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情荡

72.只是不能答应

住家野狼2016-9-21 0:4:0Ctrl+D 收藏本站

    离燕在後面紧追不舍,前面的黑衣人怀里带著一个人,也丝毫不影响速度。

    一直出了王,黑衣人在南离王都的屋顶穿梭,却丝毫甩不开离燕的追捕。涟漪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意料之中的悲哀。

    黑衣人终於停下了,他站在南离的城门之上。

    离燕追了上来,嘴角带著浅笑,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他在城门口布下重兵,看他怎麽逃今夜最大的赢家注定是他离燕

    黑衣人看著他笑了笑,然後扯下蒙面的黑巾,黑巾飘落之後,离燕的神色从震惊变成了愤怒,最後变为了一种心死般的哀凉。

    当他看到城门下那一地的尸体,还有不远处将王都紧紧围住的大军时,脸色已经平静无波了,似乎再没有什麽能激起他一丝的波澜。

    那种表情,如果要让涟漪来形容,那就是一潭死水。

    抱著涟漪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涟漪一直期盼的青月,是的,她早就知道他一定会出现,虽然不知道是以什麽方式,但是现在他确实出现了。

    青月麽有解开她的道,似乎不想让她介入其中,他抱著她和离燕站在城墙的两边对视著。

    城门下的大军之中,有一个男人缓缓的走出,从容不迫,睥睨天下。

    不是别人,就是被离燕认错的风彻。

    真正的风彻。

    他走到大军之前,眯著眼看著青月怀中的涟漪。

    淡淡的却不容置疑的开口。“你们之间的恩怨你们自己解决,把涟漪给我。”

    青月还没吭声,离燕已经抢先开口

    “不行”

    风彻嗤笑一声,“你有什麽资格不准”

    看著离燕灰白的脸色,风彻不在乎让他更难受一些,面带浅笑的说。

    “想威胁我们你还太嫩了。”

    说著扬起手上的一张纸条,离燕知道,那是风越军报专用的纸张做成的密卷。

    “前线刚传回的战报。”看著离燕焦急的神色,风彻故意吊他的胃口,“来,我给你念念。

    太黑了,看不清楚啊。”说著,拿出随身的火折子,假装要照明,却不小心点燃了一角。

    战报的纸张很快在风彻的手中烧成灰烬,他笑的很无辜。“呀我不小心烧著了”

    离燕气的脸色发青,咬牙切齿的瞪著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想知道的话,你还可以求我。”

    “呸”离燕不屑的扭头。

    风彻笑的更加意味深长,“好吧,我网开一面告诉你。”

    然後他一字一顿的说。“南离军全军歼灭。”

    离燕的脸色随著这句话,完全变成了一种死灰般的惨白,眼中的神色也变得空洞起来。

    满嘴都是不可能,他心设计了这麽久,怎麽可能全军覆没呢,不可能啊

    风彻也不解释,只是饶有兴趣的看著他崩溃的神色,嘴边是嘲讽的冷笑。

    只不过他的眼神一直盯著青月怀中的女子,似乎只要城楼上的两人妄动,他便要立刻飞身而上。

    离燕果然忍不住先动了,出手狠厉无情。目标直指对面的那个人,他一副不要命的打法,让怀中还抱著一人的青月很是被动,风彻突然了进去。

    替青月挡下数招,“你们的恩怨自行解决,将涟漪给我”

    青月稍一犹豫,终究还是将涟漪递了过去,风彻伸手去接,却被突然而至的离燕强抢了过去,离燕揽著涟漪,笑的格外得意。

    “便是灭了我南离又如何,她在我手中,我便可叫你们日日生不如死”

    “混账”

    风彻飞身而上,欲强行抢人。

    离燕突然持剑搭上涟
娶我妈妈吧无弹窗
漪的脖子,风彻被迫停在空中,又狼狈的退了回去。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也没什麽好在乎了。”离燕看著涟漪苦笑起来,似乎终於想起,当日她是如何再三的劝他,而他偏要一意孤行。

    涟漪看著他眨眨眼,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说不出一句来。

    离燕解开了她的哑,对著她笑的灿烂。“涟漪,都到这一步了,你要看著我死麽”

    对面的风彻忍不住骂道,“卑鄙”

    到了这一刻,他竟然还不死心,还想要利用涟漪的同情心。

    涟漪愣住了,似乎是不知道该怎麽抉择,一时间竟然无语,离燕也不慌张,慢慢的等著她的答复。

    风彻低下头,很不甘愿却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逼迫涟漪,然而他的手指间突然多了一抹不起眼的暗淡光泽。

    就在他抬手的瞬间,离燕猛的往後急避,却突然猛的一顿,忍不住喷出一口血。

    下一瞬,三银针再没入他的口。

    离燕手一抖,涟漪就那麽从城楼之上跌下,风彻离的太远,救援不及。离燕想要伸手去拉,力不从心,只有青月凌空将她接住,然後将她救了上来。

    青月立刻解开了她的道,涟漪活动了一下快要僵硬的四肢。然後看到离燕靠在城墙上,口被鲜血染透,看上去已经快要不行了。

    方才他用涟漪逼迫风彻的时候,青月偷偷的绕到了他身後,风彻用暗器吸引了他的注意,青月一击得手,此刻,他正频死。

    “涟漪”离燕看著她,喉头不断的有血冒出来,顺著嘴角蜿蜒而下。

    涟漪看著他,知道他要问的是什麽,但是她坚定的摇头,她的答案是不

    “我不想看著你死,但是我给不了你爱情。”

    风彻在对面微笑起来,似乎对涟漪的答案很满意,没想到离燕苦笑了一下,然後再次抬起头,他抬的那麽辛苦,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一如最初那样,他对著她勾起嘴角,笑的有一分慵懒,三分勾引,七分灿烂。

    “涟漪,我美吗”

    涟漪点头,她一直认为,离燕是她见过最美的人,这一点一直没改变过。

    “你喜欢我这张脸麽”

    涟漪再次点头,风彻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离燕却笑的更灿烂了,“我知道风昭的容貌尽毁,要恢复他的容貌,最好的办法是换脸,我死後把我的脸换给他吧,这是我最後的心愿了,能答应我麽”

    说完这句话,他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然後脸色迅速的苍白下去。

    那句话耗尽了他全部的心力,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浑身瘫软的倒在墙下。

    他看著涟漪努力的微笑著,这是他最後的愿望,就算是死了,他还是希望涟漪不要忘记他,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她能天天看见自己的脸。

    但是涟漪还是摇头了。

    “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答应。”

    离燕的笑容更加苍白了,苍白的有些透明。

    “你没有、对不起我”他的气息逐渐衰弱,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涟漪看著他,终於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离燕带著一丝遗憾,缓缓的闭上眼去了。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还没有说出,他已经没有机会说出去了。

    那句话完整的应该是这样,你没有对不起我,但我更不後悔爱过你。

    可惜,他说不出了,再也说不出了。

    有些遗憾,就是一辈子。

    涟漪还沈浸在离燕逝去的哀伤和惭愧中,然而下一瞬,她再次被人劫持了。

    这个劫持她的人,不是别人,是站在她身後一直沈默不语的青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