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24 你对我有没有兴趣?

住家野狼2016-9-20 23:44:24Ctrl+D 收藏本站

    慢慢的打开桌上用油纸包著的东西,桂花糕竟然是桂花糕

    她想了一百种可能都没有猜到会是桂花糕啊那是她这辈子最爱吃的零食了才是闻到那个香味,就忍不住要落泪了,从离开风越之後,几乎就没有再尝过这个味了。

    她不会记错的,这是她最爱的八宝楼的桂花糕远隔千里之外,难道八宝楼在南离也有分店麽这个桂花糕到底是谁要带来的

    锺老麽涟漪想起那个沈默不语的男人,他怎麽看也不像是会关心小辈的人,最多就是服从命令。而且他一个隐居的老人,从哪里知道她喜欢吃什麽的。会不会是啸哥哥是因为早上晕倒的事麽,所以送糕点过来。

    可是明明是今天早上才发生的事,有那麽快就传出去了麽涟漪不解。

    算了好吃的都放在面前,不吃白不吃,赶紧拿起来咬了一口。满嘴的芳香,忍不住满足的眯起眼睛来,天啊松松软软的,还香香甜甜,这简直是绝世的美味。

    吃完了之後,才心满意足的爬到床上去睡,那一晚的梦境也非常的香甜,整个世界都飘满了桂花糕,天上还在不断的下桂花糕的雨,涟漪爬上了一座桂花糕堆成的大山,然後开心的哈哈大笑,最後满足不已的在那山峰之上,随手抓过一块桂花糕,又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好香喔还想再吃一口她张大嘴,又满足的咬了一口然後耳边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闷哼声,吓的她立刻的就睁开了眼睛。

    眼前果然有一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墨。问题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了吧。离墨单手撑在她的一侧,低著头看著他,另外一只手正在揉自己有些通红的鼻尖。

    涟漪的眼睛骨碌一转,像是想明白了,难道是离墨想偷袭她,结果她在梦里咬桂花糕,所以刚才误把他给咬了麽越看越像是那麽回事呢。

    噢桂花糕我爱死你你是我的福星

    “墨哥哥你吓醒我了。”涟漪主动开口,想打破方才那种暧昧的气氛。

    离墨揉揉鼻尖,又低下头看著她,却似乎不打算说话。甚至慢慢的低下头来,不是吧他想干什麽涟漪想用手推开他,发现自己的双手没办法动,原来他坐在被沿上,另外一只手又压住另外一般的被子,无耻啊

    可是这个时候,你骂他只会让事情更难收拾而已,涟漪急的背後全是冷汗,脸上却还要装出天真无邪的傻笑。

    就在她以为真的要失吻与狼的时候,突然卧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了。然後就是离燕那有些让人心烦的声音,但是此刻,涟漪只觉得他的声音就像是天籁一样动人。

    “小可爱快起床太阳都晒到屁屁了今天不去我那里吃了,我把吃的都带过”

    话音戛然而止,然後离燕饶有兴致的靠在门边看著床上姿势暧昧的两个人。明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自觉。

    离墨的脸一下子沈了下来,可是害怕吓到涟漪,却又勉强保持住了一个似笑非笑的样子,只是声音实在是算不上客气。“有人请你过来了麽或者你不知道要事先敲门”

    涟漪乘著离墨侧过头和离燕对话的时候,拼命的使眼色给离燕,求他救命。离燕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乘著离墨没注意的时候,又给涟漪挤眉弄眼的打著暗示。

    “三弟,小可爱想起床了喔,再不让她吃点东西,要是又饿晕过去”最过分的是他还特意加重了那句饿晕过去,让涟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离墨有些愤愤的抽回手,然後站起身走到一边,到了这个时候,若是执意纠缠到显得他不尊重涟漪了,而涟漪赶紧抓住了机会,从床上坐起来。“我要换衣服了”

    离墨倒是很听话,听到这句话就自动出门了。然而离燕却靠在门边轻笑,“如果我不想出去呢”语气很是暧昧,却让刚刚跨出门口的离墨听到了,转过身怒不可遏的揪住他的手袖,毫不客气的把人脱走了。

    看著那两个家夥都走了,涟漪才慢慢的喘了口气,这个早上实在是太刺激了。

    慢吞吞的穿好了衣服,才不情不愿的出了门,看到那两个人坐在大厅里。离墨坐在桌上还是一贯的优雅,慢慢的端著一杯茶在品,离燕则随意的靠在门厅的旁边,吊儿郎当的样子真的看不出一点太子该有的架子来。

    涟漪走到门边,第一个看到的当然是离燕,离燕眼中闪过一丝戏谑。涟漪看到里面坐著的离墨,突然对自己的安危有些不放心,离墨今天早上的举动意味著什麽,难道是决定对她下手了麽该不是已经想到要利用她来对付啸哥哥了吧。

