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34.人鬼情未了?(>_<)

住家野狼2016-9-20 23:49:11Ctrl+D 收藏本站

    涟漪啃著他柔软的薄唇,舌尖在对方的唇齿间轻轻的描绘著,风昭呆呆的仍由她肆意的轻薄,整个人僵硬住了。

    然而同他一样僵硬住的人还有身下的那一群人,离燕和青亦几乎是同时停下了动作,死死看著那个环抱住涟漪的男人,几乎所有人一下子都回不过神来。

    那可能是他们这辈子看过最丑陋的男人,那张脸不止丑陋甚至是可怕,一张脸上横七竖八的全是各式的伤痕,甚至没有一丝完好的皮肤,有一条蜈蚣一样的暗红色疤痕横跨过整张脸,一直蔓延到左眼上,让他两只眼睛呈现出不同的大小。

    “这不可能”青亦的眼中除了嗜血的杀意,还有难以抑制的愤恨。

    让他魂牵梦萦却又求而不得的女人,竟然和一个如此丑陋,简直如同怪物的男人拥抱在一起,甚至缠绵热吻,而且还是她主动的。

    为什麽这一切怎麽会变成这样了青亦声嘶力竭的嘶吼著。恨不得将那两个人生生撕碎一般,同样也骇的周围的人都都往後退了一步。

    离燕的眼中同样一片凄凉,原来那个人真的没有死,真的没有死他一直抱著期待,希望那正如别人所讲的一样,那只是她的幻觉,谁知道看到那个人真的出现的一刻,他心里最後一丝的希望都破灭了。

    风昭顿了一下,差点从空中跌下来,抱紧涟漪的腰,一个闪身再次跃起,然後就消失在夜空中,众人愣愣的看著他们消失的身影。

    青亦突然从空中跃起,离燕想要拦截住他,却被有些几近疯狂的青亦,狠狠的直接破围而出了。而离燕心里也有些失落,没有狠追,心神不宁的又折回了殿里。

    “封住中所有的出入口,找人看住三殿下。”众人顿时领命而去。

    涟漪乖乖的靠在风昭的怀里,两个人的衣裳湿透了,被风这麽一吹,顿时冷的她有些发抖,只能把头埋在他怀里,对方楞了楞,然後伸出手紧紧的环保住他。

    甚至体贴的为她挡住了夜风,将她护的严严实实,涟漪忍不住眼眶一红,他总是这麽体贴这麽细心,能为她想到一切。

    她突然收紧双臂,然後用小脸蹭著对方,软软的撒娇。“昭哥哥,我好冷。”

    对方又僵硬了一下,将她还得更紧了,甚至无声的默认了她的呼唤,涟漪心满意足的靠在他的怀里,鼻尖全是他暖暖的阳光一样的味道,怎麽闻都不会腻。

    两个人在王里绕了许久,最後出没出皇,涟漪都记不清楚了。只知道风昭的武功似乎进了许多,身後跟著的人全部都轻松被甩掉了,然後他抱著她又躲到了一件不起眼的小屋里。那一瞬,涟漪突然有种回到了青川,回到了北辰的感觉。

    小屋里的条件比在北辰更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连个柜子什麽的都没有,而且屋子狭窄的有些可怜,涟漪顿时明白,这应该是他一个人的落脚点。

    “这里是哪”她好奇的看了看,这儿甚至比不上北辰那时候,屋子隔壁还有厨房甚至还有个小院,这就孤零零一间小屋,涟漪甚至怀疑这是别人家用来放杂物的房间。

    他将涟漪轻轻放下,开口正要说话。“这里”结果一开口听到自己嘶哑如鬼泣一样的声音,立刻又抿紧了唇不语。

    打著手势让她明白,这儿是他一个临时的落脚点,青亦一下子找不到这儿来,很安全。

    涟漪突然心疼起来,一把将他扯进自己怀里,风昭吃了一惊,一个不察往前一到,就这麽压在涟漪身上,两个人顺势倒在床上,涟漪眨著美眸看著他,撅起嘴又要去吻他。

    他吓了一跳,马上将脸侧开躲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麽近距离的看著这张几乎可以说是鬼斧神工的脸,涟漪发现自己很平静,她不会觉得厌恶甚至恐怖,心里只有呼之不去的疼痛在蔓延。

    伸出手轻轻的抚著他脸上的疤痕,风昭像是受到刺激一样,猛的要站起来。却被涟漪紧紧的抱住,无论如何都不放手。“昭哥哥,你又想丢下我一个人,你说话不算话你说了一百个一百下,你就会回来找我的。你知不知道涟漪数了几千几万无数个数不清的一百下了”

    说著说著,眸中泪光闪动,眼角一湿,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沿著脸颊滚落了下来,去势汹汹,简直止都止不住。身上的人顿时露出一种非常痛苦的神情来,让原本就凶恶异常的鬼面,更是让人不敢凝视。

    他低下头轻轻的吻去她眼角的泪珠,用那嘶哑又空洞的嗓子说。“别哭了,乖”

