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19 疑惑丛生的晚宴

住家野狼2016-9-20 23:42:15Ctrl+D 收藏本站

    “墨哥哥,我还是觉得不妥,不如你去吧。我就回去了吧”这句话涟漪不知道自己说了几遍了,但是离墨都是回以一笑,语气亲和的安抚她。“不会有事的,大哥没有恶意。”

    凭什么啊你凭什么知道他没有恶意再说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这个皇位么,你不应该是和那个什么离燕水火不相容么涟漪在心里吐槽了一堆。

    却还是万般无奈的跟着离墨,穿过了让她眼花缭乱的长廊,终于到了东。

    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吧这东和行差别太大了吧,大的就不止一点半点,几乎是一倍了。

    涟漪还是不太安心,慢慢的跟着往里走,才发现院子里人声鼎沸,竟然请了许多大臣。

    南离就快被灭国了,甚至王都外就是她啸哥哥的千军万马,此时此刻,这朝中的百官不但不觉得惊慌失措,甚至还异常欢乐的聚在一起享用晚宴

    她只觉得南离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国破家亡在即,竟然还可以这样吃喝玩乐。不是脑子坏了就是已经因为压力疯了。

    被离墨带到了左侧的案几后坐下,才发现大家都已经坐的差不多了,也有不少人和离墨搭话的,却没有任何人出生问她是谁,让涟漪以为自己是不是隐身了,还是女人实在是地位低下不值一提来着。

    知道离燕出现在场中的时候,涟漪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对女人出现在这样的宴席里丝毫不感觉到奇怪了,离燕怀里搂着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懒洋洋的出现在晚宴上。

    涟漪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虽然对那个家伙一点好感都没有,却还是不得不承认,他身边那两个美人都不及他的千分之一,相反的,两个女子心打扮的妆容,被他一对比立刻显得庸俗和多余,涟漪低下头想要假装自己是透明的。

    却发现场中的声音突然静了下来,然后她有些诧异,却也没去注意。知道眼里突然看多桌下似乎多了一双陌生的靴子,真在觉得诧异,却被离墨轻轻扯了一下。

    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他,干嘛扯她啊。却发现离燕笑眯眯的站在她的桌前,“小可爱,你还是女装可爱,我真是有眼光,这衣服你穿着额外的合适呢”

    涟漪嘴角抽了抽,他说什么一开始就认出她是女人了还有什么衣服是他送的要不是害怕失礼,要不是不想裸奔,她一定把衣服给扯下来丢在地上。

    “哼。”她冷哼一声,丝毫不给面子,反而转过头看着离墨微笑。离墨嘴角忍不住拉出一抹浅笑,对她这么孩子气的举动很是好笑,却又宠爱的她的头,离燕看着他们亲密的样子,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样子。

    别的人都没有看到,却被离墨看的很清楚。一贯温文尔雅的他,头一次露出警告的眼神,对方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转身然后揽着身后的两个人女人坐到了主位上去。

    晚宴很平常,不外乎是歌舞表演和一些美酒佳肴。如果忽略了离燕一直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这顿饭还算不错,毕竟躲在城里的这几天,吃的都是普通的家常蔬菜,突然来顿致的中佳肴,的确让她觉得很丰盛。

    尤其是一道刚被端上的菜品,似乎是清蒸鲈鱼,但是却带着淡淡的粉色,不知道是调料还是什么原因,吃起来有着浓郁的香味,涟漪忍不住多尝了两口,还对着离墨说。“这是什么做的好好吃喔,从来没尝过呢”

    离墨宠爱的
院长驾到最新章节
笑笑,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然后脸色顿时一变。看到涟漪正准备吃第三口,马上将她的筷子抢了过来,涟漪大骇不解的看着他黝黑的脸色,怎么回事谁会相信那个像春风一样的文雅公子,竟然会做出这么鲁和失礼的事来。

    不过马上她就知道了,不管是周围还是对面的人,凡是尝到了盘子里的鱼,都忍不住丢下筷子,往地上吐掉。这些人怎么了

    那鱼明明鲜嫩无比,一尝就知道是刚刚才从湖里抓上来的,而且烹饪的非常鲜美,鱼甜美还带着浓浓的香味,这么一道美食,为什么让那么多人脸色都变了。

    就连一整晚都抱着美人的离燕,看到众人的表情后,端过那盘茶轻轻的凑到面前闻了一下,毫不客气的直接丢在地上。

    涟漪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人脸色全部变得青红交错,甚至离墨还马上倒了一杯水,让她好好漱口,虽然不清楚,她还是小心的开始漱口,那道菜肯定是有问题吧,不然怎么所有人的反应都那么一致,至于菜里是不是有毒还是有什么忌讳,她就猜不透了。

    盘子落地的清脆声让整个晚宴的气氛变得凝重,涟漪正在漱口,被这声音也吓了一跳,再看离燕,一整天都悠闲自在又不正经的脸,突然变得怒不可遏。

    所有负责上菜的侍女们,战战兢兢的跪了一地,气氛陡然间变的僵硬起来。

    “菜是谁做的”离燕冷冷的扫了她们一眼,声音冷如寒冰,听的人不由自主的有些想要颤抖起来。

    涟漪看着那条鱼,还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却陡然间像是这世上最厉害的毒药一样。

    已经有侍卫跑着去找御膳房找厨师,不到一会儿,就有个面色苍白的男人被丢到离墨的桌前,浑身巨颤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离墨只是冷冷的瞪着他,手还在身边美人的娇躯上流连,嘴里却说着截然不同的话。“意图谋害皇储和百官的罪名可不轻啊。”

    “太子殿下饶命啊小人不知道啊,小人不明白为何鱼里会多了伽蓝花粉,中早已禁了,小人怎么会有啊太子殿下明鉴啊”

    一个男人涕泪满面,趴跪在地上哭嚎的样子有多难看,涟漪算是认识到了。

    只是,他提到的伽蓝花粉是什么东西,就是方才她尝到的满口馨香么很特别的香味,她尝到过一次就能记住了,不过,那花粉到底有什么特别

    她多了一个心眼,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时,她假装很无意的伸出手去端面前的酒杯,故意让自己的衣袖沾到了鱼身上的酱汁,然后轻轻的哎呀一声,赶紧拿出手帕来擦,离墨低下头看她皱着眉在擦酱汁。

    “没事,弄脏就算了,我让人给你多做了几套,待会就会送过来。”

    离墨不介意的笑笑,涟漪顺势将手帕收了起来,笑的一脸天真。“墨哥哥,你真好。”

    他们两个低着头窃窃私语,却不知道那边坐着的男人,从两个人美人的温柔乡里还抽了空闲瞥了一眼过来,看到两人相视而笑的甜蜜气氛,突然敛下了美眸。

    “拖下去,军棍打死。日后再有犯者,亦如此”

    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嚎着,然后被神色肃穆的侍卫给强行拖了下去,哀求声不绝于耳,让涟漪的心跟着一颤一颤的,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可是,她有什么资格手,这里不是风越,这是在南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