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43.尝到你的心意

住家野狼2016-9-20 23:53:3Ctrl+D 收藏本站

    青亦一大早就来找涟漪了,涟漪赖在被窝里不愿意起来。

    “天色不早了,该上路了。”

    青亦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是因为知道青川大军攻破了风越的防线吧。

    然而涟漪却不打算让他那麽舒服,闭著眼睛继续赖床。“不要好早”

    “”青亦不知道该说些什麽,闭上了嘴,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确实算不上早了,若是按照他们以前每日天色未亮便已经出发来看的话,此刻只怕已经到了青川的地盘了。

    然而涟漪似乎执意要睡,躺在被窝里,用被子将自己裹的紧紧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外面,闭著眼睛满足的打了个哈欠。

    透过薄薄的床帐看进去,还能看到她微微张开的小嘴,青亦抿了抿唇,在她床前的桌边坐了下来,大有等到她起床为止的架势。

    不过涟漪的脸皮确实也够厚,这家夥爱看就看呗,哼看谁耗得过谁

    於是,她砸吧一下嘴,闭上眼不管不顾的又睡了过去

    等涟漪再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晌午了。再看青亦,还是坐在原处,竟然像是保持著同一个姿势没有变过似的,涟漪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家夥真的当自己的是尊雕像了麽

    “睡醒了”在她一动,青亦便发现了。

    涟漪揉揉眼睛,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是啦,你知道你还不出去”

    青亦只是微微的挑眉,不管是坐姿还是表情都是一动不动。害的涟漪真相冲他翻个白眼,“你坐在这里,我怎麽起床穿衣服啊。”

    “”他点了点头,然後拿起放在床边凳子上的那套女装。“我帮你穿。”

    “喂喂喂男女授受不亲”涟漪惊恐的看著他,该不是这家夥又想像之前一样用强的吧

    青亦脸色微微有些不悦。“夫妻之间不需在意这个。”

    “谁和你是夫妻了聘礼在哪婚礼在哪我什麽时候嫁的你呢天不知地不知,我都不知道呢”一连串的抢白,让青亦变得无话可说。

    终极还是将女装放到了床边,然後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涟漪这才伸出手将衣服拿了进来,慢吞吞的换上了,又磨磨蹭蹭的梳洗完,等她终於弄好了一切打开门出来,时间已经彻底的从中午到了下午。

    青亦坐在大厅里,桌上还有一壶凉了的茶水,周围的一干的侍卫们则七零八落的坐在周围,似乎都在等待的样子,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大厅的气氛显得很凝重。

    掌柜的低著头算账,翻账册的手指也抖的不像话,看到涟漪出现的瞬间,眼里竟然露出了看见救命恩人一样的感激之情。

    涟漪无可奈何的抽了抽嘴角,然後在青亦和周围众侍卫的眼神下,慢慢的走下了楼梯,坐到了青亦的面前,还没等青亦开口,就揉了揉肚子先抱怨道。“睡饱了,但是好饿。”

    “上菜。”青亦看著她,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

    掌柜
嗯啊笔趣阁
立刻比划著,让小二赶紧上菜,菜很快就上上来了。摆了整整三桌,侍卫们凑了两桌,还有一桌只有青亦和涟漪,却也摆满了一整桌的菜。

    都是些普通的家常菜而已,看著颜色到也很可口的样子。涟漪本来就饿了,马上拿起筷子夹起来就吃,青亦主动给两人都盛好了饭。

    正准备要吃,就看到涟漪一脸奇妙的表情。“怎麽了”

    他以为是饭菜不好吃,不合涟漪的胃口,正想著要说,不喜欢就全换了。

    “不是,不是,是太饿了吧。我觉得这桌菜非常的好吃”

    虽然她的目光有些闪烁,可是青亦却没有怀疑,他夹起菜尝了一口,确实还不错,和里常吃的味道截然不同,却同样让人觉得很美味。

    而涟漪边吃边微笑,似乎满足的不得了,只要这样就好了,青亦也满足起来。

    涟漪看到青亦没有怀疑,这才放下心来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桌菜她边吃边忍不住微笑,这一整桌的菜竟然都是他做的,那熟悉的味道,还全部都是她最喜欢的菜色,这麽体贴这大胆的除了风昭还会有谁

    但是心底却又因为他这麽大胆和贴心的举动而悸动不已。

    那些菜吃到了嘴里,竟然全部变成了对方的心意,让自己的心也跟著甜蜜了起来。

    上了马车之後,涟漪的心情依旧很好,连带著对青亦的表情和态度都要好了很多,自己端著本书看的津津有味,嘴角的笑容一直未曾隐去。

    青亦不动声色的看著她,见她心情似乎极好,自己也变得开心了起来。

    虽然他也觉得涟漪似乎有点点奇怪,不过青亦并不知道问题都出在饭菜里,还以为是她睡的很充足,所以心情变得很好。甚至在心里想著,明天还是等她睡饱再上路吧。

    南离彻底被划入了风晋的版图,离墨被监禁了起来,离燕并没有如大家猜想的那样被贬为平民,竟然被风啸提拔为了自己手下的文官,还很大胆的将南离和风晋的整合工作,一齐教给了他和文清。

    风彻是在南离的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的时候赶到的,一脸的风尘仆仆,还有掩盖不住的倦容,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憔悴了几分,哪还有当年那睥睨天下的傲气了。

    风啸看著突然出现的他,既无奈却又额外的理解,也不知道说些什麽。只能将他迎了进去,一行人正暂住南离王之内,父子俩本来就感情不深,又因为涟漪曾经产生过隔阂,虽然後来都想通了,也时常书面来往。

    但是见面的时候,父子之间的身份还是显得有些尴尬,同是君主又是父子还是情敌。

    “父王舟车劳顿了,先去休息吧。”

    还是风啸先开了口,体谅他一路匆匆的赶来,先安排他休息才是。

    风彻皱了皱英挺的剑眉,口气里带著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涟漪又跟著青亦去了”

    风啸的脸色也微微的有些难看,似乎有些不好开口,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