    现在留在离墨身边好像更加危险了,如果换到离燕身边,好好的和离燕谈个条件。似乎情况会变得稍微好一些,涟漪在转
史上最强终端帖吧
瞬之间已经下了决定了。

    忍不住对离燕丢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离燕嘴角勾起一抹笑示意是收到了,他转过身看著离墨,笑眯眯的开口,那一瞬涟漪真的有些晃神,这个男人笑起来真的比女人还要妖娆美丽,让她都忍不住觉得有些自卑了。

    “三弟,小可爱到了这里,我还没有好好招待过,不如今天就带她到我那去玩玩。”

    离墨闻言抬起头看过来,眼中满是不悦,“昨日在东门口晕倒还不够麽”

    涟漪不接嘴,很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她介入。离燕果然也不是一个好捏的软柿子,挑挑眉无所谓的样子。“那是我不知道小可爱如此娇弱,真是让人怜惜啊。”

    呕涟漪又有了想呕的感觉,但是她却不得不站在离燕这一边。“我今日准备充分,不但带了吃的,还带了软轿,东各处,每隔五十米便设置软凳,身边侍从随身准备瓜果糕点,小可爱,你愿意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麽”

    离墨还想拒绝,却一时间不好直接说。而且在这中之内,他仍旧是三殿下,对方仍然是太子殿下,只能憋住气不说话。只见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看向涟漪,似乎是等她决定。

    离墨是很自信的,因为前段时间涟漪恨明确的向他表示了她对离燕的反感,加上昨天被离燕强行带去,又饿晕在路上,只怕此刻对离燕更是心怀不满。

    只不过他这次算是料错了,只见涟漪有些为难的皱皱眉。“那恭敬不如从命吧。”

    “涟漪”离墨大为不解,离燕笑嘻嘻的走上前拦住涟漪,“小可爱,先用早膳再和我过去,今天有很多品种,你可以慢慢的挑选。”

    离墨有些不爽,放下茶碗,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转身离去了。

    涟漪和离燕单独在一个房间里,离燕笑眯眯的端上一碗桂圆八宝粥,就是他昨天极力推荐的那款粥,涟漪刚刚欠下他一个人情,不好意思推却,接过来尝了一口。

    糯米软软糯糯的,桂圆莲子的香味也都熬了出来,尝起来果然非同一般。难怪离燕那麽自信的说南离的粥是一绝,果然是无比的美味。

    看她喝的津津有味,离燕也随便端过一碗来慢慢的喝起来,他伸出手的时候,涟漪不小心瞥到他的手腕,看到他的手腕上有一朵红色的小花,颜色很是鲜豔。

    离燕顺著她的眼神移到自己的手腕上,满不在乎的笑笑。“怎麽觉得很奇怪”离燕以为她只是好奇自己手腕上的那种鲜豔的花纹,毕竟一个男人在自己手腕上弄朵花,的确是非常奇怪的。

    “梦曳之花,吸收主人的心血存活,花瓣颜色越深,主人心脉越弱。当花朵完全盛开,也是主人衰弱而亡之时。”她慢慢的喝著粥,像背书一样的说出自己知道的。

    离燕的脸色突然正经了起来,一贯都是看到他玩世不恭的笑脸,突然看到这个人严肃的样子,涟漪也觉得有趣,身上那股妖娆的媚意都被收了起来,释放出来的竟然是一个身为太子该有的魄力和气势。

    从小在风彻身边长大的涟漪,并不畏惧他突然释放的气势,之时饶有兴致的等著他的质问。

    “你怎会知道的这麽清楚”声音变得很冰冷,听起来有些渗人。

    涟漪也放下碗,转过身正对著他,毫不示弱的对上他的眼睛。“离燕殿下,遇到我可真是你命中的救星。这世上除了天玄老人和我,这种毒已经无人可解了。”

    离燕的脸色越来难看,“你以为你从书上看到这一段,就可以诓骗我了未免太天真。”

    “你信不信与我有什麽相关那是你的命,我可不在乎。”

    “你你说的是真的”离燕严肃起来,谁都不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更何况是这样身份显赫的人,从他因为这个毒被离墨制住的时候,涟漪就知道自己会赢。

    涟漪微笑的看著他,“你也可以不相信我,我无所谓的。”

    “你不会无故帮我,你想要什麽难道是看上我了”离燕突然又换了一张脸,恢复了一开始的不正经,笑的额外的暧昧,却偏偏该死的勾人

    但是涟漪依旧很镇定的微笑著,然後给了对方一个很大的白眼。

    “看不上我的技术很好喔,包准让你满意。”离燕突然凑到她耳边轻轻的吹风。

    涟漪觉得自己的嘴角笑的有些抽筋,“呵呵呵,还是留给那些需要的人吧。我们还是好好谈下条件”

    “那是你没试过,试一次你就知道了。看不上我这张脸麽还是不满意我的身材”边说著还边轻轻的撩开自己的衣襟,露出里面肌理分明的壮身躯。

    不、不行了涟漪忍不住握紧自己的拳头,真的要忍不住了,实在是太想揍这个人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