从不求人,算啸哥哥求你一次好麽”

    “啸哥哥”听他这麽一说,她的眼泪顿时流的更凶了。“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昭哥哥不会死的,不会不会”

    尸骨无存,那四个字她怎麽都说不出口,只是疯狂的落泪,却怎麽都洗不去口的那团疼痛,好恨她从来没有这麽恨过

    风啸只能手忙脚乱的替她抹去眼泪,喊著让人去找大夫,眼上的纱布已经完全浸湿了,得赶紧过来换上新的药了。

    等大夫赶到的时候,她又一次哭晕过去了。

    “王,涟漪公主不能再哭了,再哭下去真的要瞎了。”大夫查看了她的眼睛之後,显得比风啸更焦急。

    风啸何尝不知道,可是他有什麽办法,难道涟漪醒过来就将她打晕麽

    在他心慌意乱,坎坷不安的等了半天之後,涟漪再一次醒来了,可是谢天谢地,她没有向之前一样醒过来就开始哭。

    可是,这样的异样反而让风啸更加觉得心慌了,她该不是已经哭不出来了吧。

    “涟漪”他轻柔的伸出手轻轻的触碰她的脸颊,小心翼翼的问著。

    涟漪转向他的方向,“啸哥哥我的眼睛能好麽”

    她的声音显得很淡定,她冷静下来了麽风啸不确定,所以他仍旧有些不放心,将她揽入怀里,轻轻的拍著她。“会好的,啸哥哥不会让涟漪有事的。”

    她闻言微微的笑了一下,她想通了。她要是继续肆无忌惮的让自己陷在悲痛中,那麽风昭的仇岂不是一辈子都报不了了。

    更何况,她痛苦的同时还在折磨著爱她的人,啸哥哥,涟漪咬住下唇,她其实早就醒来了,却一直不敢真的醒过来。

    因为风啸哭了。那个被她当做天神一样的啸哥哥,竟然哭了,他的眼泪滴在她的手上,像是硫酸一样灼烧的她的皮肤都痛起来。

    她这才开始冷静下来,风涟漪你要坚强,昭哥哥不能白死,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让青亦血债血偿麽,可是你除了天天躲在被子里哭泣,你还做了什麽你伤害的人还不够多麽,连啸哥哥都被你逼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继续麽

    不要再自暴自弃了,你要坚强点,昭哥哥也不会想看到这麽可怜的自己吧。

    “啸哥哥,我要报仇。”她轻轻的靠上风啸的肩,像是发誓一样的说。风啸轻轻的抚著她消瘦的小脸,点了点头,又想起她已经看不见了,忙柔声说。“好,你要赶快好起来,把眼睛养好,我们去替风昭报仇。”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涟漪闷著头闻著风啸身上淡淡的桂花一样的气息,慢慢的安下心来。

    青亦,你就这麽毁了我的幸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一样会毁了你,不惜一切代价。

    风越的王里,风彻坐在书房里,面前是厚厚的一叠奏折。和青川已经开战好几天了,桌上的大部分都是战报和前线的情况。

    一开始,因为他急急忙忙的赶赴回,并没有做下太多的准备,青月带著大军杀到的时候,风越的守军确实被压制住了,也一直处於下风。

    可是就在几天前,青月突然离开了前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南离边境。而同时,青亦也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同一个地方。当时他就怀疑,能
独家记忆帖吧
让青家兄弟这麽不冷静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发现涟漪了。

    他立即让影夜赶了过去,可是终归还是晚了一步,还是晚了啊。

    看著手上那份密信,风彻一贯冷静的面容出现了破裂,黑眸里是危险的风暴漩涡。

    昭殿下已死,涟漪公主已瞎。寥寥几个字,让风彻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生生撕裂了,虽然和风昭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但是他为了风越付出的功绩,谁都看在了眼里。他的离去对风越来说损失太大了,就算退一万步,那也是他的儿子啊,血脉相连的骨。

    更让他几欲疯狂的是後面那句话,涟漪瞎了涟漪怎麽会瞎了是因为风昭的死麽,说不嫉妒是假的,可是心痛却占的更多,凭他的深沈又怎麽会不知道,涟漪只怕是爱上风昭了吧,昭儿那个孩子从小就对她死心塌地,却从未生出要占有或是要表露的心思。

    所以他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仍由他这麽去了前线,本以为这孩子的心思藏的那麽深,涟漪这辈子也猜不出来,可是,他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麽

    涟漪是个迟钝的孩子,在她的身边待久了,她反而会因为习惯而无视那些异样的情愫,也许她早就喜欢上风昭了吧。风彻默默的叹了口气,其实涟漪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吧,每次做错事他惩罚风昭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显得多心疼。

    她以为风昭只是哥哥,只是她最好的朋友,她自己却不知道,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把风昭放在了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了,否则,当初她怎麽就毫不犹豫的替风昭跪下来求他。

    其实,你早就爱上他了吧,也许比爱上我们都更早,所以他的离去,才会让你哭瞎了双眼。

    “王兄,别再喝了”青月站在卧室的门口,微微的皱著眉看著屋里那个躺的横七竖八的男人,还有他身边那一地的酒坛。

    青亦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撇撇嘴,“不用你管,回军营去吧。”

    “既然你这麽痛苦,为何还要那麽激她。”青月想不通。再如何讨厌风昭,也不用做的那麽绝,这一次青亦真的是完全不留後路了,他命知道涟漪这个人最重感情。

    青亦突然低低的笑出声来,双眼布满了血丝,看上去比平时更骇人。

    “你说呢”他笑到声音都变得嘶哑了,才慢慢的停住。

    青月低下眸子,静默的站著,最後还是忍不住劝他。“哥,她不会只属於你的,你这麽做只是将她越逼越远,酗酒伤身,适可而止吧。”

    说完,他淡淡的转身离开了,这儿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而风越那场战争,既然开始了就意味著不可能轻易收场了。

    看著青月逐渐远去的背影,青亦忍不住摔了一个酒坛,他怎麽会不知道,他心里明明最清楚,却还是做了。谁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麽,他是那麽的爱她啊,就算她背著他和风彻翻云覆雨,他都可以当做什麽都没发生过,什麽都不追究。

    只要她肯留在他身边就好,可是她偏偏就这麽被人给劫去了,谁知道那几天他是如何的心急如焚,日日夜夜无法安睡,生怕她受了伤害受了委屈。

    可是她倒好,刚刚和风彻温存过,立刻又投入了风昭的怀抱,她的眼里何曾有过他

    他嫉妒,疯狂的嫉妒,连风昭都可以得到她的爱,凭什麽凭什麽他得不到他们做得到的他也可以做到啊,为什麽她从来不回头看看他呢。

    我得不到的,我也不让别人得到

    涟漪你伤心了是麽那你知道麽我心里比你还要痛上百倍千倍,你爱风昭,我就弄死风昭,你爱风彻,我也不会放过风彻,还有那个风啸,我要让你爱的男人一个个死在你面前。

    我会让你明白的,你能爱的可以爱的只有我啊

    就算你不爱我,我困也要困你一辈子,囚也要囚你这一世,你既然招惹了我,就要负责到底,这生生世世我绝对不会放开你。

    绝对不会放开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