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20 神秘莫测的黑衣人

住家野狼2016-9-20 23:42:41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回到了行,她假装多喝了有些头晕,早早就歇息了。

    然後赶紧把手帕取出来,用一点点水将手帕上的污渍晕染开,小心的将那小碟放到烛火上慢慢的烤干,果然凝结出了一点点粉末,她小心的刮下来,用另外一个手帕包了。

    这才慢慢的脱衣上床,不知道是不是待在陌生的地方,她到显得有些睡不著,折腾到了很晚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这才起来倒水喝。

    却诡异的发现这行里竟然悄无声息,连站岗的守卫都没有。

    想她以前在风越,别说她小院外布满了守卫,连暗卫都不少,就算看不到那些人,可是她却能敏感的察觉到这空间里有多余的人在,也许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

    只不过今天,在这儿,她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人存在,大著胆子悄悄的打开门试了试,外面黑漆漆的,除了屋里透出来的光,真的是安静的让人害怕,黑漆漆的让人有些胆怯。

    好这就是机会偏偏涟漪还大著胆子,从房子里溜了出来。

    去参加晚宴的时候,离墨带她走的路,虽然很复杂却被她小心的给记了下来。其中路过的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就是药王殿。那里一定是专门收藏中各种私药的地方,而且那儿看守的似乎很严密,涟漪第一眼就觉得那儿有些可疑。

    这会儿,却正是她前去打探的好时机,她慢慢的离开行。

    天还是很黑,身上的衣裳又有点单薄,一个人在长廊上默默的走著,真的是非常吓人。那长长的走廊像是永远也不会完结一样,怎麽走都走不出去,转过一个走廊,紧接著又是一个相同的长廊。

    涟漪走了许久,在她的心里,她觉得自己都走了半个时辰了,怎麽还在长廊里打转,正在怀疑自己不会是鬼打墙了什麽的,却突然瞥到远处的灯火。

    腔里跳的都快要失控的心跳,这才慢慢的缓和下来。她一咬牙,狠狠的压住心里害怕的情绪,悄悄的往那边走去,隔著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在讲话。

    也许是因为里也宵禁了,中四处没有一个人行走,连侍卫都没有,安静的太可怕,却反而容易让人听到任何的一点声音,包括远处的交谈声。

    涟漪知道自己没有武功,靠近就一定会被发现,只能慢慢的缩在角落里,然後尖著耳朵听。

    挺清楚之後,她不由的僵硬了,那声音的主人竟然是她熟悉的人。

    “你可别逼我,真当我不知道那个丫头是谁麽”

    “你也别忘了。你的解药在我手上。”

    然後气氛顿了一下,涟漪只感觉似乎知道了什麽了不得的大秘密,激动的有些心跳加速,手心发热,忍不住尖起耳朵继续听。

    “她,我自有用处。你只需要做好你该做的。”

    “想威胁风啸退兵重振南离”

    听到这里,涟漪忍不住手心一紧,她真的太大意了,这是自己送上门来给别人威胁。

    啸哥哥我真的对不起你

    “你是真的这麽天真,还是装的有了她别说南离,就算你想要整个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对方轻轻的笑了起来,“我还当你是真的喜欢那丫头呢,既然你不喜欢,不如让给我吧。”

    “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麽。”

    “哎呀,这哪是谈条件,那丫头很是可爱呢,我可是相当中意。”

    “哼”好像其中一个人生气了,“想你都别想,她是我的。”

    又是一阵轻笑声,对方被拒绝了却没有生气。“你果然喜欢她,不过她喜不喜欢你呢”

    “她一定会喜欢的,就算不喜欢也没关系,我也要锁她一辈子。”

    涟漪一听,顿时大骇。才发现自己听的一头冷汗,正有些不知所措,却发现两个人的交谈已经结束了,而其中一个,正朝著这边走来。

    她想要赶紧找地方躲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吓的双腿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八云家的大少爷笔趣阁
   而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快要到前面的那个长廊了,涟漪吓的一脸菜色,脑里已经乱成一团浆糊了,被发现了的话,他一定知道她把刚才的那些话全部听进去了。

