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5 遇见了不该见的人

住家野狼2016-9-20 23:40:5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拿到书的时候愣了楞,这本书竟然又回到了她的手里,当时从里逃出去的时候,明明是忘记带了的。不知道为什麽又辗转到了风啸的手上,难道这就是命

    她想到曾经天玄老人将书交到他手上时,说过她一定会有用得到。她看到风啸的信上有他的建议,应该是适宜在南离生长的药物,才能在南离大片的使用,而且解药一定也能在周围找到,毕竟投毒也会有人误食。

    就目前来说,瘟疫一直在民间蔓延,却始终没有蔓延到王。大概可以判定,王里的人绝对是主谋,投毒可能是他们一手策划,而解药一定能在王里找到。

    此时此刻,瘟疫等於毒药这个念头几乎已经在他们这些人的心里定型了。就差知道这是什麽样的毒物,该用什麽样的解药而已了。

    这件事虽然没有人给涟漪什麽压力,可是她却知道,啸哥哥给她带来这本书,是全然的信任,是对她一种默默的支持,一瞬间变的神百倍。

    当夜就点著灯细细的看了一整夜的书,书上有各种各样普通医术上没有记载的特殊植物,有的可以救人,有的可以害人,也又互相掺杂在一起吃下便成了毒药的。

    涟漪不是没有怀疑过,也有食物中毒的可能,但是当时流御中毒是本没有吃过东西的,顶多也就是一起喝了点水,可是一起出去的众人,都喝过了水,怎麽偏偏流御中了招呢,这其中到底是哪一环节出了错呢。

    涟漪抓破了头都想不到,只能悄悄的换上了便装,打扮成了一个瘦弱的书生模样。

    背上了小褡裢,就这麽悄悄的出了自己的屋子,还以为天没有亮,偷偷溜出去不会有人发现,就连下楼梯害怕被他们发现,她还特意把鞋子给脱了提在手上。

    轻手轻脚的下了楼梯,这一段路平时走起来不过觉得是几步而已,此刻走起来只觉得分外的吃力和漫长,好不容易走完,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刚把鞋子给套上,一走到大厅就傻眼了,第一眼对上的是梁桑似笑非笑的眼神。

    然後是他身後那四位面无表情的侍卫,涟漪忍不住撇下嘴,无奈的指著梁桑抱怨。“好你个梁桑你早就知道我要溜出去了对不对你竟然在这里堵我,好过分啊”

    “唉,公主殿下,属下冤枉了我们只是睡不著在这里休息而已,谁知道您这麽早就睡不著,偏偏撞在一起了呢”梁桑笑的有些不怀好意,似乎别有所指。

    涟漪气呼呼的上前踢了他一脚,不爽的说。“怎麽样你想拦住我麽我可是有啸哥哥的许可,让我去调查这次事件”她叉著腰,一副死都不妥协的样子。

    梁桑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给她倒了一杯茶。“谁说要拦著你了,我们又不是不准你去,是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我们要跟著你一起去。”

    “啊那你干嘛不早说啊,害我白白担心那麽久,我还提著鞋子鬼鬼祟祟的爬了那麽久的楼梯”她一听更火大了,喝完一杯茶就准备往外冲,却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又折了回来,仔细的吩咐他们。

    “我们得准备好水和食物。”她拉著梁桑说,梁桑诧异的看著她。“自己带食物”

    “上次你们出去,不知道是碰到了什麽,还是吃到了什麽,流御才会中毒,这次一定要避免,我们只是去看看,尽量吃自己带的食物和水,也不要随便乱碰什麽东西,总之,我希望大家和我平平安安的除去,也平平安安的回来。”

    几个侍卫认真的点点头,很少有主子这麽认真的为属下考虑,也很少有人这麽重视属下的命,一般而言,
史上最牛穿越笔趣阁
他们这些贴身侍卫不就是在关键时刻为主任挡刀而已麽。

    所以,这才是她一直很讨人喜欢,总是让身边的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特别亲近她照顾她的原因吧,看著她娇小的身子,背著一个比她肩膀还要宽厚的褡裢,不伦不类的样子,让梁桑笑了起来,不客气的拿了过去,背在自己的肩上。

    “待会我们先去哪里查看”梁桑决定先搞清路线,这才好安排。

    现在整个南离王都草木皆兵,某个地方突然多几个奇怪或者陌生的人,就会被别人怀疑是混入了尖细,就算是调查,也得小心翼翼不动声色。

    “我今天想要先调查水源,我想来想去,总觉得水源是传播的最好途径,你知道瘟疫传染的范围里,有那些水源麽带我去那周围逛逛。”涟漪先说出她的怀疑。

    梁桑想了想,和几个侍卫交换了一下意见,大概确定了一下要去的范围,那边离河边近,附近也有几口居民常用的水井。“我们先去河边怎麽样”

    “好啊,你带路。”涟漪神色坚定的跟在梁桑身後,一直给自己打气,一定可以的,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不但能救好流御,还可以帮啸哥哥解决麻烦。

    然後到了河边之後,涟漪才觉得自己又天真了,河的两边都是人家,城中有很多石桥。桥下都铺设著石板,让居民可以在河边洗衣做饭,她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几个妇人在桥下洗衣,除了脸上的神色有些隐隐的惊慌和不安外,生活的节奏还是如常一般。

    涟漪悄悄的凑过去,假装不经意的用一个小壶装了一些水进去,然後又蹲下细细手,顺便仔细的看了看,发现桥边除了厚厚的青苔,还有河底的水草,什麽奇怪的异物都没有发现。

    她有些失望,本想和身边洗衣的大婶攀谈一下,却看到梁桑给她使了几个颜色,她刚起身就看到一对南离的城中侍卫走了过来,似乎是瘟疫爆发之後,他们就开始在城中巡逻了。

    一方面是为了查找周围的陌生面孔,另外一方面大概也是为了查看瘟疫的情况。

    涟漪刚刚站起来,就被侍卫注意到了,一个侍卫隔著很远就喊住了她,涟漪咬咬下唇,却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紧张,也绝对不能露出破绽。

    “官爷有事麽”她陪著笑脸应道,那侍卫走近之後,细细的端详了一下。

    那侍卫眯著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有些犹疑的说。“哪家的人从来没见过。”

    “我是城西药铺里的夥计,老板病了,我过来看看这边有没有人有办法”她说完这话,那侍卫立刻往後退了两步,似乎对那老板的病额外忌惮。

    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你老板感染瘟疫了”提到瘟疫的时候,嘴角还抽筋了两下。

    涟漪见到他的表情,就知道有门,马上装著泫然欲泣的样子。“是啊,老板病的还不轻”

    那侍卫立刻就摆摆手赶他走,“去去去,你别出来乱逛了,回去照顾顺便收尸。死了以後不能乱丢,烧了以後扔河里。懂没懂”

    涟漪马上弱弱的应了几声,装作怯弱的样子,就要往城西走去。

    就听到身後有马蹄声清脆的响起,然後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他的声音清润雅逸,就算再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气氛下,听到这个声音,还是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出什麽事了前面的那个人是谁”正说著,那声音的主人已经到了她身後。

    这这这这个声音涟漪的心跳一下子就提到了心口,她不会听错了,这个声音是离墨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