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4 突来的变故

住家野狼2016-9-20 23:39:39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当夜就回去写了一封信给风啸,细细的写了流御身上的症状,又将自己的猜测也写下来,最後将流御的猜测加上,最後才放松下紧张了一天的心情,在信的末尾细细的写下。

    啸哥哥,我好想好想你们,离开你们之後,我发现我自己好没用,我似乎一点忙都帮不上,可是我真的想要变得有点用,我也想帮上你和彻的忙,请不要担心我,只要你们愿意支持我,我就无论如何都有勇气可以坚持下去

    当风啸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早晨了,拿著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文清坐在一边等著他商量事情,等了许久,都喝了两壶茶了,还见到他一个人傻兮兮的笑著。

    终於忍不住开口道。“我说你笑了一早上了,嘴不酸麽”

    风啸懒得理他,将前几页交代城中瘟疫变化的书信递给了文清,文清接过去看了一遍,也大概知道了城中此刻危机重重的状况,自己留著最後一章,依旧边看边笑。

    文清看了涟漪分析的状况,结合现在流御病症的状况,马上去召集了军中的几位军医。看了一眼还在傻乐的风啸,终於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己去主持大局了。

    再英明的男人,遇到了爱情,一样会变成笨蛋。文清第一个深深的感受到

    。

    风啸又看了几遍,才将那些书信全部整理好准备收起来,却看到桌上摆著的另外一封信,那是风彻的,信里介绍了一下风越和青川大战的局面,然後都是在问涟漪的近况。

    风啸原本准备提笔回复一些什麽,又看到涟漪刚来的那封信,干脆将涟漪的亲笔信折起来,又提笔写了几句自己对大战的看法,将两封信放进一个特制的竹筒里,让人赶紧送了回去,担心和在乎涟漪的人并不只有他一个,那个人只怕也快疯了吧。

    风啸笑了笑,当初一直觉得,涟漪必须选择他们其中的一个,如果涟漪选择不了,那麽他们就斗个你死我活,然後再带走涟漪。

    现在,似乎双方都学会了忍耐住那自尊心作祟的占有欲,开始学会了互相体谅,甚至连一贯霸道的父王都开始学会了和他们站在同样的高度来对话。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风昭啊。想到那个人,风啸的神色低靡了许多,他用生命的教训告诉了所有风家的人,用什麽样的方式去爱涟漪才是最正确的。

    一味的蛮横和掠夺,不但不会得到她,只会把她推离的越来越远。

    当初他也以为,他和父王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好好相处过。就算翻脸之後,也不会有多少感觉,若是注定两个人之中只能活下的那个拥有涟漪,他甚至不介意弑父。

    直到风昭死後,他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风家人的血是无论什麽都无法割断的,风昭的死让他们肝肠寸断,谁说不常相处就不会有感情了,那是亲兄弟亲手足啊,从来不提什麽过分的要求,也从来不会高调的引人注目。

    他只会在别人最需要他的时候,最适时的出现,默默的一个人承担了所有,却仍旧在为他们之间尴尬的关系做调和,他做的不多,却总是最关键的。

    谁说男人就不会伤心,就不会难过了。甚至连涟漪都不知道,直到
都市回收霸主帖吧
风昭死後,他默默的哭了两日,每次都不敢让人发现,因为那个时候涟漪比他更需要照顾,更需要安慰。

    男人注定不能有太多伤心的时间,并不是他就不在意。他甚至收到影夜的密信,说风彻知道风昭死的那一晚,喝了一整晚的闷酒,早上他就喊他上朝时,发现他的枕头湿了大半。

    谁说,他们就是没心没情的人呢,只是他们以前没有发现罢了。

    是涟漪教会了他们怎麽去爱人,又是风昭教会了他们,怎样去爱一个人才是正确的。

    风啸忍不住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将涌上心头的酸涩压下去。到另外一个帐篷去找文清,却正好看到文清和几个军医正在皱著眉头翻医术。

    看到他来,文清解释道。“涟漪公主的信里提到,这可能是一种毒,我刚才和几位军医商议了一下,他们认为这种可能也不是不可能,我们正在找有可能的毒物。”

    风啸皱了下眉,虽然毒药不在他的专长内,可是他的全局观却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抢,他第一个抓到的重点就是。“如果是毒,又需要大面积的投毒,那麽就把范围锁定在南离境内,既然投毒那麽必然还准备了解药,这解药肯定也是大量存储的。”

    文清眼前一亮,立刻反应了过来。“对呀我刚才怎麽没想到,必然是在南离这一带的毒物才对,这下可以缩小了不少范围。”

    几个军医面露喜色,然後继续翻找著地上的一堆医术。风啸坐在旁边淡淡的看著,却听到一个军医诧异了一声。“这本是什麽书本看不懂。”

    风啸顺手接了过来看,书里有画著草药模样的植物,但是备注的小字全部都是看不懂的文字,他又细细的翻了几页,全部都是相同的文字,正准备丢到一边,却突然想到什麽似地,又翻到封页看了一下。

    “文清,你看一下,这本书是不是有点眼熟”听到风啸的话,文清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然後又接过去细细的看了一下,这才摩擦著下巴狐疑道。“这本书有点像师父房里的那本啊,只不过後来我就没再见过了。”

    风啸突然勾起嘴角微笑了起来,“南离得救了。”

    一时间,整个帐篷里的所有人都诧异的抬起头看向风啸,风啸举起那本书对著文清说道。“马上派人将这本书送到里面去,亲手交给涟漪。”

    “这本书真的是师父的”文清似乎想到了,顿时明白了风啸的自信。

    师父说过,有本书只有涟漪才看得懂,而她一定会用到那本书,那个老人一生堪破天机无数,也一直在为了天下苍生的兴衰而奔波劳碌,这一次,他又间接的救下了整个南离王都。

    “师父”风啸突然感慨不已,却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文清拍拍他的肩膀,同他一样感慨不已。却不自然的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面带惋惜的说,“师父始终想要救下风昭临终之前还奔波了那麽久”

    “天命难违”风啸咬了咬下唇,就算是师父,也终究还是有无法做到的事啊。

    提起那个人,众人之间的气氛再一次低靡下去。

    也许,终有一天可以放下吧,也许,终其一生也忘不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