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梦境和现实

住家野狼2016-9-20 23:35:15Ctrl+D 收藏本站

    “你在干嘛”她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就是一张笑的不怀好意的脸。

    伸出拳头就揍在对方的头上,果然,对方立刻哀嚎不已。呸呸呸她有那麽大的气力麽,装什麽装啊“死风昭你再叫信不信我毒哑你”

    “你怎麽这麽毒啊,我好歹也是你哥哥吧。”风昭揉揉被她打了一下的额头不满的说。

    “你不要打扰我,我有很要紧的事。”她怒斥著,然後四处搜索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她们,她将风昭甩在後面,悄悄的往殿里潜进去。

    风昭却不死心的跟了上来,准备看看她在做什麽,跟了她一小段之後,终於明白了她的意图,嘴角抽筋的劝道,“不是吧,你是不是嫌小命太长啊”

    “要你管啊,你别跟著我啦。”她不耐烦的把他推开一点,可是风昭又再接再厉的贴了上来,然後非常肯定的说,“我当然要跟你一起去,我保证我不吭声。”

    知道那个牛皮糖不会这麽简单的放过她,她皱了下眉头不吭声了,想跟就让他跟著吧,待会要是被责罚了,他不要後悔就好。

    “你就这麽进去了你不怕要是父王发现,我们都会死麽。你以为父王会像上一次一样的麽那麽轻易就原谅了我们”风昭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说到这个涟漪就来气,“父王他骗我”

    “呃其实也不算骗,你要知道,这个是不可能的啊,正常的男人都会”

    “我知道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可是做不到就不要说出口”这才是最重要的,言而有信才是男人好不好,做不到就别说大话啊,说出了大话又做不到,摆明了要让人看笑话

    风昭赶紧捂住她的小嘴,示意她小声一点。“你怕别人听不到麽”

    “切我才不怕我就是要进去拆穿他”涟漪的心情有些不爽,本来刚开始只是要进去看看而已,可是风昭这麽一说,她顿时觉得不爽了什麽叫男人都会

    她正要往前走,却被风昭拉住了,他一脸的无奈。“涟漪,你还小麽,别这样”

    “小我哪里小了你才小呢”涟漪怒了,不知道女人最讨厌别人说她小麽

    风昭瞥了她一眼,再次嘴角抽筋的低喃,“你难道以为你很大了麽,在我看来,你不过还是个完全没发育的小女孩而已”

    不过他低估了涟漪的耳力,因为那个人马上就怒火中烧的揪著他的耳朵咒骂还击了。

    “是啊是啊,我小又怎麽了你呢你这个阳痿男”

    现在换做风昭要吐血了,他招谁惹谁了就被这麽毫不留情的给诅咒了,而且对方还毫不客气的继续诅咒他,“你还早泄你还不举你去死”

    “老天爷啊我可不想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亲手掐死自己妹妹的哥哥”风昭咬牙切齿。

    涟漪白了他一眼,“我也不想当一个笨蛋的妹妹。”

    两个人不动声色的潜入了盘龙殿,大厅中,风彻靠在椅子淡淡的看著,一个妖娆的舞姬在他面前翩翩起舞,边跳还边把身上的舞衣都给脱到一边,接著她几近全裸的靠近了风彻,甚至还很不要脸的坐在了风彻的大腿上。

    涟漪戳了戳身边的风昭,低语道。“瞧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风昭斩钉截铁的反驳,“不是每一个人都这样,我绝不会碰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我知道啊,可是全天下的美人都是你们喜欢的。”这句话让风昭彻底无语了。

    看了一会儿,发现那美人的手越来越不规矩了,甚至都直接探入了风彻的怀里,涟漪耸耸肩拉著风昭从原路退了出去,接下来会发生什麽,再笨也该知道了。

    直到两个人离开了之後,风彻才不耐烦的开口。“退下,我困了。”

    舞姬不舍的从他的腿上爬了下去,将散落一地的衣衫捡了起来,行了个礼就慢慢的退下了。

    风昭和涟漪坐在湖中的小亭里,风昭看著心情不佳的涟漪,拍拍她的肩,“别想那麽多了,这也没什麽,父王若是一个妃子都不宠幸,还会有我们麽”

    涟漪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送他,“我不是生气这个,我是担心啸哥哥,也有很多人会送美貌的侍妾给他吧喂喂喂,你不是快十四了麽,是不是也有人给你送侍妾了”