    这麽一说,涟漪的眼泪反而落的更凶了,他的昭哥哥终於回来了,是活生生的不是她一个人幻想出来的存在,他真的还活著,还活著。

    风昭几乎没有办法分神了,一直吻著她不断涌出的泪水,右手轻轻的抚著她的头发,这是她不高兴的时候,他常用的一招,那熟悉和想念的习惯让涟漪既温暖又委屈。

    她那麽的思念他,那麽那麽的爱他,为什麽他舍得
辣文合集 高h小说5200
躲著她,避而不见呢。

    若不是她又出现危险了,他是不是打算就这麽躲在暗处一辈子

    “昭哥哥昭哥哥”她嘤嘤哭泣,哭到最後竟然打起嗝来,风昭这才反应过来她身上的湿衣服还没有退下。

    马上直起身,将她给抱起来,动作温柔的替她褪去了湿透的衣裳,然後将她整个人塞进了被子里,然後隔著被子抱著她,给她取暖。

    涟漪擦擦眼泪,肿著眼睛关心他。“昭哥哥,你身上的衣裳也湿了,快换掉啊。”

    风昭迟疑了一下,看著她关切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顺从她,似乎是刻在灵魂深处的习惯,怎麽样都改不了了,只要她开口说,他就习惯的去做。

    可是当他脱下身上的衣裳时,涟漪才懂了他为什麽要迟疑那麽一下,因为他身上的伤痕不比他脸上的少,甚至更多更可怕,密密麻麻的纠缠在一起,像是无数只丑陋的蜈蚣都爬在他身上一样,若是以前的涟漪只怕一眼都不敢看。

    然而此刻,她只是再次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扑过去,靠在那坑坑洼洼的膛上放肆的哭著,小手没过一道疤痕,心里就痛上那麽一分。

    风昭就这麽站著,隔著被子抱著她,一直等到她哭累了睡著了。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将她温柔的放在床上,然後小心的盖上被子,却不经意的到她的额头,发现有些不正常的高热,又看到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一定是著凉了,还发起烧来了。此时城里所有的药铺都关门了,一时间也找不到大夫,风昭有些著急,却听到她轻轻的梦呓。“昭哥哥你不要走,我好冷”

    明明是发烧了,怎麽还会觉得冷,风昭几乎没有犹豫,马上将身上的湿衣退下,然後钻进了床里,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著她,果然她的身子自动自发的往热源靠近,甚至还很霸道的伸出手脚紧紧的环住他。

    “昭哥哥不要走不要走”嘴里却还在念叨著这句话。

    风昭的眼眸一下子沈了下来,看著她的睡脸,眼眸里尽是甜蜜的痛苦,我怎麽舍得走呢涟漪,如果不是放不下你,我又怎麽会从鬼门关里爬回来。

    哪怕是变成恶鬼,我还是想要守著你啊涟漪。

    就这麽抱著她,结果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半夜,风昭却突然有些尴尬起来。心爱而又思念了多时的女人就这麽赤身裸体的被自己抱在怀里,那如玉一样温润丝滑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刺激著他,然而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她。

    不知道涟漪做了一个什麽梦,在梦里也一直唤著他的名字,身子却不断的贴了过来,越贴越紧,最後还要轻轻的磨蹭著他。

    风昭有些痛苦的皱著眉,想要换一个姿势,却发现涟漪带著哭腔的哀求他。“昭哥哥不要走我想要你给我嘛,我要”

    她想要什麽,似乎不需要去猜了,感觉她磨蹭的越来越用力的身体,风昭看著她泛红的小脸,有些急促的呼吸,大概也猜到了她做了什麽样的梦,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庆幸,梦里的男主角竟然是她。

    “呜呜昭哥哥坏,人家要嘛”她的呼吸更急促了,可是身子却欲求不满似的蹭来蹭去,风昭无奈的抱著她,听著她用甜如蜜糖一样的声音抱怨他的不解风情。

    他忍不住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後用力的压下几乎快要崩溃的意志力,身体的某个部位疼了一整夜,到此刻,简直达到了疼痛的顶点,也到了他忍耐的极限。

    轻轻的将她翻了一个身,将她的一只玉腿担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後轻轻的伸出一指索到她娇嫩的花间,那儿早就湿的一塌糊涂了,虽然看不见,但是她也能想象那儿到底有多美,多致,那粉嫩的小花瓣沾著露珠的销魂样。

    指尖轻轻的在她的花瓣间拨弄,带来一阵一阵的酥麻感,涟漪的呻吟声加重了,眯著眼急促的呼吸著,似乎在享受这种挑逗的快感。

    感觉她腿间湿润的越来越厉害,他又轻轻的抚上花瓣顶端的花蕊,只是来回拨弄了几下,就听到涟漪娇喘吁吁的哼著。“昭哥哥我要,嗯进来”

    灵活的手指换了一个方向,顺著她的呼唤,轻轻的没入了那紧窄的甬道,轻轻的进出著,每次都极尽挑逗之能,每次都摩擦著她最敏感的部位擦过,她的大腿也跟著颤抖起来,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快感。

    “好呜呜啊”她把头埋在他的肩上,呜呜的哼著,他脸色铁青的抽动著灵活的手指,直到她身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起来。

    风昭咪咪眼,手指进出的更快了,而且每一次都要往她最敏感的地方擦过,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按著小腹,加深了那越来越汹涌的快感,几乎是片刻,她就娇软的叫著,然後哆嗦著达到高潮了,身子微微的轻颤著,花里湿淋淋的一片。

    看著她那张泛著绯红,又带著无限满足的小脸,风昭像是见了鬼似的,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随便抽了一件外衫披上,就像逃命一样的奔出了房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