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1.昭哥哥,我好困啊

住家野狼2016-9-20 23:52:12Ctrl+D 收藏本站

    青亦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语气也开始危险起来。

    “你要那个做什麽难不成你以为你还能将风昭起死回生他都化成灰了”

    涟漪看著他有些扭曲变形的俊脸,皱了皱眉。“书上说嫉妒的女人是最丑的,也一直在提倡男女平等,不过我现在真的觉得其实某些方面男女是平等的。”

    “”青亦顿时不知道该换成什麽表情,僵硬在那儿了。

    这个丫头真的是一点都不害怕他了,拐了那麽大一个弯来骂他,以为他听不出来麽

    在看她眼眸中一闪而逝的笑意,青亦确定了,她明知道他听得懂,她是故意绕著圈骂他的。

    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重新开口问她,甚至还放轻了自己的语气。

    “你要七蕊雾莲做什麽”

    “送人啊。”

    “”

    青亦感觉自己又被她给气到了,一口气就这麽卡在口,不上不下的,闷的很难受。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开始咬牙切齿起来。“你要送给谁”

    “我想送给地衡当做拜师礼。”

    地衡青亦平时一直觉得自己就算不是绝顶聪明,却也绝对不容人糊弄。然而面对涟漪的呃时候,绝对是无力感多过自豪感,此时此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涟漪的思路跳跃,简直是毫无预兆,一下子就跳到了地衡的身上。

    是因为他不认识地衡麽恰恰相反,地衡这个人的名字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世上有句流传了几十年的口诀,天地乾坤独天玄,起死回生唯地衡。能与天玄老人齐名的人,又怎麽会是泛泛之辈,然而地衡老人同样深不可测,隐居在荒野,许多年没有音信了。

    众人都在私下猜测他是不是已经如同天玄老人一样仙逝了。

    青亦的脸色深沈下来,眼神幽深一片,看不出他在想什麽,口气也变的轻松起来。

    “怎麽想到要找地衡拜师”

    涟漪从他手上将蚕豆抢过来,自己放到嘴里,香脆可口。

    “听说他的毒术和医术一样好。”

    “你对他的毒术感兴趣”青亦从她的字里行间抓到了一个重点。

    涟漪笑眯眯的点点头。“是啊是啊,我一直以为书上说的那些奇怪的毒都是乱谈,结果真的在离燕身上见到了梦曳之花这种毒,这世上只有地衡才做的出来吧。”

    “就算是地衡,说不定也早就不在了吧。”他可是和天玄齐名的人,早就是八九十岁的老头子了吧,天玄老人都过逝那麽多年了,地衡只怕也差不多了啊。

    涟漪眯著眼盯著青亦直看,却不说话,青亦回看回去,两个人就这麽对视在一起,只不过气氛有些诡异。

    青亦果然沈得住气,就算是这样被涟漪给盯著看,照样面不改色。

    涟漪没兴趣和他这样对视,低下头拿起书继续看起来,彻底无视了青亦的存在。青亦觉得有些无趣,又坐回原处,闭上眼睛小憩,时不时睁开眼睛再看过来,涟漪却没有再
包玉婷无弹窗
看过来了。

    就这样默默的,两个人就这麽到了南离和青川交接的小镇。青亦在客栈订了两个上房,涟漪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还特意嘱咐随行的人去帮她再买两包蜜饯,明天带在车上吃。

    一眼都没看青亦,自己到房间休息了,连吃饭也是在房里,沐浴完後就准备直接睡了。然而住在隔壁的青亦却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著,总觉得涟漪似乎在和他生气,不是那种明目张胆直接的挑衅,是那种无声无息的冷战。

    这却更加让人觉得难受,心神不宁的有些寝食难安。

    隐隐的听到隔壁的人将洗澡水给撤下,估著涟漪大概要就寝了,终於忍无可忍了,大步走到门前,将门扯开,直接走到涟漪的房门前,却又突然放轻了手脚。

    在门上轻叩了两声,等了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进来。”

    才敢推开门进去,就看到涟漪披散著一头如瀑的青丝,真拿著干布轻轻的擦拭发梢,看到他进来也不惊讶,好像是早就料到了似的。

    “坐啊,自己倒茶。”涟漪擦著头发,轻声吩咐他自便。

    青亦在桌边坐下,眼神却不能从她身上离开,看著她如同出水芙蓉一样清丽的容颜,有些回不过神来,那青丝如瀑,直坠云霄。

    “怎麽光看著我不说话”

    青亦突然回过神来,顿了顿,却坚定的说。“聘礼我会准备好,地衡我也会帮你找。”

    “唔,谢谢你了。”

    看著她满不在乎的态度,青亦有些生气,只不过他已经不似之前那麽容易暴跳如雷了,脸色微微有些沈,“你就这麽不在乎自己的婚事麽”

    “怎麽可能,这可是人生大事。”

    青亦的脸色又变了变,最後缓和了不少。“还需要什麽麽我去置办。”

    “等我想到再说啦,我不会和你客气的。放心”

    虽然这句话真的说的老实不客气,但是青亦却觉得很开心,似乎只有这样子,才让他觉得自己被涟漪当成了自己人,当成了可以托付终生的那个人。

    这算是另外的一种自虐倾向麽

    好不容易将青亦打发走了,涟漪有些爱困的靠在床头,头发擦了个半干,还有些没有完全擦干,她却困的睁不开眼睛了,正准备就这麽顺势的滑到被窝里。

    就感觉自己被另外一双手环住了,也不睁眼,就这麽靠在了对方的怀里,闻著对方身上干净阳光的气息,软软的撒娇道。“昭哥哥,我好困啊。”

    坐了一整天的车,颠簸的她身子骨都要散架了,虽然在青亦面前她一直都很淡定,但是其实心理还是挺排斥的,只是隐藏的很好罢了。

    风昭抱她入怀,拿起那块布巾开始擦拭她的头发。“小笨蛋,怎麽这麽懒,也不怕头痛。”

    “唔,人家知道你会疼人家的嘛”

    软软的缩到风昭的怀里,就开始撒起娇来。

    “乖,他很快就会回来,我先帮你擦干。”

    无奈的抱起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开始细细的擦干。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