    “早早就有了啊,我没收下而已。大皇兄的话,只怕更多吧
神秘之旅sodu
。”谁知道他这一句话让眼前的小女孩脸色更难看了。

    “唉,这世上的好男人绝种了麽就没有那种大丈夫一诺千金,言而有信又洁身只好,一辈子只锺情一个女人的男人了”她闷闷不乐的扯著手里的花,抱怨道。

    风昭楞了一下,然後轻轻的在她身後许下了一个承诺。“会有的,最少,我会尽力做到的。”

    只不过,当时的她满门心思都在想别的事,没有将他的话给放在心上。

    “涟漪涟漪醒醒”她被人轻轻的摇醒,这才发现脸颊两边湿湿的有些冰凉。

    她不好意思的将两颊的泪水抹去,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又哭了”

    风啸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麽,只是爱怜的拥紧她。“没事的,啸哥哥都知道,涟漪已经很坚强了,是不是又做梦了”

    是的,自从风昭离开之後,每一晚她都会梦到他,梦到他们小时候的事,从前不知道自己的记忆竟然这麽好,大概从两岁开始,生命中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和他嬉笑打闹著过来的。

    那些像幻灯片一样的记忆总是不断回放,她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在她完全没有察觉的时候,已经刻入了她的灵魂深处,他的温柔似乎无处不在,只是以前都被她忽视了。

    风啸轻轻的拍著她的背,无声的安慰著她。本来他也睡著了,只是突然感觉到前一片湿凉,才猛的惊醒过来,明白她又在梦中哭了。

    涟漪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自从她看不见以後,为了照顾她,风啸搬过来和她同吃同住,甚至晚上都睡在她身边,就怕她半夜里突然醒来想要喝水或者要去小解,有个人在身边就什麽都可以照顾到了。

    最让涟漪过意不去的却是,几乎每一晚她都会从梦中哭醒,有时候甚至一晚上还要哭好几次,虽然她现在哭的时间不长了,对眼睛的伤害并不大,可是每次她在梦里哭了,啸哥哥总是会温柔的唤醒她,替她擦去眼泪,再一次的将她哄入睡。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累赘,她完全霸占了风啸的时间,吃饭也好睡觉也好,谈论公事的时候也总喜欢带上她,他说是因为需要多一个人给些建议,其实涟漪自己清楚,啸哥哥只是怕她没在他身边,会发生什麽事。

    “对不起,我觉得自己好没用,什麽忙也帮不上,只会随便使子,就连眼睛也是。”她垂著头开始将这几日心里的不舒服吐露出来。“我看不见了,不但让你们担心,还耽误了你所有的时间,甚至连晚上睡著了也不安分,也要让你心。啸哥哥,我真没用”

    风啸凑过去吻她的小脸,“不准这样说自己。其实,你知道麽”

    “涟漪我很开心,真的。虽然你看不见了,我确实很担心,可是像现在这样,你要喝水,我去给你倒,你要吃饭,我一口一口的喂给你,你想要出去,我搀扶著你走,甚至晚上你睡了,我也能躺在一旁看著你。我一点都不觉得累,我只觉得幸福。”风啸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像是春风一样,暖暖的带著醉人的微醺。

    “像这样子,如果我不在,你就没办法做别的事。你需要我,你离不开我,这种感觉很好。涟漪,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别那麽说自己,你知道我能照顾你能陪著你,我心里多开心多幸福麽”

    涟漪呆住了,风啸平时并不太多话,可是这一晚他说了很多,但是却让涟漪更了解他了。是啊,她怎麽忘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别人眼里再如何厉害再如何风光,在她面前永远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她张开手将他环抱住,笑的甜丝丝的。“啸哥哥,我离不开你的。你要是不管我了,我怎麽办呢没人给我喂饭了,谁会像你那麽细心,知道我喜欢的菜色。更没人像你一样,知道我什麽时候会口渴,然後就已经将茶水预备好了。你说,我离开你了,我能怎麽办呢”

    男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更何况是心爱的女人说的。不管是多冷酷多深沈的男人都是一样的,风啸的情绪也激动了,他抱著涟漪也跟著笑了起来。

    也许她这辈子还是无法从失去风昭的影里走出来,可是也正是因为她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所以她更明白了,怎样去珍惜眼前的人,不要伤害他,不要让他难过。

    涟漪,你还有一次机会,可以让你爱的人幸福,你不要再失去它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