    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找个地方将她给锁起来关一辈子。

    只是这麽想想,她就吓的满头大汗,就在她感觉到後背都快要湿透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後那个人揽住她的身子,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灵巧的一闪,躲到了一旁的树梢上。

    那个人慢慢的走到了她方才躲著的长廊,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然後停下身子,四处瞥了一眼,确认周围没人,才又慢慢的继续往前走。

    涟漪的心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放下,反而揪的更深了。她现在被一个陌生的人劫持了,本分不出是敌是友,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哪一边的人,是要杀了她还是用来做威胁。

    她身上的冷汗越发的肆意流淌,身後的那个人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和紧张,等人走远了,才低低的在她耳边说。“别担心,我是啸殿下派来的。”

    涟漪听过各种各样的声音,却是第一次听到如此苍老嘶哑的声音,被吓了一跳。

    不过听到啸哥哥的名字,她已经微微的松了口气,好奇的转过头往後看去,却发现身後的那个人浑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除了眼神,什麽都看不清楚。

    “属下带公主出去。”他说完这话,就准备要走。涟漪吓了一跳,忙扯住他的身子,结果两个人重心不稳,差点从树上一起摔下来。

    “对不起。”涟漪也被吓的不轻,若不是这个人死死的揽著她,只怕她刚才已经掉下去摔死了,那种後怕的情绪还在她心头萦绕。“我已经查到一点点线索了,我不想就这麽一无所获的离开。”

    对方听完没有讲话了,只是直直的盯著她,似乎在考虑。不过,终究还是妥协了。

    “属下定护公主周全。”他的声音还是显得有些空洞和苍老,却已经没一开始那麽吓人了,涟漪感激的点点头,仍凭这个人将她又带回了行。

    涟漪落到行门口的时候,发现离墨竟然还没有回来。便已经知道这个人的武功异常的高明,忙把今天发现的东西拿出来,小手帕仔细的包著那些粉末,她拿去交给了对方。

    很小心的叮咛道。“这是我今天发现的线索,似乎是什麽伽蓝花粉,你拿回去交给啸哥哥,让他去调查一下。”她脸上的表情很认真。

    对方结果来收下,瞥了眼远处,点点头不打一声招呼便腾空离去。

    涟漪感觉把门关上,赶紧躺到床上去。耳边却听到有一个脚步声慢慢的走到她的屋前,然後就停下不动了,她心里有些害怕,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装作平常的样子,将呼吸压的平平缓缓的。

    那个人驻留了一会儿,又慢慢的离开了。涟漪这才敢轻轻的松口气,然後把脸蒙在被子里,想要感觉睡著,却发现经过晚上那麽一吓,一点睡意都没有。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人事物都涌了上来,却一点头绪都不到。离墨和离燕到底是什麽关系,为什麽听起来感觉离燕有些忌惮离墨。

    而那个突然而至的黑衣老者是谁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从声音上来判断,最少也该六十以上了吧,可是这麽大的年纪,会是谁呢

    整个风越的暗卫都是由影夜调教出来的,影夜和彻的年纪差不多,怎麽会突然多出一个年纪这麽大的暗卫,是谁请来帮忙的麽她甚至还胡思乱想的猜到了会不会是天玄老人。

    後来又忍不住揉揉头,天啊真的不能乱想了,天玄老人死了多久了,还是啸哥哥和文清亲自下葬的,难不成还能从棺材里蹦出来,那不成了诈尸麽

    可是她忍不住又颤抖了一下,所以刚才那个人才把浑身上下都包裹的那麽严实麽是因为皮肤已经烂掉了麽天啊越想越可怕了

    直到迷迷糊糊的睡著,她还在想著,那个黑衣人是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