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怒

多情木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件事情其实早就应该说清楚了,只不过眼下这种情况实在是担心对方会出是问题,一直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来。

    不过看到阿梅一脸认真的样子,他心里也很清楚,哪怕自己说一句谎话都逃不过对方的眼睛,不如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也让她趁早断了这份念想。

    “你骗人!”

    阿梅红着眼睛朝着大喊道。

    还不等秦烈开口解释,她就转身跑了出去,也许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对方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只能选择逃避让自己冷静一下。

    秦烈也是微微的叹了口气,长痛不如短痛,这件事拖的越久越麻烦,这样直接说出来也未必是坏事。

    阿梅年纪还小,以后的路还有很长,总比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好,这个时候让她自己静静也许是件好事。

    “秦大哥,阿梅怎么哭着跑出去了。”

    胡亮一脸紧张的看着他问道。

    刚才他出去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跟手下的人交代了些事情,突然看到阿梅哭着跑了出来。

    他叫了几声也没有理会,所以有些担心急忙回来问问秦烈是怎么回事。

    “没事,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下就好了。”

    秦烈脸色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回答道。

    这个时候去安慰对方,无疑是在次给阿梅希望,不仅帮不了她,反而还会让她越陷越深。

    “难道你跟她说了……”胡亮猛的回过神来一脸诧异的看着他说道。

    他很清楚阿梅对秦烈的心思,只不过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样子,这种事说的太明白反而会更加的尴尬。

    他只是没有想到秦烈会跟阿梅说的如此直接,难怪对方会哭着跑出去,连自己都没有理会一下。

    “难道你想我害了她吗,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喜欢她。”

    秦烈一脸认真的样子看着他说道。

    其实他早就发现胡亮有些奇怪的举动了,每一次牵扯到阿梅的事情都特别的上心,他也是一直没有说破。

    “秦大哥,你说什么呢。”

    胡亮眼神有些闪躲回答道。

    这件事除了自己没跟任何人提起过,他心里也很清楚,阿梅眼里只有秦烈一个人,何况又是他的好兄弟,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对阿梅没有一点男女之间的心思,你不要顾忌我,真的喜欢就去追。”

    秦烈拍拍他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他对阿梅真的没有一丁点想法,既然胡亮有这份心思,何必要顾忌他呢,也许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秦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胡亮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如果真的像对方说的那样子,之前他那些担心的事情,其实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反而是自己有些多虑了。

    “我骗你干什么,难道我说的话你都不信吗。”

    秦烈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回答道。

    看来胡亮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住秦烈,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

    “好吧,秦大哥那我就不在顾忌什么了。”

    胡亮看着他的眼神也不在闪躲的回答道。

    看着对方一脸轻松的样子,秦烈也是安心了不少,他们两个真的能走到一起,那也是他十分愿意看到的事情。

    “好了,你去看看阿梅吧。”

    秦烈挥挥手的说道。

    这个时候估计胡亮心思都在阿梅的身上,再聊下去也是心不在焉,还不如让他赶紧过去。

    胡亮满脸笑意的跑了出去,看的出来对方心情一定很不错,走路都跟平时都不一样了。

    秦烈摇了摇头笑着看他消失的身影,之前那些烦恼的事情也是一扫而空。

    转眼便到了第二天,秦烈把该安排的事情都吩咐了下去,秦烈总算是能短暂的休息一会了,这几天一直在忙活着手里的事情,尽管有谷峰他们在下面帮忙,还是一大堆的事等着他拿主意。

    “大人,不好了。”

    手下人突然跑进来大声的喊道。

    “怎么回事,慢慢说。”

    秦烈看着他轻声的问道。

    看着气喘吁吁的手下肯定是外面出什么事情了,不过还是要先把原委弄清楚,免得闹出什么误会来。

    “储存酒的地方出事了,部落有些人强行夺取,现在两伙人打起来。”

    手下擦了下额头的汗珠回答道。

    原来是梁汗的那些旧部,在这里呆了几天忍不住馋酒了,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存酒的地方,非要拿出一些喝,结果守卫自然不会同意,秦烈可是亲口说过没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拿这些酒。

    结果梁汗的旧部都是在部落习惯了将横跋扈的,一冲动两伙人便打在了一起,若不是谷峰及时发现,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胡闹!”

    秦烈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人胆子这么大,自己亲口下过命令,没有他的话任何人不能动那些酒。

    梁汗的这些旧部简直是目中无人,若是被让他们带头起来,以后自己的话岂不成了空气,还有谁会遵守规矩。

    “你带我过去。”

    秦烈冷着脸看着他说道。

    不一会的功夫,秦烈便来到了存放酒的地方,只见周围也是围满了人,私底下也在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这不是梁汗的那些旧部吗,真是无法无天。”

    “可不是嘛,一会秦烈知道够他们受的。”

    “这些人当初就应该都杀了,留着也是祸害。”

    手下的人交头接耳的说道。

    众人见秦烈缓缓的走过来,急忙让出一条路让对方走了进去,只见两帮人已经被拉开了,其中还有几个守卫身上还带着伤。

    看样子刚才动手的时候连武器都用上了,不然也不会身上带着血迹,这哪里是打架,分明是要命。

    “你来了,你看怎么处置这些人。”

    谷峰急忙走了过去低声的说道。

    梁汗的那些旧部已经被谷峰人按在一旁,每个人的脸上也是布满了惊恐的神情,这时候也已经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这帮家伙简直是找死,还能怎么办法绝对不能轻饶了,回头把梁汗的旧部都绑到广场去。”

    秦烈一脸狠辣的回答道。

    这时候谷峰也隐约的感到对方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看样子秦烈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