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凌洛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哥哥吃你右边的**?”说完若有所思的超卧室的门边看了一眼。

    闾宁一听小哥哥要叫上大哥哥一起来吸自己的**,虽然淫荡的身体极其愿意,可是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抵触。

    “不要~哥哥老公~啊~老公~不要大哥哥~啊~骚乳只给老公一个人吃啊~啊~”

    “哈哈,要是被大哥哥听到小**不喜欢被大哥哥吸小骚乳,大哥哥肯定会伤心的哦!”然後还貌似单纯的超对方眨了眨眼。

    虽然不愿意让大哥哥伤心难过,而且自己的身子也极其愿意给大哥哥像小哥哥那样玩弄,可是一想到大哥哥那冰冷的眼神,闾宁就打了一个寒颤,会不会被弄得很疼?

    “小**想什麽呢?真想被三个哥哥轮流玩弄是不是?要是不够,再加上爸爸,四个男人一块操你!肯定把你爽上天上去!”闾佳酸溜溜的说,然後没给对方还嘴的机会,便张嘴把闾宁的另一个**含在了嘴里。

    两个**被轮流的舔弄,闾佳一会儿吸一吸左边这颗,一会儿又吸一吸右边这颗,直把闾宁吸的如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床上乱哼哼。

    “啊~老公哥哥~啊~小哥哥~呜呜~怎麽办啊~啊~”闾佳正舔弄的起劲,闾宁突然哭了起来,只好停了下来,不明所以的看著自己的亲生弟弟。

    “呜呜~哥哥~啊~啊~下面~呜呜~下面流水了~哥哥~帮我看看啊~下面的小洞洞流水了啊~啊~哥哥老公~呜呜看看洞洞~”

    听闻,闾佳架起闾宁的双腿,使其打开到最大,然後拿起床头的台灯对著闾宁的腿间看了起来。

    腿间那刚刚发育的小肉芽已经完全挺立起来了,细细的,比大人的麽指粗不了多少,肉芽的尖尖吐出了些许晶莹的淫液,当然,闾佳知道,闾宁嘴里所说的流水了,并不是指那个小小的肉芽,而是绽放在肉芽下面那朵女性的花穴,花穴和**的颜色一样,淡淡的浅红色,如一朵还未完全盛开的花骨朵,两片娇嫩小巧的花唇粘合在一起,把中间那条浅缝给堵死了,骚洞周围稀稀疏疏的长著几根耻毛,耻毛的颜色也不是很浓,如初生婴儿的头发淡黄色。此时,耻毛和**已经被**浸泡的一塌糊涂,可能是**流的太猛,把身下的被罩和床单都给浸湿了。

    “哥哥啊~老公哥哥~有没有~啊~流水~啊~哥哥~快帮我看看~啊~啊~啊~”闾宁也说不上此时是什麽感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心里喧嚣著想让自己的哥哥看看自己的下面的小洞洞。就这麽大张著双腿躺在床上,让台灯的灯光照在自己下面的**上,让哥哥仔细的看自己的穴穴,他甚至能感觉到那灯光照在自己的**上,一种暖暖的感觉。

    闾佳似乎看的痴迷了,喃喃的说道:“的确流了好多骚水,骚味虽然不是太浓烈,可仔细闻闻,还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骚味,骚逼的颜色开始变红,两片**也自动的向两边张开,还一张一合的像小嘴一样露出中间的那条洞洞。根据以往的经验,小**到了发情的季节,急需大小适中的**与之交配。”

    **暴露在小哥哥的视线里,被小哥哥评论自己的**,闾宁直觉羞得脸色都要成了酱紫色,可是身体却偏偏不听话的更加张开了双腿,使得小哥哥更加清晰更加仔细的注视著自己的**,穴瓣好像会自动伸缩一样,一张一合的,想要张开外面的那层大**,恨不得把骚缝也露出来。

    “小**!被老公吸吸**看看**就流这麽多水!喜欢被小哥哥这样一边玩弄奶头一边欣赏你的**吗?”

    “喜欢~啊~喜欢~呜呜~被小哥哥老公看穴~啊~啊~好爽哦~啊~啊~”

    “喜欢用手指插进来吗?嗯?”问完之後,便用大手来回摩挲在那敏感的**周围,但偏偏不去插进去。

    “受不了了~哥哥~水越淌越多啊~呜呜~哥哥老公~怎麽办啊~插进来~啊~插进来嘛~别玩了呜呜~”

    “宁宁宝贝,我知道你现在难受,可现在还不是插穴的时候,现在小骚逼这麽柔嫩,万一插坏了怎麽办?等再过两年,宁宁的小**长得壮壮的,那时候小哥哥整天日烂你的小**!现在,哥哥用嘴帮你吸吸怎麽样?”

    闾佳这麽一脸义正严词的不肯插穴,反倒显得自己像个淫荡无耻的荡妇,可後面一句用嘴替自己舔穴,又把自己雷到了。只有乖乖张开双腿,任由小哥哥的蹂躏。

    闾佳现实用舌头舔弄**周围的软肉,然後两手掀开那两片小**用嘴吸里面的**。骚水像是流个没完似的,无论闾佳怎麽吸,还是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啊~哥哥老公~好爽啊~舌头舔到了~啊~啊~啊~恩啊~啊~啊~啊~”

    “小**!哥哥用舌头都能把你舔到**!哥哥厉害吗?想不想要哥哥的厉害的舌头去日你的小骚逼?嗯?”

    “啊~喜欢~呜呜~欺负我~啊~啊~恩啊~啊~小哥哥老公欺负~我~啊~啊~啊~啊~”

    两人在卧室里淫言秽语,又是舔穴又是吸乳,根本就没有顾忌到门外的两人。

    “大哥哥,是你干的吧?”一妖娆漂亮的男子斜靠在墙上,媚笑著超另一男子问道,可笑意却没有达到眼神。

    “你什麽意思?”另一男子有著刀削一样的脸庞,冰冷的眼神,皱眉反问。

    那妖媚男子走到刀削男子跟前,浑身无骨般的靠在对方身上,朝著对方的耳朵吹了口气:“难道不是大哥在小弟的牛奶里下了春药?本想留著给自己享用,可没想到便宜了三弟那小子!”

    “哼!”刀削男子并不予理会,推开对方就要离开,谁知又被那邪魅男子蛇一般又缠到了身上,妖媚男子一把抓住对方胯下的那根巨棒,调笑道:“哥哥,难道没有欲火焚身吗?小弟我虽然没有前面那迷人的东西,可用後面也足以帮大哥哥消消火!”

    “欠操的小**!看我今晚不弄死你!”果然,刀削男子脸色一变,呼吸骤然加速,随即抱起了妖媚男就往自己屋子走去。

    新春贺文:淫荡一家人(父子兄弟**)

    温馨提醒:这章写的连我自己都有点那啥那啥了,憋著尿一下午没去厕所的成果。慎入!!!!!!!!!!

    闾宁站在门外,几次打开大门,都没有进去,如果哥哥问起,该怎麽圆了这个谎?

    就说被老师留言下帮忙处理资料?还是和同学们一起去聚会去了?不然就说今天轮到自己值班?可身上的痕迹又怎麽解释?还有前後被操弄的红肿的穴口该怎麽糊弄过去?

    妖孽的二哥哥正围著绣著猫和老鼠的围裙,在厨房里哼著小调做晚饭,小哥哥正在自己的卧室里打游戏,大哥哥说今天有个很重要的客户,所以要晚些